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错过你

  1
  
  “我喜欢的人是你。”当我疯狂地在QQ上输出火星文的时候,陈尤在把这句话发了过来。句号结束,看起来不像是恶作剧的样子。十八岁少女的心里明明咯噔了一下,但最终恢复理智。
  
  “你喝醉了?还是玩游戏输了?”
  
  “我没喝酒,也没有玩游戏,此刻就坐在我家的沙发上,脑袋清醒地给你发信息。不是,是告白。”
  
  长大,或许是从告白开始的吧,十几年枯乏的学习生活往往会在高考结束后被巨浪揉搅,底部的沉沙终于在这一刻正大光明地出现。其实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不大敢真诚地直面他。对他,我始终有一份亏欠。
  
  他显然没有预想到我的应对方式,在我说完一大堆拒绝他的理由和祝福的话之后,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给我发新的消息。你看,理科生还是十分理智的,懂进退。
  
  2
  
  我跟陈尤在的关系呢,说起来也算是青梅竹马。
  
  初一第二学期,班主任领来了一位新同学,也就是陈尤在。他看上去很高很瘦却弓着身子,自我介绍时声音也是低低的、弱弱的,感觉轻易就被人遗忘在土地的小角落。放学后我竟发现跟他是邻居,此前陈尤在和他的家人住在镇子上,后来家人听说城里的学校好,咬了咬牙在城里交了两年的房租,为的就是把他培养成才。
  
  得知我俩是同班,陈尤在的父母直接拎了一篮子鸡蛋敲开了我家的门。叔叔阿姨看起来很淳朴,也不进屋,就在门口把鸡蛋递给了我妈,陈尤在低着头跟在后面,看不清表情。
  
  事情本来很正常,问题出就出在陈尤在来学校第一天的鞋子上。他穿着一双崭新的,鞋头被擦得发亮的解放鞋。这种鞋子,我只在军训的时候穿过。
  
  陈尤在的这双鞋让班里的男孩们有了新的取乐对象。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时常看见陈尤在拿着橡皮擦拼命擦拭书本的污渍,看着他坐上湿漉漉的椅子,看着他被换了一支又一支的笔。陈尤在的摸底成绩很差,老师们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后男孩们仿佛收到指令,一到课间便钩住陈尤在的脖子,让他陪同去“上厕所”。女孩们虽然不参与,但也没有人愿意与陈尤在扯上关系。
  
  陈尤在说我是那一刻成为他的小仙女的——腾云驾雾而来,解救了他。
  
  大概是陈尤在转学过来的第三个月,学校举行了第二次月考,他的名次一跃而起,排到了年级第十名。他突然成了老师眼中的重点保护对象,座位调到了前排,偶尔还能开个小灶。
  
  这种转变令班里其他的学生有了怨念,他们十分不爽,开始付诸行动,在体育课上号召众人将他的鞋子扒下,丢进那个深幽幽的湖里。而我呢,恰巧偷懒想乘凉,悄悄找了棵大树准备躺下,最后目睹了这一幕。
  
  然后我脑子里闪现了那篮子鸡蛋,便不自觉地向着水深处行进。好在学校为了大家的安全,冬天的时候将湖水抽掉了三分之二,至今没有加水,我才能这么轻松地捡回鞋子。
  
  不过陈尤在的鞋子最终还是湿透了。我把鞋里的水倒出来,又甩了几下,接着我就发现了这双解放鞋的秘密。外面是崭新的布料,里面却是大大小小的破洞补丁。我从来没想过有人可以艰苦到连一双全新的鞋子都无法拥有,脸上立刻感觉到火辣辣的。
  
  我尽量假装冷静,拎着鞋子找到了陈尤在。此刻他光着脚到处在找自己的鞋子。我快步跑到他面前,f上了鞋子,他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知了的声音响彻树梢,我怀疑那两个字是自己听错了。
  
  3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可爱得多了。我恳请班主任帮我换位置,变成了陈尤在的同桌,美其名曰互相督促学习,实际上是暗中想要与他靠近。我年级排名一直维持在前十,班主任没有拒绝,只是说下次要看到我们进步的成果。。
  
  我当然是信心十足的,我被陈尤在的父母请去当辅导老师的时候,早就发现了他的脑子其实十分聪明。尽管如此,我还是经常一下课就拽着陈尤在去办公室问问题,在各科老师面前树立一个好学生的人设。
  
  果然,战略有了效果。不到半个月,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开始注意到了班里这个高高瘦瘦低着头的男孩。
  
  陈尤在也没有让人失望,第三次月考直接拿下了年级第三班级第一的好成绩。我能感受到,他慢慢开朗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身边那些漂亮的女同学。
  
  有一次我们一起回家,陈尤在推着自行车走在我的前面,路上遇见几个同学,他笑着跟她们打招呼,风在他的背上打了个旋,校服鼓了起来,我才发现原来挺直腰抬起头的陈尤在竟是这样好看。嗯,我的心开始发酸了。陈尤在不再是那个低着头满头大汗找鞋子的人了。我应该为他高兴,不是吗?
  
  初一很快就结束了。初中很快就结束了。
  
  陈尤在和我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他的父母那几年做生意挣了点钱,索性将租的房子买了下来,很多事情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比如,陈尤在在初三那一年疯狂生长,变高变壮变帅,所以一上高中便收割了一大批迷妹。我们班考上这所高中的人并不多,关于陈尤在过去经历的事情,谁又知道呢?男同学只觉得他是个篮球打得很好学习成绩也很好的人,女同学就更不用说了,看他的时候眼睛都能掉到地上。
  
  而我跟陈尤在已经有了一道沟壑的距离。我尽量不再频繁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文理分科后则更是拥有了绝佳的借口。但我又经常忍不住,在角落里偷偷看他打球,平安夜匿名将苹果塞进他的抽屉……
  
  整个高中,我活得十分拧巴。在外人看来,我们是关系稍微好点儿的朋友加邻居,所以当陈尤在向我告白时,我真的是发自心底地吃惊。
  
  在确认他真的没有恶作剧之后,我说出了那件让我觉得亏欠他的事情。“是我怂恿他们丢掉你的鞋子的!当时我就是气不过,也不想跟你这样的人当邻居。我根本不是什么小仙女,也不是真心实意想帮你。你看,我坏死了,糟糕透了。”
  
  陈尤在几乎是秒回,“如果我说,这些我早就知道呢?”
  
  我十分震惊,早就知道却一直假装不知情,不是耍我是什么?但我很快就变得平静,“我觉得你现在根本不清醒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十有八九你并不是喜欢我,只是求胜心作祟。等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自己的心了。”
  
  “多久?”他问。
  
  “不知道,也许明天你就不喜欢我了。”
  
  “我是问你多久才能跟我在一起。”他再问。
  
  “十年。”
  
  4
  
  十年,很多人都喜欢拿这个时间来做约定。我知道很多人也有过十年之约,但真正完成了这个约定的几乎是零。十年,不过是给人判一个长期徒刑。
  
  十年的时间,真的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奶奶患病,家里的大狼狗老死,就连我爸也调任了三次。原先的房子早就没人住了,不再见面和失联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该归还补偿的怎么也不能逃掉。这不,我在给奶奶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就与陈尤在在走廊里迎面遇上了。我们都没有尴尬和震惊,明明知道相遇的概率是随机,但彼此又好像十分默契。
  
  不到半年我们便去民政局扯了证。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陈尤在将我的手紧紧地握住,我打趣他:“如果早知道会在一起,18岁就跟你去领证了,G,白白浪费了十年,不然能收到多少情人节礼物啊!”“你这个傻瓜,是十一年,不过礼物我还是会补给你的。”
  
  “那这十一年,你为什么都没有女朋友?”我当然知道原因。
  
  “因为我学医啊!”他邪魅一笑。这真是医学生被黑得最惨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