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紫砂壶

  陆家村有一户姓陆的人家,兄弟两人,哥哥叫金云,弟弟叫银云。两人早已成家立业,哥哥金云是个木匠,后来拉了支队伍当起了包工头,因为技术精湛,做事踏实,在当地口碑很好,所以请他干活的人络绎不绝,他慢慢也富了起来。弟弟银云原来跟着哥哥打工,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回到家里搞起了家庭养殖,日子也过得比较安稳。
  
  他俩的母亲早已过世,只有一个年迈的老父亲。兄弟俩分家立户后,哥哥说他的日子要比弟弟好一些,就将父亲老陆接到了自己家里,父亲的一切所需均由他承担了下来。
  
  老陆年老体弱,不抽烟不喝酒,平时只有一样爱好:喝茶。一般来说,喝茶也没什么多的讲究,但这老陆对喝茶却非常讲究:一是他一年四季只喝两种茶,春夏两季只喝杭州产的龙井绿茶,进入秋冬就换成云南的滇红。他说,春夏季节地气上升,人的内火也随之增加,喝绿茶可让人平心静气清热消暑;而一到秋冬,天气转阴,人就应该喝补气增阳的红茶。二是他喝茶只用自己的一对紫砂茶壶,从不喝别人递给他的其他茶具中的茶水,就是外出,他也总是从不忘记要带上自己的茶壶。这对壶造形相仿大小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红砂泥制的,一个是绿砂泥的,他喝红茶时只用红壶,喝绿茶时再用绿壶,绝不混淆。至于问他为什么非要这样做,他只是笑笑,说是习惯罢了。
  
  为了满足父亲的这一嗜好,金云特地为父亲备了个小冰柜,专门用来贮存父亲的茶叶。
  
  那天,村里来了一个收古董者。这种走村串户寻觅散落在民间的宝贝的收购者,人们称之为踏地皮客人,这些人往往会用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以超低的价格半蒙半骗地收购觅到的宝贝。当他看到老陆捧着个绿色的紫砂茶壶,正懒洋洋地靠在藤椅里喝着茶,眼睛不由一亮,凭直觉就知道这个茶壶有戏,于是马上走上前去套起了近乎。
  
  “老伯伯好!喝茶来着,我正好嘴巴也有点干了,能不能给我喝上一杯?”
  
  “好啊,你请坐,我去拿个杯来给你斟上一杯。”说完就站起身来朝里面去拿杯子。
  
  收古董朋友一看老陆走了进去,赶紧拿起茶壶,一摸壶底,明@感觉到有一方印章刻在上面,他掀起壶盖一看,壶盖里面也是一个篆刻小印,仔细一看上面的4个字是:陈鸣远制。他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这陈鸣远可是清朝康熙年间赫赫有名的制壶高手啊,这壶要真是出自他之手,那价值就……
  
  这时,老陆拿了个杯子出来,见古董朋友在看那茶壶,就随口说道:“这壶不错吧?来,我给你斟一杯地道的龙井,好茶配好壶,那才有好味呢。”说着,接过壶,斟了一杯递给那人。
  
  古董朋友装腔作势地品了一口说:“真是好茶,甘甜醇香,沁人心脾啊。”说完还故意啧了啧嘴巴,好像意犹未尽的样子。
  
  “看来你也是个懂茶之人。”
  
  “是的,我没别样爱好,就好一口茶。”
  
  “那我们可说是趣味相投了。”老陆仿佛遇到了知己,话也多了起来。
  
  “我说老伯,你这茶壶真漂亮,让人看着真有点眼馋啊。”
  
  “是么,我别样东西没有,这样的茶壶倒有两把。”
  
  “哦,那另一把也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吧。”
  
  “没问题,我这就去拿。”不一会,老陆拿出了那把红茶壶来。“怎么样,一红一绿,正好一对。”
  
  古董朋友接过那把红茶壶,这一次不用心虚,大大方方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这正是一对,这红壶与那绿壶一模一样,从品相、制艺、用料、雕花、题款到落章,果然出自陈鸣远之手。
  
  “老伯,我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古董朋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说。
  
  “说吧,什么事?”
  
  “你我都是好茶之人,今天相见也算是有缘。只不过我这好茶之人没有一个好壶,老伯你是否可以转让一把给我?也好了却我的遗憾。”
  
  “这可不行,我啊红壶泡红茶,绿壶泡绿茶,一个也不能少。”
  
  “这样吧,我估摸这种壶也就值个几百一千的,我出高一点价怎么样?”
  
  “不行不行,再高的价我也不卖。”老陆一口回绝。
  
  隔了3天,想不到那古董朋友又找上门来了。这一次,他不仅提着一大包龙井茶叶,说是正宗明前茶,让老伯尝尝鲜,又拿出2万元钱,说他实在太喜欢那壶了,希望老伯能忍痛割爱转让一把给他。不管他如何软磨硬泡,最后把价格抬到5万元,老陆还是没有答应。
  
  这样一个插曲总算过去了。但消息传到了金云银云兄弟俩的耳朵里,金云听了,只是笑着与父亲说:“阿爸,想不到你老喝茶喝出宝贝来了,你可要好好看护好这两个宝贝,别一不小心把这聚宝盆给打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