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点儿

  吴市长这辈子最尊敬的人是老厂长李念。三十年前,李念担任县化工厂厂长,慧眼识珠发现了当年青涩的小吴,给了他不少锻炼机会,才让他逐渐成长为如今的吴市长。两人感情深厚,就算李念退休了,吴市长也从未有丝毫怠慢。
  
  这天,吴市长得知老厂长的儿子李小念到访,甚是高兴。他打量着李小念,兴奋地大声说道:“像,太像了!”炯炯有神的眼睛,高高的颧骨,沉稳的走路姿势,甚至说话的语调声音,都与当年的李厂长一模一样!李小念是为私事来求助吴市长的,见对方态度热情,便知自己成功了一半。寒暄片刻,李小念就拿出了准备好的字条,双手递交给吴市长。
  
  吴市长接过字条,缓缓将其展开:“这是厂长的做事风格。口说无凭,图章不行,电话不可,转述不妥,须有当事人签字,白纸黑字,证据确凿。”他又问:“厂长还在临帖吗?”
  
  李小念有些走神儿,下意识点头回应道:“自然。写字、散步、喝茶、打太极、看新闻联播,都是父亲每日的必修课。”
  
  吴市长浏览字条,端详落款名字,说道:“厂长初习欧阳询,于平正中见险绝,于规矩中见飘逸。后来,厂长钻研柳体,书画家赞其体势劲媚,骨力道健。多年来,厂长专门写楷书,也曾教育我们,为人处世应该像汉字那样横平竖直,尤其要写好自己的签名……老厂长字如其人啊!”
  
  李小念挺挺胸脯,道:“您比我了解我父H。”
  
  吴市长道:“厂长的签名值钱,毕竟关乎人事任免,还有资金支付。你见过你父亲签名吧?”
  
  李小念答道:“上学的时候,父亲常给我签字。”吴市长道:“厂长签字时,姿态端正,神色庄重,一笔一画,一丝不苟。不像有些领导签字,潦草轻浮,矫揉造作。”
  
  说到这里,吴市长抬头看向李小念:“你学过书法吗?”
  
  李小念道:“学过,父亲是我第一任老师,他给我取名李小念,就是希望我能像他。”
  
  吴市长点了点头,给李小念讲起了一段往事。当年,李念对某项审批提出了异议,要求责任单位重新审定。谁知做这个项目的人有背景,越过李念直接找到上级,让上级签字后再转给李念。这是上级滥用权力,不符合规定,李念就再次拒绝签字,因此得罪了不少人。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有人气不过,索性举报李念渎职,说某款项流入私人腰包,李念负领导责任。纪检人员拿着流程单找上门来,李念瞄了一眼签名,便说自己从未签字,单子上并非自己亲笔,而是有人模仿。纪检人员反复比对并请来专家鉴定,这才发现,这份“李念”的签名确为高仿。
  
  吴市长稍作停顿,拈起了李小念带来的字条:“厂长退休的时候,曾教我如何鉴定假冒签名,这个秘密,可能连你这个亲生儿子都不知道。”
  
  李小念紧张地摇头:“确实不知,愿闻其详。”
  
  吴市长道:“厂长签名字时,在‘念’字后面,总是点上一个点儿作为暗记,不注意看会以为是墨痕,所有签名都是这样。”
  
  说完,他把字条递给李小念。李小念看着字条落款,发现自己模仿父亲的签名上,确实没有那一点儿。
  
  后来,吴市长把故事讲给大家听后,有人问:“李厂长的签名真的多一点儿吗?”
  
  吴市长笑道:“哪有什么多一点少一点呢?我只是相信厂长的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