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心开出大大的花

  我不喜欢大而无当的问题,然而偏就来了这么一问:“怎么才能成为有大格局的一个人?”
  
  我正好无事,气定神闲反问:“为什么大格局比小格局好?”
  
  问话的人是个少年,一下子难堪起来,用力擦了擦鼻子,吞吞吐吐讲:“主要是……我觉得自己格局太小、心眼儿太小了。”
  
  都是小事儿,他却耿耿于怀忘不掉。
  
  有一天他想订个外卖,快到社团训练时间,来不及下单,舍友正闲着,说:“你去,我帮你弄。”训练结束,外卖已到,他吃干抹净嘴一擦,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
  
  过了好几天,舍友突然把订餐的截图发给他,他才意识到忘了给钱,立刻局促不安起来:舍友会不会觉得自己是“错进不错出”,有意无意占人便宜?想解释几句,转念一想:那不就越描越黑了嘛,要心里没鬼,能这么上心吗?
  
  想弥补过失,做得更周全,却更显得是千疮百孔,处处露出自己的“小”,他简直无法面对舍友,都恨不能退学了。
  
  这事儿他不好意思跟任何人说,因为别人听了只会说:“你呀,真是小心眼儿。”
  
  他的小心眼儿在班上是出了名的。老师说:“有些同学……”他就觉得自己一定在“有些”里,难受好几天。他打翻了墨水,泼了一桌子,他急忙擦,同桌笑说:“你这个小邋遢。”他却当真,越想越不痛快。课间同学们嘻嘻哈哈说话,他过去了,大家却都走开了……
  
  我说:“你隐隐认为他们在背后讲你闲话,又觉得猜疑同学不太好?”
  
  他窘得差点儿趴到桌上去。
  
  我忽然“口吐真言”:“我也从来不是一个‘大心眼儿’的人。”
  
  我和许多人一样,不够缜密,经常出错;又不够通达,放不下自责。我的笨拙,像一只踩在轮滑鞋上的熊,在瓷器店里跌跌撞撞。我的伤,出于羞愧,我不好意思承认。
  
  为什么,我说错的话、做错的事,会像慢性咽炎一样,永远哽在喉咙里?
  
  为什么,我明知道人家占我便宜,既没有勇气当面拒绝,又久久放不下?一遇到类似的事,却排山倒海般全部想起?
  
  许多时候,我下了Q心:以后,我要坚定且温柔,大大方方接受我有不足。但明天来的时候,我惊慌失措:到底怎么做才是对。
  
  但,小心眼儿就一定一无是处吗?有时它不就是“心思细腻”或者“别具匠心”吗?
  
  心大的人容易粗糙疏忽,他们看自己大而化之,看其他人也马马虎虎。他们不在乎小事,就一心认定别人也这样。比如,吃饭买单,吃爽了就抢得声势浩大,四周侧目;吃得不爽就面无表情,对账单视而不见。他倒是爱恨潇洒了,与他同桌的人,心理活动是什么样的,就不太好说了。
  
  这种时候,细腻的人就有优势了:他知道自己易受伤,也不会把别人当作“铁金刚”。有些事他做得不好,但他不会主动去伤害其他人;他对批评敏感,就努力去改正错误;被冷落让他不安,就尽力不去冷落每个人。
  
  所谓“成为更好的自己”,前提可能是“不接受那个不想变得更好的自己”。
  
  当然,有些小心眼儿确实是没事找事,你就需要记得:虽然他对你不好,她辜负了你的爱,他说错一句话伤了你的心,你对她的好成了掉进沟渠里的纸飞机……但人未必能尽善尽美,心里犯犯别扭,就跟肚子咕咕叫一样,还真是控制不了的。
  
  若不能原谅世界,至少先原谅自己。别太自我鞭笞,也别急着讨伐天下。专心读书,好好工作,小小的心也会开出大大的花,结出累累的果。
  
  至于其他的,交给时间吧。时间改变你的身高,也在改变你的“肚”围,也许在某一刻,你蓦然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已成了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人。
  
  而那些真正爱我们的人,会爱我们的差身材,爱我们的坏脾气,也爱我们的小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