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岛探险

  张翼是一个城市探险队的队长,他们队组织了很多探险活动,在城市探险界小有名气。但在一年前,他们却停止了聚会,不再组织什么探险活动了。这次应金斌之约,他召集队员们来到了寒水湖边。
  
  湖面很宽,但是很静,连一丝涟漪也没有。湖中间有座小岛,岛上修筑有一座叫黄屋城的古堡。听老人们说,古堡是清朝修的,二战的时候日本鬼子准备用来储存什么宝物。但是,鬼子上岛不到半个月就闹鬼,岛上的鬼子全部惨死。自那以后,湖周围方圆几公里便被划为禁区。
  
  金斌迟疑了一下,指着张翼他们说:“老大,你们怎么只有四个人?那个队员被吓着了不敢来吗?”
  
  老三瞪了他一眼,说:“废弃的教堂、迷宫般的地下城我们是来去自如。老五有事,这次不参加了。”说着,他取下背包扔在地上,拿出了折叠的充气筏。
  
  两艘充气筏一前一后地划到了小岛上,大家上了岸,找了一块平地坐下。他们清早出发,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才来到湖边,现在已经是日上头顶了。金斌叫大家先歇息一会儿,补充一下能量。
  
  四妹欢呼一声,从背包里面拿出了好几个包装袋,说:“来,我们先来烧烤。”不一会儿,大家就把柴火找来了,可是老三却不见踪影。大家站在高处使劲地呼喊也不见他回答。大家有点儿慌了,一起往老三去捡柴火的方向找去。刚转过一个弯,老二便大叫一声:“你们看湖里!”
  
  湖面上静静地漂浮着一具尸体,看衣饰打扮,不是老三是谁?水面上忽然出现了几条巨大的鱼,把老三的尸体给拖了下去。不一会儿,湖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大家转头看向岸边的一块石头,脸上全是惊愕的表情。原来石头上用血写着数字:“124”。金斌吓得直打哆嗦,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莫名其妙的咒语。张翼对老二说:“这地方透着古怪,我们先回去吧!”
  
  老二摇摇头说:“我们无法离开这个岛了,充气筏放了气以后,老三就放进了背包,刚才一起沉下水去了。老大,这血红数字124……”
  
  金斌站了起来,说:“我懂。你们这个探险组是编了号的。现在只有1、2、4,就说明老三死了!”
  
  张翼、老二、四妹一起看着金斌,不发一言。老二冷冷一笑,说:“你到底是谁?刚才你有段时间没和我们在一起,是不是你杀了老三?”
  
  金斌伸手一指大家,说:“刚才捡柴火的时候,可都是各人走一路的,谁都有嫌疑!”
  
  张翼伸手制止了他们,说:“没有证据,我们不要互相猜疑。我出发前安排好了,明儿中午我们还没有返回,会有人来接应的。趁这段时间,我们还是继续这次探险吧!”
  
  金斌说:“老大,听说你们城市探险队的宗旨是: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不知道是不是?”
  
  老二冷冷一笑,说:“进入宝山,岂能空回?你放心,有所得的话不会少了你那份!”
  
  金斌沉默了一下,背着背包向前面走去。走进城堡,一条条小巷伸向深处,地面上满是厚厚的灰尘和腐朽的衣物,偶尔还有破碎的骷髅。金斌一边在前面扫开残破的蛛网探路,一边回头招呼大家小心一点儿。他刚转过一个角,忽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再也没了声息。
  
  后面跟着的三人快步冲上去,小巷中空无一人,只有墙角刚转弯的地上有一个硕大的黑洞,正向外冒着若有若无的寒气,就像一张魔鬼的嘴,正要吞噬他们。四妹指着洞边的墙上说:“看,又有血字!”大家抬头一看,墙上果然也写着“124”三个血红的数字,血水正往下滴。
  
  四妹脸色苍白,哆嗦着说:“他……真的是他来报仇了。”
  
  老二冷哼一声说:“他活着我都不怕,死了我更不怕!我们不要分开,小心一些!”说着,在旁边捡起一块足球般大的鹅卵石扔进了洞里。洞里传来鹅卵石滚动的声音,良久才传来一声隐隐约约的水响。
  
  张翼说:“这是城堡的下水道,通往湖里,谁掉下去了,都无法生还。”
  
  老二说:“那次事件,除了我们活着的四个人以外,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
  
  太阳一落山,城堡里面到处都是巨大的阴影,更加剧了恐怖气氛。他们三个人找到一间稍微干净一些的房间,燃起篝火,把带来的东西拿出来,狼吞虎咽地吃着。大家都不说话,除了嚼食物的声音,就是柴火偶尔爆发出的噼啪声。
  
  老二吃饱喝足,站起身向外走,说:“我得去方便一下。”张翼也站起来,摁亮了手电跟了出去。
  
  他们刚出去不久,就传来一声惨叫,o接着,一个人影跑了进来,四妹尖叫一声。那人大叫:“是我!老二已经死了!”原来是张翼进来了。他说,他在距老二几米远的地方站着,忽然听见老二惨叫一声,连忙转过墙角,摁亮手电照去,可是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人影。老二正在大解的时候,被一块鹅卵石砸中后脑勺,当时就没了呼吸,连裤子都没穿上。墙上仍然写着那几个数字,“124”!
  
  四妹不说话了,喃喃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我们都该死!”
  
  这个组还有一个编号老五的兄弟。在去年12月4日那天夜晚,他们去一个地下城市探险的时候,因为老二要带走里面的文物,遭到老五的制止,两人便发生了争执。在斗殴中,老五摔下了深沟。四妹大哭,让他们想法把老五救出去。可是,他们三个男人看老五头骨都摔破了,已经没有救治的希望,就狠心放弃了。老三更是一脚就把他踢进地下城市的下水道里。
  
  他们出来后,怕有人查询老五的下落,一直没有再聚会。可是一年来也没有人追究老五的失踪之谜,倒也风平浪静。现在的“124”血字仇杀,到底是活人复仇,还是厉鬼追魂?
  
  张翼凝视着四妹,忽然笑了,“我知道一点,死了的人不会是凶手,活着的人才是!”
  
  四妹刚点头,忽然觉得肚子一痛,低头一看,张翼手里那柄匕首正扎在她的肚子上,血汩汩地往外冒,身体也往地上倒去。这时一个人突然冲进来,放下一个陶罐,猛地把四妹抱在怀里,使劲地摇晃着,大声道:“四姐,睁开眼睛仔细看看,是我啊!”
  
  四妹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面前是金斌那张脸。金斌继续说:“四姐,我就是老五啊!”四妹脸上淡淡一笑,可是那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金斌刚站起来,张翼已经把匕首对准了他。张翼狞笑道:“你如果真的是老五,那么去年12月4日就已经死了,不该活着;如果不是老五,那么我也不能留下活口,你也得死!”
  
  金斌淡然一笑,“在12月4日之后,托老天的鸿福我没有死。头骨摔变形了,我就去做了整形手术,所以你们无法再认出我。于是,我开始了复仇!我要清除你们这些城市探险队中的败类!”
  
  金斌以这座古堡为诱饵,在分散捡柴火的时候,用木棒砸死了老三。因为在这个小队中他是唯一的新人,理所当然地成了被怀疑和提防的对象,于是他不得不利用对城堡的熟悉,故意掉进黑洞,造成自己也死亡的假象,在暗处寻找机会。正在大解的老二就是被他砸死的。没想到他还没对张翼下手,却让张翼把四妹给杀害了。
  
  金斌看张翼目光贪婪地盯着地上的那个陶罐,就抱了起来,狠狠地往地上一砸,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张翼刚要发火,忽然闻见一股刺鼻的气味,身体猛地软了下去。
  
  金斌哈哈一笑,“那是日本人留下的毒气罐!几十年前,这个古堡里面的人砸碎了几个毒气罐,和这岛上的日本人同归于尽,今天……”
  
  金斌依稀记得,二战的时候日本鬼子曾经想在这岛上建造毒气实验室,可是却不了了之,这一带就成为死亡地域。没想到今天他们五个人也全部葬身在这个岛上。到底谁是真正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