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东西的乌鸦

  这天一大早,游击队的林队长悄悄来到了根宝家。根宝家就根宝和爷爷两个人,爸爸和妈妈是八路军,都在前线打鬼子呢,根宝家就成了游击队的一处秘密联络站。
  
  林队长是根宝崇拜的英雄,他一来家,根宝就缠着他给自己讲故事。林队长平时常常给根宝讲三国的故事,大闹长坂坡、火烧赤壁……听得根宝浑身有劲。
  
  今天林队长可没工夫给他讲故事,他是来组织开会的,游击队计划破坏掉鬼子的物资补给站。去年一队鬼子兵进了村,霸占了打谷场后的祠堂,把那儿变成了他们的一处物资补给站。
  
  打小鬼子可比三国故事更来劲!可是这么重要的会,根宝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爷爷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大门口放哨去!”
  
  根宝哪有心思放哨啊?他心里头痒痒的,像无数蚂蚁在爬,脚底下不由得往里蹭了蹭,蹭来蹭去就蹭到了堂屋里,隔着布门帘,就听到大家在研究对策。
  
  林队长说道:“这个补给站不能强攻,只能智取。咱游击队人手少,装备又差,再说这里离鬼子的据点很近,一打起来,鬼子的援军眨眼就到。”
  
  有人紧接着说:“咱要是有门炮就好了,一炮轰进去,给他来个连窝端。”
  
  这人的发言立刻就遭到了抢白:“废话!有飞机更好,扔个炸弹更省事。”
  
  林队长赶紧制止二人的争辩:“别扯没用的。我看能不能挖一条地道,一直通到祠堂下面,然后埋上炸药……”
  
  “不成!”爷爷当即反对,“祠堂建在高台上,周围都是开阔地,一点障碍物都没有,很容易暴露。”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可把根宝急坏了。
  
  他一着急,猛地一撩门帘,探进去一个脑袋嚷道:“放火啊!一把火把小鬼子和物资一股脑儿烧个毛干爪净……”
  
  爷爷的烟袋锅不偏不斜敲在了他的脑壳上:“滚蛋!给我好好放哨去!”
  
  根宝在院子里脱下鞋子,顺着墙边的一棵树爬到了屋顶上,从这里能看出老远,连鬼子占的祠堂都看得见。只见绿帆布盖着一个个大箱子小箱子,把祠堂里里外外堆得满满当当。根宝坐在屋顶上生着闷气:我说得不对吗?曹操百万大军都被烧得干干净净,区区几个小日本……
  
  这时,扑棱棱飞过来一只羽毛泛着油光的大黑乌鸦,翅膀一收,立在破破烂烂的墙头上,冲着正房屋顶上的根宝“呱呱”地叫了两声。
  
  根宝这个气啊,可恨的乌鸦!它可嚣张呢,根宝原先拿弹弓都打不中它。乌鸦又“呱呱”叫了两声,然后一个俯冲落到院子里,蹦Q了紫拢叼起根宝的一只鞋,飞走了。
  
  根宝急得在屋顶上跺脚,爷爷奔了出来:“咋回事?”
  
  “我的鞋……我的鞋!乌鸦……”
  
  爷爷听了,气咻咻地说:“嚷啥?我以为鬼子来了呢!”
  
  鞋子无论如何是拿不回来了!根宝看着乌鸦飞进了祠堂,那里有一棵参天大树,乌鸦的窝就在大树顶上。
  
  根宝恨死了乌鸦。鬼子虽然也不是好东西,但是根宝希望鬼子拿枪把乌鸦打下来。
  
  事实上,鬼子和乌鸦处得好着呢。根宝听林队长讲,乌鸦在日本是神鸟,怪不得呢!乌鸦是天生的贼,这家伙除了偷吃,还极爱偷东西,根宝的三件弹弓,一个拨浪鼓,都被偷进了乌鸦窝。
  
  会散了,林队长回了山。根宝迫不及待地问爷爷:“什么时候打?咋个法子打?”爷爷抽了一口烟:“不好办。祠堂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还有好几十鬼子……你问这个干啥?到外边要敢胡咧咧,我拿烟袋敲漏你脑壳!”
  
  根宝摸了摸头,现在脑壳还疼着哩……咦,有主意了!根宝笑嘻嘻地说:“爷爷,你躺下,我给你挠挠痒。”爷爷疑惑地问道:“咦,你小子今儿怎么这么孝顺?平时让你挠,一千个不乐意。”
  
  爷爷抽透了烟,将烟袋锅在鞋底上猛磕一顿,顺手插在腰间,便躺到了炕上。根宝伸出手给爷爷挠起背来。爷爷有个毛病,只要一挠后背,用不了多久就会睡着。果然,一会儿工夫,爷爷的呼噜就打响了。根宝喊了两声,见爷爷没反应,就蹑手蹑脚将那管烟袋抽了出来。
  
  烟袋一尺长,红木的烟杆,黄铜的烟嘴,这可是爷爷的宝贝!根宝来到院子里,学着爷爷的样子装满了一大锅烟丝压实,再取出火链和火绒,“噌噌”打火,把嘴巴凑过去,使劲嘬了一口,一股辛辣味便呛进了喉咙,根宝流着眼泪捂住嘴巴,强憋着不咳嗽。烟锅里火星闪烁,着了!根宝不敢怠慢,麻溜地把烟袋安放在墙头上。
  
  这么好看的烟袋,贼鸟一定喜欢!
  
  果然,乌鸦来了!它“呱呱”叫了两声,一眼就瞧见了烟袋,叼起来就飞跑了。
  
  根宝这个乐啊,好戏要开场了!他爬上屋顶,不错眼珠地盯着祠堂,盯着大树……一阵风刮过来,根宝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
  
  有烟!大树枝杈间好像有烟升起来。烟越来越浓,终于变成了一团火球,扑簌簌地掉落下去。转眼间,祠堂就变成了火海,里面不时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连屋顶都被震得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