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年少的欢喜

  17岁的梁夏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粉红色的信封,带着淡淡的香水味,静静地躺在书包里。
  
  她把房门紧锁,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信纸上只有6个字:“梁夏,我喜欢你。”没有署名。
  
  她把信夹进日记本,拿出数学作业。平日温顺的数学题朝着她张牙舞爪,窗外的蝉鸣吵得她连最基本的几何关系都推导不出来。会是谁写的呢?也有可能是鹤骶纭J辈皇庇行┎孪氪铀脑中冒出,冷不丁地把她从题海里捞上岸。
  
  第二天,她成功带着黑眼圈到了学校。被各种习题册占据了一半空间的桌面上静静立着一瓶安慕希酸奶,蓝莓味的。
  
  “谁的酸奶?”她向四周询问,大家都摇头说不知道。梁夏拿起瓶子,左上角被做过标记,是用粉红色荧光笔画的一个爱心,颜值略低的爱心中间还包着一个字——“你”。
  
  是那位写情书的勇士吗?一种酥酥麻麻的甜蜜和羞涩感从心底冒出了芽。青春期的表白,即便不知道对方是谁,也能在心底掀起惊涛巨浪。
  
  接下来的几天,梁夏每天都会收到一瓶蓝莓味的安慕希酸奶。
  
  每个瓶身上依旧被做了标记,除了爱心画得越来越标准,字也一天天在换。“你、是、年、少……”大概是什么暗号吧!等谜底揭晓,说不定真是班里那帮“八卦大王”搞的恶作剧。她把它们摆在桌子底下,不喝也不扔,慢慢地就没了探究的兴趣。
  
  林新也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像个变态了。除了每天偷偷溜进隔了一整个走廊的教室送酸奶,放学回家还要偷偷跟着她走一段路。
  
  不过她真是个有趣的姑娘,他在心里评价梁夏。
  
  他最开始注意到这个女生,是偶然发现她明明一出校门就可以坐28路公交车,却非要绕一段远路,舍近求远到另一个公交车站上车。
  
  有一次又在校门口遇到她,他就鬼使神差地跟在她后面。
  
  她会在路边的草坪上逗街上的流浪猫,拿出像是早餐时留下的面包喂它们,时不时还要把手举起来做出逗猫的动作。然后再慢悠悠地拐进巷子买一大串糖葫芦拿在手上,一个接一个地咬下去——真不怕牙齿疼,林新也看着都觉得牙齿泛酸。
  
  一段五六分钟的路程,林新也眼睁睁地看着她花了40多分钟才走完。
  
  他跟着她上了车,走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看到戴着耳机的她轻轻靠在窗前,双脚像在打拍子一样晃动。
  
  有一个非常“中二”的想法突然从他的脑海里跳出来,如果这个时候有坏人出现就好了,他一定会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再顺便向她要个QQ号码。
  
  “我一定是疯了!”他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继续盯着沉浸在音乐世界里的梁夏。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帘的缝隙跑到女孩的脸上,掠过发丝停靠在她细长的睫毛上,可爱的雀斑迎着阳光也生动起来。
  
  最近学校的篮球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她已经好多天没有在公交车上遇到那个男生了。经过多方打听,她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林新也,知道了他是学校逆风球队的主力。
  
  梁夏并不是第一次听说他的大名,早在公交车上注意到他之前,她就听周小川天天在她耳边念叨他们空灵球队的死对头——逆风球队里有个非常厉害的男生。
  
  到底有多厉害,梁夏终于见识到了。不过她是一个看不懂规则的篮球白痴,只能在他进球的时候,跟着旁边的啦啦队鼓掌欢呼。
  
  人倒霉起来果真连喝水都会塞牙,梁夏对这句话深有体会。不然的话,从远处飞来的篮球怎么就不偏不倚地落到她头上了呢?正当她眼冒金星的时候,林新也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她面前,急切地询问:“你没事儿吧?”
  
  她刚想摇头说没事儿,看着眼前这个眉头沁满汗珠的男生,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好像头有一点点晕,不过应该没什么事儿。”
  
  “矫情。”她在心里鄙视自己。
  
  不过鄙视归鄙视,当林新也在校门口向她走来,半开玩笑地说“你得让我护送你回家吧?要是在路上有什么问题,我也能马上送你去医院”的那一刻,她在心里为自己鼓掌。
  
  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梁夏头也不晕、手也没事了,整个人活蹦乱跳,甚至可以徒手拆篮板了。
  
  但两个人就像在心里约定好了一样,总会有个人在校门口慢慢地踱步,等着另一个人出现。然后他们一起喂路边的流浪猫,再搭乘同一辆车回家。
  
  直到有一次碰上了林新也的同学,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惊奇地问他:“你搬家了吗?我记得你家不是在这个方向吧?”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一样,之前的疑问突然有了答案。为什么早上无论她有多刻意地营造偶遇,都不会在公交车站碰到他?为什么每次问他他家住在哪个小区,他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还有很多很多,她应该早就发现的。
  
  “你家不在这边啊?”走在路上,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梁夏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对啊。”
  
  梁夏意识到,从这一刻起,已经有一种暧昧的情愫,夹杂着路边的桂花香气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已经进入了高三备考期,梁夏不再等林新也一起回家了。在紧要关头谁的时间都不能浪费,她想要的不只是当下。
  
  林新也开始铆足了劲儿看书,为了实现和梁夏的约定,他必须提高自己的成绩。
  
  仿佛心中有一根线,牵着他们一起往前走,朝着他们的目标前进。
  
  最后一科考试终于结束,漫天飞舞的试卷像雪花一样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教导主任忙着在广播里喊:“今年考试完禁止乱扔试卷啊!请大家不要……”但这场疯狂的告别仪式,无人能阻止。
  
  在角落里,看着笑得眉眼弯弯的女孩,林新也感觉比考英语还紧张,之前想好的台词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情书是我送的。”
  
  “男生为什么还要喷香水?”
  
  “这是重点吗?”林新也无奈地说,“安慕希酸奶也是我送的。那谜底猜到了吗?”
  
  “你是年少的欢喜?”
  
  “嗯,反过来也是。”
  
  “刚刚好,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