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证人

  希维在勒芒镇上开了一家小餐厅。
  
  这天一早,他刚开门没多久,就看到餐厅门口有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子在徘徊,他正想招呼对方进来用餐,就见一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男人走向了黑衣黑裤男子。两个人在餐厅门口低声交谈了一会儿,然后,他们交换了各自的箱子。突然,黑衣黑裤男子掏出一把手枪朝对方开了一枪,戴头盔的男人应声倒地。
  
  “上帝!”希维惊叫起来。听到叫声,凶手转身向餐厅方向放了一枪。希维迅速蹲下,因为太急,脸碰在吧台的边角上,顿时碰出血来。子弹穿过大门的玻璃,打中了酒架上的一瓶威士忌。希维吓得全身发抖,直到他确定外面没了响声,这才站起身,向外望去,他看到那个戴头盔的男人横卧在地,凶手已不知去向。他赶紧打电话叫急救车,并通知了警察。
  
  接到报警后,一个年轻警官找到了希维,说:“先生,看来您是凶杀现场唯一的目击者,可以给我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希维点点头,冷静地描述了案发过程。
  
  当天,凶杀案迅速在全城传开了,好奇的人们纷纷来到希维的餐厅。这下可把希维忙坏了,一边端着托盘给顾客上菜,一边还要回答他们的问题。
  
  晚上,餐厅要打烊了,正在这时,一个美女走了进来,希维一见倾心,鬼使神差地迎上前去。美女微笑着对他说:“老板,请来一杯加冰的苏格兰威士忌,给您也来一杯吧。”希维端来酒,和美女并肩而坐。等喝完了酒,美女问他:“今天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希维凑近美女,得意地说:“发生了一件大事。早上一个小流氓在餐厅前游荡,一会儿又来了个人,两个人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我让他们安静下来,他们中的一个却猛地转过身,掏出手枪对着我。我才不怕死呢!我拿起吧台上的瑞士军刀,冲出了餐厅。突然,那人朝我开了一枪。哦,他是个胆小鬼,他的手居然在发抖。我e幸没被打中,只划破了脸。”
  
  美女摸了一下希维的脸,问他伤口是否还疼。
  
  希维微微一笑,接着说:“我向他们扑过去,结果拿枪的人向另一个人开了枪。我顿时愣住了,因为我以为他们是同伙。被枪击的人倒地后,凶手马上逃跑了。我怎么能放过他?我很快追上了他,用年轻时学过的搏击术打晕了那人,然后把他拖回餐厅门前,一边拖一边给急救中心和警察打电话。做完这些,我又给伤者做了止血措施。”
  
  “后来呢?”美女急于知道下文。“伤者没到医院就死了,凶手被抓后,又从警察眼皮底下跑掉了。”美女对希维的英勇表现赞叹了一番,然后准备离开。希维恋恋不舍地问:“您明天还来吗?”美女妩媚地反问:“那还用说?”
  
  次日一早,希维吹着口哨打开餐厅的门,昨晚的桃花运让他心情很好,胃口大开,然后,他去报亭买报纸。在刚出版的《勒芒周刊》的封面上,他惊讶地看到了这行字:“希维拨开了勒芒凶杀案的迷雾。”他抓起报纸,急忙翻到正文,发现内容就是昨晚他跟女顾客讲的故事,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美女是个记者!
  
  两个小时后,警官怒气冲冲地走进了希维的餐厅,希维看到他的手上正拿着一份《勒芒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