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日记

  寒假回家,我刚进门,爹爹就开启了“离间模式”:
  
  “女儿,你妈一个月买了6件毛衣!
  
  “专门走到女儿身边抽烟,你是生怕呛不着她。
  
  “女儿,快来收拾你的烂摊子,你妈今天咋能忍住没骂你呢?!”
  
  爹爹见缝插针的自夸和无孔不入的“谗言”真是一绝,妈妈经常咬牙切齿地问:“难道我是租来的吗?你挑拨我跟女儿的关系有甚好处?”
  
  妈妈时常忧心忡忡地跟我说,以后女婿肯定不喜欢她。我问为啥,她说:“你爸每天在旁边不停歇地说我坏话,时间久了,我不是成坏人了吗?”
  
  有一天,妈妈和阿姨出去喝酒,很晚都没回来,爹爹一生气出去把大门锁了。后来,自己又偷偷摸摸地出去开了门。
  
  晚上12点多,妈妈和阿姨终于回来了,可是两个人又哭又笑[了半夜,爹爹脸色铁青。阿姨走了之后,我听到爹妈在吵架。我站在屋外瑟瑟发抖,想起小时候他们吵架时的凶恶模样,眼泪就要掉下来了。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把头伸了进去,看到妈妈笑盈盈地如贵妃般躺着,爹爹刚给妈妈洗完袜子,一脸幽怨。我关上门,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晚我在院子里站了很久,感冒到现在还没有好。
  
  妈妈喝了太多酒,胃痛,第二天难受得吃不下饭。爹爹熬了一锅小米粥,骂骂咧咧地说:“一会儿粥熟了,我直接倒掉!”
  
  那为什么不趁现在就倒掉?这个世界太难懂了。
  
  爹爹从早晨就开始看电视剧《生死连》。他有一项神奇的技能:我说换台,他说“好的好的”,换到下个台依然是抗战片。
  
  爹爹吐槽妈妈:“你妈这个人矫情得很,地板都已经亮得看了让人昏倒,你妈还嫌没拖干净。”
  
  我和爹爹吃过午饭妈妈才回来,她招呼我俩再吃一点儿,免得剩饭。妈妈看爹爹只拿筷子没拿碗,说:“你去拿个碗盛饭菜呗。”爹爹答:“算了,不然女儿还得多洗一个碗。”
  
  “没事儿,一会儿我洗。”我妈说。
  
  爹爹立刻起身去拿了个碗。
  
  爹爹一定在我脑袋上装了天线,甭管他正在做什么,我的一举一动他都能尽收眼底,并能准确破译我的脑电波。
  
  有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看了眼桌子,爹爹立刻给我削了个梨。有一次吃饭,我扭头看了一眼锅,爹爹问我:“没有米汤,要不老爸给你热一袋牛奶吧?”跟外公外婆一起过年,我刚觉得有些口渴,就看见爹爹端着两杯水放在外公外婆手边,然后问我:“你喝水不?”最近喝中药,一口闷完,爹爹问我苦不苦,我说苦,一杯凉好的温水就递了过来。
  
  爹爹的内蒙古普通话萌萌的。你能想象一个热爱戴墨镜的光头大叔口中蹦出来的词是“小猫猫”“马驹驹”“摩托车车”“皮夹儿克克”吗?
  
  “你怕冷,开学老爸给你拿一条狗皮褥褥。”
  
  我用药渣泡脚,爹爹提醒我,说:“你找块布布顺便把脚腕腕、腿巴巴、胳膝盖盖(膝盖)这些地方也擦擦。”
  
  爹爹呀,真是心软得一塌糊涂。他每次喝醉了,我都不怎么跟他讲话。有一次爹爹喝醉了酒,我给他煮了一碗羊肉面,他就已经感动得不行了。他说:“女儿,你别洗碗了,老爸明天6点半就起来,唰唰两下把碗洗完了,再给你熬一锅稀粥。”我没搭理他,叫他早点儿休息。第二天早晨,我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粥已经熬好了,爹爹坐在旁边嘿嘿笑。
  
  有一天早晨我要出门,前一晚外婆问我想吃什么,要早早起来给我熬黄酒、炸油馍馍,我说别麻烦了,早晨也不太想吃。晚上临睡前,我把爹爹喊过来,悄悄告诉他我想吃羊肉泡炒米,爹爹会心一笑。第二天早晨醒来,看见我妈满脸怒气。我问她怎么了,我妈咆哮着说爹爹5点半就喊她起来煮奶茶、撕羊肉……
  
  我问老妈:“以后我会遇到像爹爹对你这般对我好的人吗?”
  
  老妈说:“我这朵鲜花算是插在了牛粪上。”
  
  爹爹答:“哼,我这颗鲜白菜都被猪拱了。”
  
  老妈说:“不过粪倒是好粪,把我这朵花养得挺好。”
  
  正在洗碗的爹爹忽然害羞,接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