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不吃两井水

  大s四十年前,青石砬子村有个叫春花的姑娘,人长得漂亮,心肠也特别好。
  
  这天早晨,她挑着水桶去担水,只见本村的王半仙弯着腰在井台边捞水桶。他常年在外面跑江湖,不擅长农村的活计,急得满头大汗也没把水桶捞上来。
  
  春花拿起扁担,三两下就把水桶捞起来,打满水拎到井台上。
  
  王半仙感动不已,说:“春花,叔给你算一卦吧?”
  
  王半仙算卦出了名的准,春花听后喜出望外,不好意思地说:“王叔,您给俺算算婚姻吧!”
  
  王半仙问清楚春花的生日时辰,掐着指头推算了一会儿,脸色渐渐难看起来,叹了口气道:“可惜这么好的闺女了,命中克夫,要吃两口井的水呀……”
  
  春花的脑袋“轰”的一声——吃两口井的水是民间说法,就是要嫁两次人的意思。她已经和村会计姜贵财订了婚,就等国庆节办喜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春花整夜没睡,第二天一早,瞒着父母把彩礼钱给姜贵财退回去了。姜贵财脸红脖子粗地嚷道:“就我这条件,好姑娘随便扒拉,你可别后悔!”春花一路哭着回家了,心中有苦难言:我命里克夫,不能害了他呀!
  
  姜贵财在当时算是文化人,年纪轻轻就当了会计,所以他迅速谈了个新对象,婚礼在国庆节如期举行。
  
  春花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铁了心这辈子不嫁人了。
  
  村里有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叫赵明,没啥出息,村里都没人正眼瞅他。姜贵财结婚那天,赵明随了三块钱礼,酒桌上喝多了,大声嚷嚷道:“姜贵财呀姜贵财,你不要春花可便宜老子了!”姜贵财气得七窍生烟,和几个兄弟把他一顿臭揍,扔出了大门。
  
  赵明第二天醒了酒,居然真的跑到春花家去求亲了。这纯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春花家人哪肯同意,可架不住这小子死皮赖脸,天天黏在春花跟前不动地方。
  
  春花被逼无奈,只好拿王半仙的话吓唬他:“我可是命里克夫,你不怕短命呀?”
  
  赵明着脸说道:“你能给我当一天媳妇,我死了都乐意!”
  
  春花快要崩溃了,暗暗发了狠:既然命中注定躲不过,我就先克死你!于是等赵明再来的时候,她咬着牙说:“明天我和你登记去!也别摆酒席了,把你那狗窝收拾收拾,登完记我就搬过去!”
  
  好事儿来得太突然,赵明愣了半天,哑着嗓子说:“你等我一年!”说完,他大步流星地走了。
  
  一年后,赵明从外面回来,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和以前判若两人。他掏出彩礼拍在春花家桌子上的时候,全家人都呆住了。
  
  之后,他拆了旧房盖新房,把春花体体面面地娶回了家。
  
  新婚之夜,春花心事重重地问:“你……从哪弄的钱?”
  
  赵明拍着胸脯说道:“媳妇你放心,我到三百里外的煤矿下了一年井,累是累,也是真挣钱呀!”
  
  结婚不久,赵明又要出门,春花知道煤窑危险,说什么也不让他走。赵明却摆摆手:“以前我一个人咋活都行,现在烧八辈子高香娶了你,我得让你活得比谁都好!”
  
  春花忍不住哭了:“早知道你这么好,我说啥也不能嫁给你呀!”
  
  赵明不在意地挥挥手:“王半仙就是个骗子,他的话你也信?有你这么好的老婆,阎王爷找我,我都不去!”
  
  后来,春花家日子越过越好,先是买了全村第一台电视机,接着又买了台农用车。赵明不去下井了,开着车去城里卖蔬菜,没几年就成了村里第一个万元户。可春花这心里一直没踏实过,每次赵明一出门她就提心吊胆,生怕他出啥事儿,每天晚上都站在村口等着,直到赵明的车停下,她的一颗心才放下。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恐惧与日俱增,甚至有了和赵明离婚的念头。
  
  这天赵明老早就回家了,一进院就对春花喊道:“媳妇,再多炒俩菜,我把王叔接回来了!”
  
  春花迎出去一看,可不就是王半仙嘛!多年没见,老头弄得蓬头垢面,看样子日子过得不咋地。
  
  七碟八碗地弄了一桌子菜,王半仙吃着吃着,感动得哭了:“你俩都是好孩子呀,没想到我当初撒了个谎,竟成全了一段好姻缘,我这辈子也算积德了!”
  
  春花吃惊地问:“王叔,难道我克夫这事儿是假的?”
  
  王半仙难为情地说道:“当然是假的,我就是不想让你嫁给姜贵财!那天我水桶掉到井里,本来浮在上面还容易捞,结果姜贵财也来挑水,他不帮忙不说,还一顿搅和,把我的水桶弄沉了,自己却打完水就走。在这节骨眼上,你来了……”
  
  “啊?”春花哭笑不得,“王叔,因为这点事儿你就拆散俺俩……”
  
  王半仙摆摆手:“我给人算命就是为了骗口饭吃,缺德的事儿从来不干。一个水桶事儿小,但我看出了你心眼好,姜贵财心眼坏。我整日走街串户,十里八村的事儿没有瞒过我眼睛的,姜贵财人品不好,在和你处对象之前,就把七社的一个姑娘弄大了肚子,人家差点寻了短见。我好几年没回来,但也听说了姜贵财现在啥样,好吃懒做打老婆,你要是跟了他还有个好呀?”
  
  春花松了口气,站起来给王半仙鞠了个躬:“谢谢你王叔,解开了我心里的疙瘩。”
  
  王半仙大着舌头道:“还不是赵明这小子,为了让你宽心,满世界找了我三年呀!你找了个好老公啊。”
  
  春花又担心上了:“是不是他让你这么说的?我命里真不克夫?”
  
  王半仙彻底醉了,喃喃地说:“要是大伙儿都像你这么迷信,我的日子就好过喽!哪有什么命呀,有我也不会算。我就认准一条——心眼儿好使,命就好!”
  
  听着王半仙的鼾声,春花给自己杯里倒上了酒,含情脉脉地对赵明说:“老公,我再陪你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