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久没进步,只因缺少一个可以较劲儿的对手

  多数像我一样表面看起来还算上进,做起事来就懒惰无下限的人,都需要一个对手。
  
  他不用特别强大,只要刚好跟我同类型,又比我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了。
  
  相信我,这种小学班主任惯用的“找对手”伎俩,对我们这种外强中干型的选手特别有用。
  
  忘了是什么时候加的西岚这妞的微信,她一进入我的朋友圈,就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成为“一姐”,搞得我不得不注意到她。
  
  以前我是言情小说编辑,所以朋友圈里能称得上作者的,一水菏切葱∏樾“类型的。我突然冒出来写励志社科类文章,大家都觉得新鲜。每每我发表个感言,下面就不乏拍手叫好伴随着热泪盈眶的好孩子。
  
  但有一天,我发现西岚这妞也写社科文,危机感一下就出现了。我平时自由散漫,慢慢悠悠、哼哼唧唧的,以每年一本书的蜗牛速度对生活“感悟”十万来字。某天我突然发现,朋友圈有打鸡血分子说自己一天码字数小时,一年签下三本书。我定睛一看,正是她。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两三点爬起来奋起直追。
  
  “鸡汤文”看十本,不如一个对手来得实用有效。当你身边有这么一个可做比较的人,你不是嫉妒她,不是做给别人看,而是自己在跟自己说,不能输。
  
  西岚还是朋友圈里最早开微信公众号的,坚持每天更新。每次我都看,其实总想找出点漏洞,然后我就能“小人得志”地乐一下:“没我写得好。”但事实是我总被吸引着一口气读完,还频频点头深表赞同。
  
  西岚写得真好,惟妙惟肖。怎么形容呢,就是当她言辞犀利地揭露人性那些毛病时,我就有种错觉:“这是不是在骂我呢?”有一次她写人掩耳盗铃的本事,我一下被激怒了,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嘶吼:“她肯定说的是我!”但冷静想想,一个不熟的人怎么可能知道我隐藏得这么深的属性。她不是在写我,而是在写千千万万的“伪装者”。
  
  我有点受伤,西岚怎么写得这么好,好到可以直戳我的痛处。我开始审视我曾经写过的那些稿子,是描述不生动,还是言辞不中肯。有了西岚,我又找到小时候想死咬着成绩单上排在我前一名的同学的感觉。我要超越她,除了写得比她用心比她好,别无他法。
  
  然后我开始苦思冥想,把看电影、唱歌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我住的公寓有间阅读室,平时没什么人在,于是我就一个人在这间沐浴阳光星辰的玻璃房里埋头苦读,眼神不好的还以为是闹了鬼呢!碰到熟人问我天天这么上自习,是不是要参加什么考试时,我抿嘴一笑,说:“对,这考试就俩人,我志在必得。”
  
  经过小半年,我感觉头脑灵光了不少,坚持每天码字,让我筋骨舒畅,越写越有门路。讲真的,到了二十几岁还能看到自己为了胜负欲而咬牙逼自己,实属不易。但我知道我一点一滴的进步都是在为自己修炼,所以为此感到特别满足。我再回过头来看西岚的文字,只觉得写得不错,但我已经跟她平分秋色,只是风格不同罢了。我对自己感到满意,对这个对手充满感激。
  
  我没想过西岚有一天会给我打电话,向我求助。那天我正对着电脑慷慨激昂地码字,如果不是她,我一定不会放弃灵光一闪的激情而去接那通电话。
  
  她很不好意思地跟我开口:“芮涵,你有×××出版社编辑的联系方式吗?我想给他们投稿,没有门路。”她说的这家出版公司是业内的造神大户,我曾经投过一次,没过稿,因此还沮丧了好几天。
  
  没有一刻迟疑,我把她要的编辑微信给了她,还特意去跟编辑打了个招呼,美言了半个小时。我把这事讲给朋友,朋友一脸不解地问我:“你之前不是在跟她较劲儿吗?干吗还帮她?不是要打压她吗?”
  
  我莞尔一笑。
  
  我们给自己找对手,不是在给自己树敌人。在成千上万人里,你看中他作为相比较的对象,不是他令人讨厌,也不是他碍眼,更不是他撩得你想去狠狠揍他一拳,而是你由衷地觉得他真的不错。这种感觉不是要向谁低头,不用怕被谁看扁,就是你在心里想和他一样棒,然后先追赶再超越。他是让你变得更强的催化剂。
  
  我希望我的每一个对手,在我进步的同时他也在成长。他若止步不前,会影响我壮大的速度。如果他一直跑,越跑越远,我就越追越有劲头。我战胜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我就打败了和他同一水平的一批人。
  
  世界很大,人数众多,别人的好坏与我有什么关系?一个人存在的意义对我来讲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出现会给我带来什么,是让我更迅速地走向成功,还是让我坠落得更快。配得上成为我对手的那个人,我一定会珍惜。
  
  人生其实跟打游戏很像,过五关斩六将,每击败一个对手就会爆出一些装备,累积的宝物多了,技能就会有大幅度提升,直到遇到最大的boss——就是我们憧憬中的那个自己。
  
  最终,我要反复战胜的唯有昨天的自己。
  
  所以我需要跟别人较劲儿,咬着牙一天比一天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