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天麻

  最近,母亲的头晕病又犯了,秦淮城操碎了心。他带着母亲从市医院跑到省医院,从彩超到CT,全身检查了个遍,就是查不出病因。医生开的药堆成了山,母亲还是经常捂着头,说是天旋地转,不敢出门。
  
  就在秦淮城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家火锅城没有消防设施就开了张,需要秦淮城去处理。秦淮城连忙去了火锅城,这里人口密集,又有火源,如果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秦淮城是消防局长,他让火锅城老板关门整改,等消防设施符合安全标准了,再开张。老板是个四川人,名叫赵黑山,忧心忡忡地说:“秦局长,我是外地人,什么也不懂,请您多帮忙。”
  
  秦淮城热心地画了一张图纸,什么地方留安全通道,什么地方要安装消防栓,标得清清楚楚。赵黑山很感动,拉着秦淮城要一起吃饭。秦淮城摇u头,说这是他的职责。
  
  第二天晚上,秦淮城刚给母亲喂了药,赵黑山就来了,他把一个信封偷偷地放在书架上。秦淮城眼尖,把信封拿下来,只见里面有一张银行卡,信封上写着密码。
  
  秦淮城生气了:“你这是干什么?”
  
  赵黑山说:“秦局长,您就帮帮忙,明天让我开业。火锅城房租高,工人们都闲着,还要照常发工资。”
  
  “消防很关键,人命关天,你只有消防达标,才能开张。”秦淮城说。
  
  秦淮城母亲听到外面的响动,捂着脑袋出来了:“你们嚷嚷什么?我听着心烦。”
  
  赵黑山忙说:“阿姨,对不起,我请秦局长办点事。您哪里不舒服?”
  
  秦淮城母亲说:“我头晕病犯了,吃了很多药不见好。”
  
  赵黑山问:“是不是天旋地转,头脑发晕,感觉随时都能晕倒,不敢出门?”秦淮城母亲点点头,赵黑山高兴地说:“我妈妈以前也有头晕病,我去山里给她挖了野生天麻,她吃了后头晕病就好了。”
  
  秦淮城听了很高兴,要去药店买天麻,可赵黑山拉住他,说原始森林里的野生天麻效果才好。当初为了妈妈的头晕病,赵黑山跟着挖药人进山三天,才挖到野生天麻。
  
  秦淮城是孝子,说赵黑山既然能进山,他也能为母亲进山。可赵黑山摇头说,野生天麻五月份冒芽,那时候才能挖到,现在已经十月,进山也没用。
  
  秦淮城心里这个急,等到明年五月,母亲还要遭多少罪啊。赵黑山雪中送炭,说家里还有野生天麻,已经磨成粉了,可以让他妈妈从四川寄来,但药效可能没新鲜天麻的效果好。
  
  经过三天的等待,野生天麻粉寄来了。可赵黑山不要钱,却嘿嘿笑着说:“秦局长,我的火锅城明天可以开张了吧?”
  
  秦淮城掏出一沓钱,塞给赵黑山,“这是天麻钱。火锅城的消防整改不达标,不能开业。”
  
  赵黑山可怜兮兮地拉着秦淮城母亲的手,哀求说:“阿姨,我这火锅城的房租贵,关门几天,损失惨重,请您帮帮我。”
  
  母亲心软了,直接下了命令:“城子,都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明天让赵老板开业吧。”
  
  秦淮城不松口:“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只要消防不达标,火锅城就不能开业。”
  
  母亲生气了:“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这件事情我做主。赵老板,你明天开业,我就坐在门口,看谁敢把我挪开。”
  
  赵黑山喜笑颜开:“谢谢阿姨!”
  
  秦淮城跪了下去,说:“妈,儿不孝,如果你去火锅城,我就辞职,我不能对不起帽子上的国徽!”
  
  “你,你,你……”母亲话没说完,一激动晕了过去。秦淮城急忙抱起母亲往医院跑,赵黑山灰溜溜地走了。
  
  还好母亲的病没大碍,很快出院了。秦淮城用天麻粉炖了一只老母鸡,端给母亲。母亲喝了一小口,竟然全部吐了出来:“你给我加了什么?怎么有一股尿骚味儿?”
  
  秦淮城不相信,喝了一口鸡汤,一股尿骚味儿直往胃里钻。这下秦淮城迷惑不解起来,母鸡是他亲手杀的,里面只加了天麻粉,怎么有尿骚味儿?
  
  天麻粉还剩了一点,秦淮城捏了点放在嘴里,里面也有一股尿骚味儿。秦淮城生气了:“赵黑山给了我一包尿粉,竟然说是野生天麻。”
  
  母亲也发怒了:“天杀的赵黑山,把我们母子都骗了。现在就是他的火锅城整改达标,你也不准他开业!”母亲从一个极端跑到了另一个极端,让秦淮城哭笑不得。
  
  第二天,秦淮城去了火锅城,发现消防通道已经达到要求,可灭火器是假货,需要调整。
  
  这时赵黑山过来了,“秦局长,您看什么地方不行,请给我指出来,我马上整改。对了,阿姨吃了野生天麻,好些了吗?我的火锅城,明天能开张了吗?”
  
  赵黑山一说天麻,秦淮城心里就来气:“你的消防整改还是不达标!”
  
  “秦局长,我已经按图纸要求,全部整改了。”赵黑山有些绝望。秦淮城不说话,怒冲冲地走了。
  
  回到家中,母亲还在唠叨,说那股尿骚味儿,让她现在还恶心。秦淮城心烦意乱,拿出父亲留下的军功章直发呆。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说过,要秦淮城做一个正直的人,一定要为官清廉,不要给老秦家丢脸。
  
  想起离开时,赵黑山绝望的表情,秦淮城开始自责了: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自己应该秉公办事才对,不能夹杂个人情绪在里面。
  
  拿起手机,秦淮城拨通了赵黑山的电话:“你买的灭火器是假货,你到正规的消防器材公司购买正品灭火器,火锅城明天就能开张了。”
  
  赵黑山喜出望外,说了很多感激的话,秦淮城没理他,放下电话如释重负。可母亲知道火锅城能开张后,和秦淮城赌起了气,就是不吃饭。
  
  秦淮城拿出父亲的军功章,对母亲说:“妈,您忘了爸的军功章是怎么来的了吗?”
  
  母亲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爱人是一个缉毒警察,拒绝贿赂后,被毒贩开枪打死了。想到爱人一直坚守的清廉,母亲流泪了:“我老糊涂了,怎么能为了个人情绪,干涉你的工作呢?还好你没犯错,没给火锅城带来损失。”
  
  冬去春来,母亲的头晕病吃药才有所好转,停药就加重,成为秦淮城最大的心病。
  
  这一天,赵黑山来了,手里提着一只母鸡,一个塑料袋,他说:“秦局长,我听说阿姨的头晕病还没好。我就趁着回家看妈妈,和挖山人一起进山,挖了这些野生天麻,您马上给阿姨炖上。”
  
  从赵黑山一进屋,秦淮城就闻到一股尿骚味,等到赵黑山把塑料袋打开,味道就更浓了。秦淮城捂住鼻子,母亲也直恶心:“好你个赵黑山,去年拿着尿粉骗了我儿子的钱,今年又拿这种东西来骗我们!”
  
  赵黑山急忙解释:“阿姨,您误会我了。”
  
  “哼,我才没有误会你。我去药店买过野生天麻,就没有这股尿味。你是欺负我们城里人没有进过山,随便拿点破东西来骗人。”母亲没好气地说。
  
  不管赵黑山如何解释,母亲就是不相信。赵黑山委屈地对秦淮城说:“秦局长,你们都误会了。野生天麻都有尿骚味,挖山人就是随着尿骚味找到野生天麻的。尿骚味越重,药效越好。”
  
  原来是这样。秦淮城把赵黑山带来的野生天麻,炖给母亲吃,母亲的头晕病很快就好了,再也没有复发。后来秦淮城带着朋友去赵黑山的火锅城吃饭,用二维码付款的时候,特意多付了一千元钱,来感谢赵黑山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