存酒三杯

  台北西门町有家声名远播、生意红火的“美姐小酒馆”,还上过台湾的旅游节目。女老板肖姐寡居多年,独自经营着酒馆,有个正在热恋中的儿子。
  
  肖姐把酒馆布置得古香古色,特别是柜台里的酒架子最是考究。顶层摆满未开封的各地名酒;中间层摆着一坛坛的台湾高粱散酒;底层摆着一排开过封的酒瓶酒壶,都是熟客们没喝完寄存在柜子里,等下次来时继续喝。其中有一白瓷酒壶,壶身扁圆,短嘴、矮腰、长把,型似圆月,古意盎然,乃是酒馆熟客于大爷的专用酒器,而且里面永远存着3杯酒。
  
  于大爷是从北京来的鳏夫,虽然官称大爷,但比肖姐大不了几岁。他说来台北本是探亲,结果亲戚没找到一个,却喜欢上台北和美姐小酒馆,于是就在台北定居。于大也不是很富裕,一直租便宜房子住,每次来美姐小酒馆也不和旁人打招呼,都是独坐一桌,点俩小菜,要壶散酒,每次都指定肖姐拿白瓷酒壶来沽酒,离席时也必定在白瓷酒壶里存酒3杯。
  
  肖姐明媚皓齿、身姿高挑、性情泼辣,也因此笼络了一群熟络的中老年男客人,有事没事就猫在美姐小酒馆里喝酒、吹牛皮,试图引起肖姐的注意。但肖姐最多赏他们个媚眼,手都摸不到一下,即使于大爷起初也没打动她的心。直到一天,熟客们喝酒聊天,纷纷吹嘘见过何种宝贝酒具,旁边的于大爷许是喝多了,不屑地冷笑。熟客们都不服气,有人更是凑过来问道:“于大爷,您是北京来的,这是嫌弃我们没见识啊,却不知道您见过啥宝贝啊?”
  
  于大爷冷笑,从怀里取出一只白玉酒杯放在案上,只见全杯晶莹剔透,内壁镶了一颗金星,浑然一体。熟客们顿时傻眼了,都表示叹为观止。于大爷却笑道:“这样的酒杯,我有7只,每只都镶嵌有金星,从1颗到7颗,这就叫‘七星杯’,曾是皇宫里的玩意儿。”
  
  熟客们听了都竖起大拇指。恰好肖姐的儿子来店里听到了,于是偷偷找到肖姐,说女朋友终于同意结婚,但提出要买房,撺掇肖姐去主动接近于大爷,表达仰慕之情,最好弄假成真,以求对方乖乖交上七星杯。肖姐心里只有儿子,儿子的要求令她改变,于是主动接近于大爷,每次取送白瓷酒壶的时候,都故意用小手指抹了于大爷的手心。
  
  可惜于大爷看不上她。有好事的中间人询问于大爷:“肖姐比你年轻,人样子也好,为啥看不上人家啊?”
  
  于大爷叹了口气,说道:“她什么都好,就是太娇惯儿子了,为了儿子愿意付出一切。她接近我,说不定就是图我的七星杯,我实在不敢把自己后半辈子托付给她啊。”
  
  于大爷的话传到肖姐耳朵里,肖姐呆了许久,叹息道:“于哥真是看透了我啊,既然如此,我也就没啥想法了。”
  
  肖姐儿子听说了,回来就骂她没用,而于大爷仍时不时来,依然拿白瓷酒壶沽散高粱酒喝,离开时存3杯酒。
  
  转眼过去一个月。一天晚上,于大爷从美姐小酒馆里出来,刚上街就心脏病发作倒在路边。碰巧肖姐路过,从于大爷兜里翻出了硝酸甘油喂下。于大爷转危为安,对肖姐态度也一百八十度转变,很快就与肖姐谈婚论嫁。而肖姐含糊着说,想索要七星杯做聘礼,于大爷毫不犹豫,把七星杯给了肖姐做聘礼。
  
  肖姐儿子得知,就要肖姐赶紧出售七星杯,肖姐没拒绝,偷偷放出风去。结果很快就找到了买家,买家给了50万的价钱,付钱时要拿一个酒壶配套,看上白瓷酒壶。肖姐想到昨晚,于大爷在白瓷酒壶里存了3杯酒,于是送给了买家另外一只壶。而肖大姐儿子拿这钱付了房子首付。
  
  但纸里包不住火,于大爷得知肖姐卖了七星杯,就找上门来。肖姐看到于大爷进了小酒馆,赶紧过来,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于大爷坐下,对肖姐说道:“把白瓷酒壶拿来,拌盘凉菜。”
  
  肖姐赶紧从柜里拿出白瓷酒壶,于大爷接过,喝光3杯酒,又沽了半壶喝,最后又存下3杯,望着肖姐笑着说道:“七星杯,卖就卖了吧,我不怪你,定个日子把咱俩的事办了吧。”
  
  于大爷说完起身离开了。不料当晚肖姐来找于大爷,于大爷请她进来,问她有什么事情?
  
  肖姐尴尬万端,关上房门,拉上窗帘,坐到床上扭捏许久,才说道:“于哥,未来儿媳妇又提出新的条件,我实在没脸和您结婚了。可如今七星杯没了,我没法还您,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大爷听了平静地望着肖姐,肖姐赶紧说道:“于哥,是我对不起您,我想补偿您。如果您不嫌弃,今晚我就留下吧,以后有空我就来。”
  
  于大爷摇摇头,让肖姐回去了,转天依旧去美姐小酒馆喝散酒,并存下3杯酒,离开前笑着对肖姐说了句:“妹子,给老哥存着啊,我还会回来喝的。”
  
  于大爷起身离开,但之后再没来过。肖姐再去找于大爷,结果得知于大爷搬走了。
  
  半年后美姐小酒馆房东拆迁,肖大姐在门口贴出告示:“酒馆拆迁,请熟客们一周内来店里取回存酒的酒瓶酒壶,否则过期视同杂物出卖。”
  
  于是熟客们都过来带走了存酒,顺便与肖姐道别,酒柜最底下一层只剩下一只白瓷酒壶。肖姐向每一个来带走存酒的熟客询问于大爷的去处,但每个人都说不出于大爷去了哪里。只有最后一个熟客叹了口气,说道:“于大爷搬到了城市的另一边,前几天去世了,而且早立下遗嘱,要埋骨台北。北京来了位于大爷的堂弟,把他尸首火化后,葬在了台北公墓。”
  
  肖姐差点晕倒,整天都迷迷糊糊,转天抱着白瓷酒壶去公墓给于大爷烧纸,盯着墓碑念念叨叨:“于哥,我把您存下的3杯酒送来了,请您喝吧。”但肖姐看到墓碑上的相片,于大爷分明在向她摇头。肖姐顿时呆住了,许久才缓过神来道:“于哥,您是要我留着白瓷酒壶吗?”
  
  再看相片,于大爷又在向她点头了。于是肖姐抱着存着3杯酒的白瓷酒壶回去了。
  
  转眼又过去3年,儿子和儿媳妇结婚了不孝顺,肖姐天天以泪洗面。一次,儿子、儿媳妇去外地旅游了,晚上肖姐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电视上播放着大陆一档鉴宝节目,有人端着七星杯上台,自称是北京博物馆的,花50万从台湾购回七星杯,请专家来鉴定下七星杯的真伪和价值。
  
  一位北京的于姓权威酒器鉴赏家,鉴定七星杯为真品,价值100万,观众和主持人都鼓掌。但于专家又说话了:“说起七星杯,与我于家颇有渊源啊。”
  
  主持人很好奇,请于专家赶紧说说。于专家点点头,娓娓道来:“我有个堂兄叫于千里,小时候家里曾是北京富户,收藏‘七星伴月’,也就是七星杯和月壶,原本出自皇宫,后来遭遇兵祸,家破人散,堂兄父母病逝,月壶被乱兵掳走丢失,堂兄一人携带七星杯留在北京,几十年没有消息。几年前他突然跟我联系,说在台湾的旅游节目里发现了月壶的踪迹,在台北一家小酒馆里,于是他带着七星杯去了台北,并发现了月壶,持有者也不知道其价值。而他已经身染重病,唯一心愿就是让星月团圆。但他不愿意骗回月壶,只愿意安静地望着它,只想星月团圆就行,就像大陆和台湾。可不肖子们不允许啊。之后又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只给我留了遗嘱。于是我去台北见到他尸首,他身边已没有七星杯了,但遗嘱明确要求不追究此事,还要埋骨台北,没想到今天又见到它。如果星月团圆,价值至少1000万啊,而且能令千里堂兄瞑目啊。”
  
  于专家说完,还拿出于千里年轻时的照片展示,分明就是于大爷的年轻版。电视机前的肖姐已经泣不成声,喃喃道:“原来于大哥怕月壶被我儿子和儿媳妇抢走,所以没有说出它的价值,但每每在壶中存下3杯酒,让我不会卖掉它。这是他最后送给我的礼物啊。”
  
  肖姐颤巍巍地打开月壶的壶盖,一股淡淡的酒香沁入心脾。
  
  几天后,儿子儿媳妇回来了,进门就大叫:“妈,月壶在哪里?”
  
  但肖姐不在家了,而北京的电视上又播出同档鉴宝节目,正在介绍特别新闻:肖姐到了北京,带回于大爷骨灰安葬在八宝山,把月壶无偿捐给北京博物馆,自己留下做了清洁工,每天陪伴着七星杯和月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