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阴霾的温暖

  临近春节,疫情越发严重。我放心不下独居的八旬老母,不时打电话嘱咐她多看新闻,出门戴好口罩。除夕这天,我驾车赶回家里,母亲高兴地说:“儿啊,家里有一百多个口罩,外面买不到的话,你就帮我送出去吧!”
  
  我大吃一惊,进门一看,家里放满了母亲用各色布头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口罩。乡亲们告诉我说,母亲听电视里说现在急需口罩,就天天在家里做,还说有个叫钟南山的老人八十多岁都在救人,她也一样能做点事……大家都知道那口罩没用,但不忍心跟她说。
  
  困中送书
  
  老胡进城十年没串过门,邻居对他来说只是业主群里的网名而已,至于姓甚名谁、家有何人,他一概不知。今年被疫情拦在了家里,老胡就跟邻居们聊了起来,慢慢也就熟悉了。
  
  这天,老胡在群里倒苦水,说儿子今年小升初,功课耽误不得,虽然能上网课,可学习资料没带齐,效果大打折扣。大家纷纷安慰起老胡,过了一会儿,有邻居让他开门看看。老胡疑惑地打开家门,门口不见一人,但地上有厚厚两叠旧书和笔记,儿子刚好用得上……
  
  (陈苏云)
  
  最美的声音
  
  最近春树接触了疑似病人,不得不跟相依为命的老爹一起居家隔离。正月十五这天,春树说想吃元宵,可惜不能去买。老爹安慰道:“忍忍吧,熬过这段日子,咱天天吃都行。”
  
  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春树,出来拿东西……”这声音像街邻李婶,又像王姨,还像冬梅嫂子。春树开门出去,只见门口石墩上放着两个饭盒,里面装满了热腾腾的元宵。
  
  就这样,整个中午,类似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春树和老爹也吃到了有生以来最多的一次元宵。
  
  (张玮)
  
  湖北朋友
  
  我在社区搞防疫宣传时,住户老李慌里慌张地拦住我说:“我看到女儿微信群里有不少湖北朋友,这两天她还有点咳嗽,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接触过没有,你快来我家看看吧!”我瞬间紧张起来,赶紧跟他去调查情况。
  
  打开门,老李的女儿正在语音聊天,得知我的来意时,她笑着说:“我只是嗓子发干,没事的。”我追问道:“可你那些湖北朋友……”她解释说:“疫情暴发以来,我确实交了不少湖北朋友,我是学心理学的,这个时候,他们需要我的帮助。”
  
  (七月流火)
  
  爱心接力
  
  市区停了公交后,一些出租车司机自发组成爱心车队,免费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负责接我的师傅姓王,是个年轻小伙子。
  
  这天下班,我等了很久也不见王师傅,心里正着急,突然就收到了他的短信:我有事,稍等,我让别人去接您。很快,接我的车就到了。我道:“王师傅今天很忙吗?”司机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我弟弟追尾了,人也受了点伤,就让我先来接你。他说你们特别辛苦,无论如何都不能耽误你回家。”
  
  我一听便急了:“还回什么家啊?快拉我去看看他,我好歹也是个医生啊!”
  
  (张连春)
  
  我想看看你的脸
  
  重症病室里,护士李娅不眠不休地照料着64床病人。熬了这么多天,终于看到病人情况稳定好转了,她松了口气,回休息室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天,同事欣喜地对她说:“64床要转普通病区了,老太太想见你。”
  
  李娅含笑走到门前,老太太连声说:“好孩子,辛苦了!要不是你,我这口气就真的上不来了!可惜我不能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心地这样好,一定是个漂亮姑娘……”听了这话,李娅的护目镜被水雾模糊了,脸上压出来的伤口,好像也不那么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