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请签收

  每个学期的期末都是学生开心与烦恼并存的时期,想想即将到来的假期那是分分钟快乐到极致,但是一想到期末考试就什么遐想都没了。好在还有别的事情穿插其中,可以调节一下我们的生活。
  
  各科老师辛苦教导了我们一年,我们在放假之前也想有所表示,以表感恩之心,于是我们准备送一些小礼物给他们。但是送什么好呢?这成了我们目前讨论的主要话题。
  
  “给班主任送一套‘剑三’(《剑网3》)的衣服吧!”就在同学们沉思之际,有一个声音打破了平静,一石激起千层浪。“送‘剑三’的衣服?你是说游戏里的装备还是游戏外的cos服?不论哪个都很贵的好吧!”“你确定?”“你知道老师玩的是哪个角色?”
  
  提议的同学这时的求生欲非常强烈,连忙回答:“就是那种印了‘剑三’人物的白T恤啊!”此语一出,大家顿时安静了许多,毕竟这个要便宜多了。那么问题来了,该送印着哪个人物的T恤呢?
  
  这个问题,在我们这群神通广大(闲得无聊)的同学眼里根本就算不上问题。我们既然能通过老师的微博发现老师在玩“剑三”这个游戏,并且在微博中搜索到老师大学时期的照片和其他软件的账号,那么关于老师在“剑三”里面玩什么角色,还不是很容易就可以知道吗?
  
  我们的政治老师貌似什么都不缺,爱情事业双丰收,要是硬说缺的话也就只缺了个孩子吧。但是她才二十几岁啊,跟她的先生步入婚姻的殿堂还不到半年,所以小孩子什么的暂时是不着急的。关键是我们也没有能力真的送个孩子给她。等等,我们可以的,只是不知道政治老师收不收高二的“大龄儿童”罢了。我可以的!谁还不是个在读高二的宝宝呢?
  
  我们的政治老师平时在讲话时,尤其在讲疑问句的时候,喜欢在句末加上一个“咩”字,这或许是我广东人特有的习惯。原本我们没有留意,但后来老师讲得多了也就注意到了,不仅注意到了,还被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现在全班讲话都是:“是这样子的咩?”加上个“咩”字,确实有点儿可爱。
  
  因为政治老师说话时喜欢在句末加一个“咩”字,所以我们决定送她一只羊咩咩的布娃娃。有的同学笑着说:“这是要让羊咩咩代替我们跟老师的先生争宠咩?”因为羊咩咩的体积不小,抱着特别舒服,要是条件允许我可以抱上一天!想必老师也会一直抱着吧?嗯,夏天除外,因为太热了!
  
  在我们这些青少年的眼中,保温杯除了可以倒入热水加入枸杞养生,也可以倒入加了冰块的“肥宅快乐水”或者加了冰的奶茶,这才是保温杯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但是这个正确打开方式或许就不太适合我们的历史老师了——历史老师的教龄比我们的年龄还要大上很多呢!难不成给她送司马迁的《史记》?这……还是算了吧,她可是历史老师啊,这些书籍肯定是有的,就算是没有,那肯定也是看过的。最重要的是,一套《史记》好像还不便宜,我们也不可能送老师一套少儿版的吧。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说是给历史老师送个保温杯,再买些枸杞、桂圆、红枣、菊花好了,养生又实惠。众人眼神一暗、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这个法子似乎也可以。
  
  或许是所有已婚并且有娃的女老师的通病,她们在课堂上举例子教育我们时,例子中少不了自家孩子的身影。
  
  通过英语老师日常的举例,我们知道她有两个孩子,并且是两个男孩,一个在上幼儿园,一个在上小学六年级。于是,我们决定送老师的大孩子一本英语版的《5年中考3年模拟》。
  
  我们怕不是魔鬼吧,想必老师的孩子一定会特别“感谢”我们的。说实在的,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该送英语老师什么好。和政治老师一样,英语老师也是家庭事业皆美满,而且还有孩子,我们连送孩子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我们只能给老师的孩子送点东西了,送练习册多好啊!我们可真是小天才呢!
  
  数学老师应该是我们班上任课老师中的一股“泥石流”!
  
  “要不送香蕉吧?又黄又长。”我们的数学老师姓黄,之前上课的时候留下了一句经典名言:“我要是说我是你们班最高的,那么就要满足我‘高过你们班最高的’这个条件,不然就不成立。”
  
  “只送香蕉好像有点敷衍吧?你看我们是送一根还是两根啊?”这是在被数学老师叫去办公室刷题边缘的疯狂试探吧?
  
  最后,我们真的给数学老师送了香蕉,不多不少,刚好三根。北方的小朋友不要问老板怎么肯单单卖三根香蕉给我们,在我们这儿你就算只买一个梨,你都可以叫老板把皮给你削好。言归正传,为什么送三根呢?因为数学老师家刚好三个人啊,一人一根刚刚好呢。
  
  好了,还剩最后一个老师了。语文作为“百科之母”可见其地位之高,那么,教这个科目的老师的礼物我们自然也不可以马虎!送本书得了,好的,送书,完事。我们怕是一群假的女生吧?只要一提到给老师送礼物,首先想到的竟然都是书!谁叫老师在我们心里已经跟书密不可分呢?
  
  我们在讨论给语文老师送什么书的时候,语文课代表一直在用她那让人心里发毛的眼神盯着我们,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出了“你们真的送书试试”这么一句话。
  
  试试就试试,不就是一本书吗?可我们还真的不敢只送一本书!那送什么啊?大家齐刷刷都把眼神投向了语文课代表,她被我们看得有点儿不自在:“送……送花?我记得语文老师挺喜欢花的。”
  
  送花?送什么花?送什么颜色的?拿什么颜色的纸来包装?在哪家花店买?谁去买?多少钱?在一连串的追问下,语文课代表默默闭上了嘴。
  
  过了一会儿,语文课代表又发言了:“送花束多没新意,而且还会枯萎,还贵,我们送盆栽吧。一本书加上一个多肉小盆栽,怎么样?”大家对视了一眼,这个可以有!也好让老师看到多肉时想起她带过的最可爱的那一届学生。
  
  我们班,是给老师送小礼物最迟的班级,但是送完之后,我们一战成名。没想到让我们文科五班扬名在外的不是我们的成绩,也不是我们的日常“骚操作”,而是我们送给老师的礼物。
  
  据说,数学老师在收到我们的礼物之后,对学弟学妹们再也没举过那个例子。果然,我们是老师们的“独一无二”呢!
  
  叮!老师,这是今年份的小礼物,请签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