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精神

  仔细吃一枚煮鸡蛋,也能感受到造物主精巧的心思。
  
  鸡蛋外壳虽薄,但弧线优美,均匀而细密。蛋壳里面有一层薄膜,小心翼翼地隔开了蛋壳和蛋白。蛋白里面是一个正圆的蛋黄,如即将落山的太阳。你要是再吃慢点儿还能发现,椭圆的鸡蛋两端有细微的差异—较大的一端里面有一处小小的空缺,专家研究后弄清了它的用处:这是母鸡留给刚孵化还没出壳的小鸡的呼吸室;如果外部环境温度异常,它还能调节蛋液的体积,以免涨破蛋壳。
  
  鸡蛋分明就是高端科技和艺术设计完美结合的产品。只是,我们对它熟视无睹。
  
  其实,放眼望去,自然界处处都充满了伟大的设计,处处都有技艺绝伦的艺术大师,细细想来,不可思议。
  
  那天到野外转悠,在一根细小的枯枝上,我看到了一串微型的“鸡蛋”,比小米粒略大,排列整齐,在逆光下,有着玉石一样的光泽和质地。我不知道是谁将它们产在这里的,也许是蝴蝶,也许是蛾子,也许是丑蝽,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串生命,每一枚“鸡蛋”里面都无比精密地排列着天文数字一样庞大的基因密码。而且,母亲走了,看似潇洒甚至冷漠,其实早做好了安排。比如说,它们的外壳有难闻的气味,或者有毒,让其他小猎手不敢觊觎,不然,扔在自然中,就是人家的小点心啊;再比如说,外壳营养丰富,小虫一出生就以壳为食,不用为觅食发愁。这个未谋面的母亲虽小,但依然有着周密的计划和深远的打算。
  
  在一处黑暗的小灌木丛中,我又看到了草蛉的卵,还是用纤细而柔韧的细丝挑着。我依然猜不出穿着淡绿长裙的草蛉母H是如何完成这项工作的,像工程师,更像艺术家。你只有亲眼看到,才能感受到一只小虫子的伟大。它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直接待在树枝上,成为勤快的蚂蚁等虫子唾手可得的早餐。它殚精竭虑,让那根细如头发的丝线阻挡着不怀好意的偷猎者。
  
  生命都在竞赛,比体力,更比智力。多少年漫长的时光,它们日夜奔跑,你追我赶。我常常反省自己对于自然的粗枝大叶,但似乎是不久前才承认,我的鞋底踩不死蚂蚁,蚊香也熏不绝蚊子,我即使再努力也杀不完蟑螂,更不用说还有那么多我们没有发现的小虫子呢。
  
  例如,水竹芋叶子下那根细细的长丝,长丝下那一头“小蒜”是三个卵还是三组卵?母亲用丝线包裹好它们,依然不放心,还要用长线吊起来,防止贪吃的食客偷嘴。想吃?除非你如杂技高手般有走钢丝的绝技。能这样安排,该有怎样的心思和智谋。而我,不知错过了多少这样的精彩。
  
  那么多了不起的生命,它们一门心思地奔向生命的极致,永无止境,在我看来,这才是升华了的工匠精神。
  
  可惜,它们中有很多我都叫不出名字,作为邻居,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