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玄学现场,没人可以躲得过

  玄学是玄之又玄的一门人间学问,是面对复杂境遇与不确定性时的一颗小糖果,它无处不在,说不清、道不明、理不顺、扯不清。玄学,贯穿在当代生活中,处处上演着或大型或小型的玄学场景。
  
  1。在办公室永远找不到笔
  
  除了笔,一转眼就会丢的小物件包括且不限于:便利贴、订书机、剪刀、夹子、数据线,等等。有媒体调查过,超过八成的白领丢过笔。因此有人开脑洞:办公室里一定有一种肉眼不可见的、以笔为食物的食笔兽,天天吞掉我们的笔。
  
  2。排队永远排在最慢的那一队
  
  这似乎成了一个魔咒:同时几个队伍,自己总是选了最慢的那一队;忍不住换队,它又变成最慢的了……每到这种时候你就忍不住怀疑人生。据说最简单粗暴的做法是排最左边那一队,因为多数人是右撇子,人们下意识间会偏向排右边的队伍。
  
  3。“猜你喜欢”的谜之推送
  
  算法是个好东西,但如果它过于放飞,就会导致“猜你喜欢”变成大型车祸现场。或者说羞耻play环节——你也许搞不清屏幕右下角的小弹窗为什么会不断给你推荐种猪、鹅卵石、履带式挖掘机,但最好记住千万不要手欠去搜“水晶棺”,你总不希望上网上出殡葬一条龙服务的感觉吧?
  
  4。绿植永远养不活
  
  肉眼可见的人生挫败之一。挫败感在于,你连最皮实的绿萝、仙人球都搞不定,那还能搞定什么?有些人甚至因此产生恐婚恐育心态——当然,这可能有点想太多了,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较劲。
  
  5。“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接踵而来的几个娱乐圈分手大瓜,让吃瓜群众越发认定“爱情是门玄学”。韩国才女演员具惠善那句“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则让人感同身受,并慨叹爱情太难了。
  
  6。在洗手间自拍
  
  洗手间正在变成自拍新地标。那些明亮宽敞、有设计感,而且能保持私密性的酒店房间及网红餐厅的洗手间还可以理解,在商场的公共洗手间拍个不停算怎么回事?
  
  7。圈层之隔
  
  人们以三观、兴趣等区分圈层,在小圈子里自得其乐;与此同时,圈层c圈层之间的壁垒也日益加剧。比如学者王晓渔对文学圈的这一观察:“评论家经常不看作家作品,却声称自己看了;作家经常看评论家的评论,却声称自己从来不看。”
  
  8。村上春树到底会不会得诺奖
  
  从“村上春树多年陪跑诺奖”到“如何在每年诺奖颁奖后安慰村上春树”,整件事情都很谜:且不论诺奖评委口味一向飘忽,村上本人也完全不care这个奖。村上早就说过,自己得奖与否,“世界大概还是眼下这副德行,我也肯定还是这样”。
  
  9。减肥黑科技
  
  想减肥,又懒,不想挨饿、不想流汗、不想吃药,听起来似乎没有这样的好事。但有需求就有市场,针对这部分人群,商家推出了很多黑科技,功效倒在其次,最紧要是有噱头。
  
  10。到底是喝茶还是喝文化
  
  有茶界人士认为,当下的年轻人不喜欢喝茶,原因在于做茶的人把喝茶弄成了玄学,论茶时云山雾罩,所谓“茶艺”也是似是而非。蔡澜也抨击过这种做作的喝茶方式,因为还不如“随时随地,想喝即喝,不管什么茶具、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