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大火与全球气候变化危机

  自2019年9月至今,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一直受到媒体和人们的持续关注。据1月11日最新消息,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再次传来坏消息:林火的火势不仅持续,且在强风的助长下合成一股,火势再次加剧;而另一报道又显示飓风即将登陆西澳金伯利地区,带来多达500毫米的降水;同时,澳大利亚多个城市的民众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政府采取对策对抗气候变化。
  
  去年,我用了9个月的时间,以自驾的方式,从墨尔本出发沿着海岸线走了一圈。切身感受到了澳大利亚气候的变化:从悉尼到布里斯班,本来应该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但现实却是雷电交加外加倾盆大雨;而我另一个朋友那时正在西澳旅行,也饱受着“气候变化”之痛:38度的高温炙烤外加肆虐的沙尘暴,让她分外后悔自己“花钱找罪受”。
  
  但我这些所谓旅行中的“苦难”,比起因为气候变化而成为“气候难民”的人们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气候难民是指因天灾、人为破坏环境、或气候变化而导致的流离失所者,包含境内迁徙和境外迁徙。总之,他们是气候变化最直接的受害者。
  
  早在2010年,太平洋海岛上的一名来自基里巴斯的男子就向新西兰移民局申请了“难民签”,理由是由于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海水逐渐淹没他脚下的土地,他正在成为一名无家可归的“气候难民”。
  
  令人遗憾的是,他的签证被拒,因为从现有的法条来看,他这一理由并不符合难民的定义——个人由于种族、信仰、民族、党派、特殊社会团体及政治主张不同,目前处于国籍所属国家之外,具有充足理由惧怕回到自已的国家而受到迫害,因而不能或不愿意接受其原居住国的保护,即是难民。
  
  事实上,早在2000年,一些来自太平洋海岛上的人们就已经向澳大利亚、新西兰政府寻求环境移民的可能性,但是官方一直不相信气候会发生较大改变,这也是使得政府人员没有及时行动起来的原因之一。
  
  根据世界银行组织预计,到2050年,数万人可能因为环境所致而成为“气候难民”。而现实是,寻求新的“庇护所”的人数已经在增加。
  
  之前有一则新闻显示,成千上万的巴拿马人由于受到飓风的影响,被迫搬离家园。
  
  他们涌向美国寻求帮助。但因为没有相关有效的“气候难民”条款可循,美国政府只好拒绝了这些人入境。
  
  这一做法,受到媒体界的广泛批评:“美国成了气候变化的帮凶。”但同时又有人指出,“气候难民”这一新的身份恰恰卡在法律和政治的灰色地带之间,如果想要在法典中加入这一概念,则要比想象中复杂很多。
  
  相比这些无家可归的巴拿马人来说,来自马绍尔群岛的人们则幸运很多。马绍尔群岛位于夏威夷和菲律宾之间,它由29个环礁岛群和五个小岛共1225个岛礁组成。
  
  虽然岛上风景优美宜人,但也深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频繁出现、珊瑚白化、海洋生物死亡……恶劣的自然环境和高达40%的失业率使得从岛国移居到美国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而在1986年,马绍尔群岛从美国获得独立后,就签订了《自由联合契约》的协议,协议规定,美国政府允许马绍尔的公民在美国自由生活和工作,且无需办理签证。
  
  如今,马绍尔人主要聚集在美国阿肯色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市,他们大部分在屠宰场或者工厂工作。
  
  美国某媒体采访了一些生活在那里的马绍尔人,其中两个人的话语尤让我印象深刻:“我来到这里生活,是因为在我老家,海平面不断上升,我住的地方又离海边很近,水总是不停地涌进我的公寓,成为了我每日的噩梦。”“我不喜欢美国,但是我知道我的未来在此。在这里我不用在害怕被海水吞噬,但一想到我的家园很快就会消失,就令我心碎,毕竟我所有的回忆都在那里。”
  
  各类报道都在表明,“全球变暖”“气候变化”不再是看似遥不可及或者和我们无关的事情。
  
  事实上,富豪们早就为自己的未来做好了准备。
  
  早在2017年,美国著名记者欧逸文就曾经报道过“超级富豪的末日准备”——“生存主义”,即为文明崩坏做好准备的行为。
  
  近几年,随着社会的动荡、灾难的增多,已逐渐向富裕阶层扩散,影响着许多科技公司高管、对冲基金经理人和各个经济领域的顶尖人物。
  
  这些顶尖人物都不约而同地设计着属于自己的末日避难所。
  
  有的人买下了原本是美国陆军工程部为了抵御核打击而建造的发射井,且在其中投资建造了舒适的私人公寓;更有人远走新西兰:如果世界真的要完蛋,那里将会是出逃首选。
  
  在必要时可以做到完全自给自足——无论是能源、水还是食物。你的生活质量也许会变差,但肯定不会崩溃。但富豪在新选址的时候,还会在追问一句:“长期内哪些地方不会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响?”
  
  打造地下掩体或者购置设有停机坪的堡垒成为了这些富豪的刚需,我们普通人虽然没有这样的财力和他们匹敌,但是已经开始有人开始有意识地考虑气候因素了。
  
  在豆瓣网,叫PEAR的网友发布了这样一条“广播”:朋友考虑尽快在芝加哥购买房产,理由是在本世纪内,气候变化有可能使芝加哥很成为为数不多的生存据点。
  
  首先是近五大湖水源不会短缺,常年低温,地处内陆不会被淹,没什么地震,没什么野火,附近都是农业供应州,且基础设施已经很完备——之前一些房地产专家总是强调的“位置、位置、位置”的黄金定律“,似乎在气候变化面前也变得无足轻重。
  
  事实上,气候变化危机,绝不单单是一件事情引起的,人口增长过快,消耗过多能源,破坏自然生态等这些都是改变气候的“元凶”。
  
  其中“减低碳排放量”也是成千上万澳大利亚人走上街头的最主要原因,他们要求政府采取更多措施对抗气候变化,并且缩减煤炭出口,人们举着标语:“改变政策,而不是改变气候”。
  
  有些人已经找好了出路,而我们普通人只能团结起来,以切身行动共同抵御气候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