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堵车

  孙祥买了一辆大卡车,专门搞山石河沙运输。看看效益不错,就又贷款增加了一辆,为此还雇了一个司机。就在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想不到,麻烦来了。
  
  原来,孙祥运山石的车辆,必经过一个叫河柳村的地方。以前,车辆走的是一条土公路,没人管没人问,可以说任意让孙祥的车辆碾轧。但后来,河柳村自筹资金修了一条水泥公路,村里担心大车会压坏公路,就用两个水泥墩子堵在了路口,为此还专门安排了人看管,只允许小车和行人通过,大车一律不准放行。
  
  这下可苦了孙祥,因为他的大车要绕行,路途不光要远几十里地,时间上也耽误不起呀。
  
  这天,孙祥硬着头皮开车来到了河柳村的那个路口。就见一个叫刘阿三的闲汉,正坐在水泥墩子旁边的凳子上,在闭目养神。显然,他就是专门看护那两个水泥墩子的人了。
  
  孙祥来到跟前,把车停下,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问道:“哎,好好的,怎么把路给堵了?这叫车怎么通过呀!”
  
  刘阿三被孙祥的声音吵醒了,正眼看一下孙祥的大车,阴阳怪气地说一句:“大车不叫走了,请绕道。”孙祥鼻孔里哼了一声,然后不屑地说道:“大哥,你说得轻巧,我绕道走,你知道会绕多远吗?”刘阿三轻描淡写地说道:“那我可不管,反正你这大车不能从这里通过。”孙祥反驳说:“修了路不就是叫车走的,知道吗,你们这样随便堵路,是一种违法行为。”
  
  本来,孙祥想吓唬吓唬这个刘阿三,想不到,刘阿三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冷冷一笑道:“兄弟哟,别说什么法不法的,我可不是吓大的。告诉你,我们村修这条路那可是费了大劲了,全村人都捐了钱,你们捐一分钱了吗?再说了,就你这大车,载重量这么大,天天在这路上跑,把我们的路轧坏了,你给修?我可告诉你,别看这路我在这里看管,其实我这权利也是村里给予的……”
  
  孙祥一听,这刘阿三连后台也搬出来了,他知道,在人家这一亩三分地里,来硬的是不行。他脑瓜一转,只好装出一副笑脸来,乞求道:“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这次呢,我急着给人家工地送石头,我先从这里通过,下次绝不再走这里,您看行不行?”说着,孙祥把一盒香烟殷勤地递了过去。
  
  那个刘阿三看了眼递过去的烟,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沉思了一下,这才说道:“就这一次哟,下不为例。”孙祥一听,连连点头。刘阿三收了烟,用撬棍把水泥墩子撬开,孙祥这才顺利地通过。
  
  孙祥开着车,心里不由得犯起了嘀咕。他天天在这条路上跑,如果每次都像这样,岂不是太麻烦太破费了。不行,得想个万全之策。
  
  到了晚上,孙祥提着几瓶好烟好酒,敲开了河柳村村主任老刘的家门,进屋把东西一放,就自报家门说出了来意:“刘主任,我是跑运输的孙祥,此次到您府上来,是想请您帮个忙。我呢,天天在咱村南的那条公路上跑,我想让您通融通融,给那个看路的大哥说一说,每次经过时放我一马。您放心,我会有数的,不会让您白操心的。”
  
  孙祥一边说,一边看刘主任的脸色。他是这么想的,那个刘阿三既然说是村里让他堵的路,他来找村主任帮忙,倘若村主任答应了,给刘阿三一说,那个刘阿三自然也就不再阻拦他了。
  
  老刘瞟了一下孙祥提来的礼物,微微一笑道:“按说这村里修路,就是让车辆行走的。不过,村里堵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也知道,咱们乡村修的都是简易公路,载重大车一碾压,时间久了,就会出问题。不得已,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今天既然你孙祥亲自上门来了,我也得给你个面子是不?你放心好了,我给那个刘阿三打个招呼,到时候照顾照顾你就行。”
  
  孙祥心里乐开了花,他正想感谢呢,想不到老⒒胺嬉蛔,又嘿嘿一笑道:“我说孙祥呀,这村里的事也不是我一人说了就算的,我尽力给你办,行不行也不敢打包票……”孙祥一听,心又有些凉了起来,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点头附和道:“那是,那是……”
  
  第二天,孙祥开车来到那个路口。原以为刘阿三会放行,想不到,大车刚来到那里,就被刘阿三给拦住了。孙祥问:“怎么,还拦我?你们村主任老刘没给你说?”“说什么?”刘阿三一脸迷惑。“就是放我的车通行呀!”孙祥急不可耐地说。刘阿三把脸一沉道:“对不起,谁也没对我说过。”
  
  孙祥心里这个气呀,怪不得昨晚老刘说半句留半句的,原来他压根就不想给自己办这事,看来,昨晚的礼是白送了。没办法,孙祥只好故伎重演,想再拿盒烟贿赂刘阿三。想不到,刘阿三看到他递过来的烟,却瞪起眼训斥道:“收起来收起来,上次收了你一盒烟把你放行,别的司机提意见,支书把我叫去一顿训斥。你呀,也别再用这个套近乎了,从哪来再从哪里回去吧!”
  
  看着刘阿三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孙祥没了辙,只好把车又掉了回去。
  
  这事让孙祥心里窝了一肚子火。有一次在酒馆里喝酒,他终于忍不住向一位老司机说起了这事。老司机听完他的话,给他化解道:“我说孙祥兄弟呀,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想过没有,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你没有找到正头香主呀。”孙祥吃惊道:“此事怎讲?”那老司机分析说:“你看,在一个村里,谁是真正的掌权者?是村主任吗?显然不是,真正掌权的一把手是村支部书记。村支书不发话,你找村主任,不是白找嘛。”
  
  孙祥一听,如醍醐灌顶。对呀,怪不得村主任老刘说那样的话呀,原来他上头还有人压着他呢。为了自己今后通行方便,孙祥当即决定,要再次去趟河柳村,专门找村支书去通融。
  
  为了更好地表达诚意,这一次,孙祥提了更多的礼物前去。他想,只要村支书老赫答应下来,他就不信自己的车不能通行。
  
  等他一路打听着敲开了老赫的家门,老赫刚从外面喝酒回来,听他把情况一说,老赫瞅瞅孙祥提来的一大兜东西,有些冷淡地说:“你这事呀,村主任老刘给我念叨过。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本来嘛,这修路就是为了人员车辆出行方便的,问题是村里修路时,你们一点钱都没捐,而你们的车辆呢,载重量又那么大,要不把你们的大车拦一拦,这路呀,用不了多久就会坏……”
  
  老赫絮絮叨叨的,先给孙祥说了一大通道理,末了又说一句:“不过,既然你来找我,行,这事我先答应下来,我给那个刘阿三打个招呼,争取到时给你放行就是了。”孙祥一听,把礼物一放,就兴冲冲告辞了。
  
  想不到,第二天,他兴冲冲再开车过去,那个刘阿三还是不放行,说他没有接到村支书老赫的通知。孙祥是真急了,这礼物也留下了,口头也答应了,却不给办真事。
  
  孙祥立刻给老赫打电话:“赫书记,那个刘阿三还是不放行,是不是你没给他打招呼?”老赫回道:“孙祥兄弟,你莫急嘛,你看看,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刘阿三说了,如果单单对你开口子,其他司机见了会有意见,一旦闹将起来,不好收场哟。请你理解,请你理解,先暂时绕道走……”
  
  “理解你个头!”打完电话,孙祥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地想骂人。
  
  非常郁闷气愤的孙祥,在倒车回去的路上,越想越气。后来有一天,他到乡公路管理站办事,终于忍不住和站上的人说起了这事。乡公路管理站的崔副站长一听,立刻追问道:“竟有这事?这可是一种违规行为哟。”本来,孙祥对这事也没放在心上,想不到这天下午,那个崔副站长专门给孙祥打来电话说,河柳村堵路的事已解决了,他们已经撤销了那个堵路点,你现在可以放心去通行了。
  
  孙祥接完电话,还有些将信将疑,为了避免再上当,他特意骑着摩托车去查看情况。到那里一瞅,可不,水泥墩子不见了,那个刘阿三也没了踪影。孙祥这下信了实。回去的路上,不由地感慨万千。自己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早知如此,当初还送什么礼?想起自己送出去的礼物,不由地有些难过起来。但很快,他就又释然了。不就是七八百元钱吗,吃一堑长一智嘛。
  
  第三天,孙祥开车果真顺利地通过了那个路口。不用说,这孙祥是高兴坏了。不过这个时候,孙祥突然想到了一点,今后沿途村庄再搞什么建设,他一定也要捐点钱的。毕竟天天在人家路上跑,不捐点钱,跑起车来腰杆也不硬气。想到这里,孙祥心里猛然觉得亮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