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小城:周末不得死在家里

  当80岁的母亲在一个周六黎明前去世时,桑德拉·兰布莱扎克突然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在法国,没有死亡证明,移动尸体是违法的。只有医生才能签署死亡证明,但是医生很难找。
  
  她打电话给急救中心,对方告知她:“女士,周末没有医生。”
  
  “但我们不能把尸体晾在这里,直到星期一早上。”兰布莱扎克恳求说。随后,她关掉暖气,打开窗户。警察来了,自治市的市长也来了。他试图帮她找一位医生,但无能为力。
  
  “对于我来说,那是一场噩梦。法律和现实完全脱节了。”兰布莱扎克说。
  
  兰布莱扎克一家住在杜埃,法国北部一座拥有4万人口的城市,离比利时边境不远。在这里,对医生痛苦的等待越来越频繁,其他医生稀缺的地区也是如此。当地一家报纸用一个标题概括了这种情况——最好别周末死在家里。
  
  12月6日,法国中部卢瓦尔省小镇格莱斯勒的女镇长伊莎贝尔真的发布了一条政令,禁止辖区内居民在周末或节假日在家中去世。
  
  “最近发生的死亡事件证明了医疗系统的荒谬,而镇长以荒谬的命令对此做出回应。”当地行政办公室发表的声明称。
  
  市长、议员、警察、消防队员和其他官员发现,他们都在忙着帮助家属寻找愿意来证实死亡的医生。
  
  在其他国家,护士、验尸官、病理学家都可以开具死亡证明。但在法国,这项任务由医生独占。他们必须探访死者的家,确认死者是自然死亡,并记录死因。在法国,四分之一的人口是死在家中的。
  
  医生们顶住了一些来自政治人物的压力,拒绝将开具死亡证明的权力下放给其他卫生保健官员。他们认为,这是一项严肃的医疗程序,如果在死亡原因上出现错误,可能会导致法律后果。
  
  法国医学委员会副主席奥利维耶·布希说,“签署死亡证明并不是没有风险”。
  
  过去,全科医生过剩,医生签署死亡证明这一体系运转良好,许多大夫甚至主动上门。今天,一些地区的医生严重短缺,已经造成了法国人所说的“医疗沙漠”,但开具死亡证明的流程和要求基本没变。
  
  政府的数据显示,法国约有8%的人生活在“医疗沙漠”中。尽管法国的医生总数在不断增加,但他们都集中在大都市,而非法国北部萧条的前工矿业地带。
  
  莱格尼维尔市市长克利斯朵夫·迪特里希说,他的小城有4500名居民,城里最后两个医生在2017年退休。迪特里希说,那一年,莱格尼维尔就通过了一项法令,禁止居民在家中死亡。他说,出台法令旨在向国家卫生当局施压,要求为他所在的地区指派一名医生。结果没有医生前来,但建立了一个远程医疗中心。
  
  在法国,有一半的家庭医生超过55岁。法国政府正打算取消明年医学院招生人数上限,并将年轻医生派往医疗服务水平低下的地区。但这些措施缓不济急,何况年轻大夫更愿意选择专科,而非全科。2017年以来,法国也向在夜间、周末、节假日或医疗服务不足地区证实死亡的医生支付每次100欧元的补贴,但这项政策的效果似乎有限。
  
  在法国,政府在调节人们日常生活——包括健康事务方面的作用仍然很强。因此,缺乏医生,尤其是在一个家庭成员去世的情感脆弱时刻,可能会让人觉得是一种深深的背叛。
  
  “我感觉自己被国家抛弃了。”弗雷德里克·德莱普兰克说。他的岳父在周六的凌晨去世,他不得不等了两天,当岳父的尸体已经开始化脓时,医生才在周一姗姗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