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师受挫记

  我从小就喜欢校园的环境,希望我的人生大部分是在校园度过。
  
  不知是谁说的:要想待在学校,最好在大学毕业后选择当教师。于是,我报考了师范院校。毕业后,我来到郊区刚创办的一所初级中学,当了初一语文教师兼班主任。
  
  学校是新的,学生是新的,我也是新的。
  
  我读书时,念几本书后有些微心得,就不自量力地在大学校园里给同学开过文学欣赏的系列讲座,受到过大家好评,所以毕业后教初一语文,总觉得会游刃有余。
  
  办初中的校长当时已是名满天下的语文特级教师,还曾教过我。或许是他对我有信心,或许是学校正处于草创阶段,人手实在不够,所以第一年的实习期没有给我指派带教者,问我行不行,我自信满满地说不需要。结果一年下来,我失误不断,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
  
  可能是刚从学校毕业,角色还没完全转变,所以我的言行比较随意,既不懂拿捏分寸,一些该管的事也没有管好。
  
  我所任教的班级是年级尖子班,学生能力很强。记得有一次学生要在主题班会上搞戏剧节,四个小组每组排一个短剧。演出时,邀请任课教师和其他班的学生代表来观看。想不到有一组同学把各科教师上课讲错的内容梳理后,串联成讽刺剧排演出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除了我被挖苦外,其中一位教地理的教师被挖苦得最厉害。我当时看得很是尴尬,心情还没平复,又被地理老师埋怨一通,说我没有尽到当班主任的责任,主题班会的内容,居然不加预审就让学生公演了。但学生把这样的内容搬上舞台,也确实出乎我的意料,由此我才知道,让学生搞大型活动,班主任必须做预审的工作。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自作聪明地向学生承诺一些并无能力完成的事。有个学生,父母闹离婚,她有次放学碰到我,没头没脑说了一句“为什么大人说话都不算数?”我觉得奇怪,问她怎么了,她说,她的父母答应看在她的份儿上不再闹离婚了,但最近她母亲又闹起这个事,“这不是大人说话不算数吗?”我看着她很想不通、很伤心的样子,就安慰她说,几天后去家访,我会好好劝劝她母亲。她脸上一下子晴朗了许多,好像对我的承诺抱有很大的期待。但她不知道,我刚说出这话就后悔了。年轻如我,对这类事其实毫无经验可言,和她母亲也只见过一两次面,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几天后我去家访,东拉西扯了半天,就是没好意思提及此事。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面对这个学生,我都感到M愧,觉得她一定认为我也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
  
  对于如何应付调皮的学生,我也明显经验不足。记得一次做广播操,一个男生动作懒散无力,我让他留下来重做,这个学生却理直气壮地说:“老师,你这是在体罚我,体罚学生证明了老师的无能。”说完,他还向我眨眨眼。我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正好隔壁班的一位老师听到,就过来义正词严地说:“老师看你广播操没做好,就陪你一起锻炼。你怎么连锻炼和体罚的概念都分不清呢?看来你不但体育不好,语文也没学好!”短短数语,让我茅塞顿开。
  
  这位老师虽然替我解了围,但让我从心底里觉得,这又何尝不是在说我语文没学好?当一名合格的教师,要学的东西可真多,我当初怎么会觉得自己不需要带教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