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狮的秘密

  金明华是个石匠,开着一家石雕厂。但厂子的生意很不景气,入不敷出,他很着急,但又无可奈何。这天,他正在办公室里唉声叹气,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就随口说道:“请进——”
  
  随着开门声,M来一个年轻人,赔着笑脸说道:“金厂长,我想问问你,你这里有老狮子吗?”金明华笑了:“啥叫老狮子?是要雕出老狮子的模样,还是早些年雕刻成的狮子?”年轻人掏出一张纸递给他:“我要找这样一头老狮子。”
  
  金明华接过纸来一看,见上面手绘了一头石雕南狮。他问年轻人:“你找这头狮子干吗?”年轻人忙解释说,他也是受人所托,要找这么一头老狮子,如果找到了,愿意出高价购买。金明华不觉笑了:“你真找对人了。我家里就有一头。你跟我去看看吧。”
  
  年轻人喜出望外,连连点头。
  
  金明华开上车,带着年轻人来到风华小区。车一停下,年轻人就惊疑地问道:“你家不在华水村呀?”金明华笑着说,华水村风光好,早就改成旅游区了。政府给他们建了风华小区,旅游区里原先两个村子的村民都搬到这里住了。年轻人点点头,跟着他上了楼。
  
  金明华打开一间屋门,靠墙放着一头石狮。石狮是用汉白玉雕成的,因年代久远,石头表面已经有些老化了。但那石狮雕刻技艺精深,雕工细腻,狮子昂首挺胸,圆睁双目,微张着嘴,很是威武。年轻人奇怪地问:“你家屋里怎么会放头狮子?”金明华说:“这是我爸的宝贝,他不让卖,也不让扔,只好在屋里放着。”
  
  年轻人不再说啥,围着狮子左拍右照。金明华问道:“是这头狮子吗?”年轻人说:“我也不知道。我这就把照片发过去,让他看看。”金明华道:“八成不是。我家这头狮子,没啥来历,就摆在家门口,值不了钱。”
  
  客人回过微信来,年轻人钻到狮子的肚皮下面,接着拍。金明华有些奇怪:“哎,你这是拍什么呢?”年轻人说:“客人让我拍的。我也不知道啊。”年轻人拍完了,从狮子肚皮底下钻出来,正准备发照片,金明华拦住了他:“你先不要发。”年轻人一愣,金明华说:“我先看看是否隐藏着啥秘密。”年轻人把手机递给他。
  
  金明华接过手机来仔细看着。他原本以为狮子下面不会有啥东西,他自己就是个石匠,雕的狮子多了,但主要注意的就是外表,肚子下面是最隐晦的地方,外人根本不会看到,他也就不怎么用心。但客人让年轻人钻到狮子肚皮下面去拍照,他就觉得应该藏着啥秘密,得看一眼。这一看不打紧,他看到狮子的两条腿的内侧果然刻着字。一边写的是金泰然,另一边写的是金泰洛。金泰然是他老爸的名字,金泰洛是他伯伯。石狮子的腿上为什么要刻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呢?难道这石狮子隐藏着什么秘密?金明华删除了照片,对年轻人说:“这狮子是我爸的,我得先请示他,才能决定让不让你把照片发给客人。”
  
  年轻人问道:“你父亲在哪儿呢?”
  
  金明华说:“他去台湾了,十天后就回来。”
  
  年轻人问道:“你能不能微信跟他联系一下啊?客人很着急的。”
  
  金明华上了微信,给老爸金泰然发了信息,但迟迟没有收到回信。他只好对年轻人说,等老爸给了准信儿,他就跟年轻人联系。年轻人大失所望,无奈地点了点头说:“也只有如此了。”他给金明华留下了姓名和联系方式。金明华这才知道他叫施小宇。施小宇一再叮嘱金明华,有信儿了赶紧跟他联系,然后才悻悻地走了。
  
  送走了施小宇,金明华心里反倒不踏实了。看施小宇那样子,分明就是费了很大的周章,然后直奔着他家的石狮子来的。按常理来说呢,石狮子一般是大单位要摆放在大门两侧的,自然是两头一对,谁会要他们家这样一头独狮?如果是一对,能卖个三四万块钱就不错了。但这位神秘的客人却肯花高价来买他家的独狮,这就很奇怪了。
  
  金明华兴致大增。他寻来手电筒,仰面朝天蹭到狮子肚皮下面,一点儿一点儿照着,看着。遇到有个凸起啥的,就用手摸摸,扳扳,看是不是机关。可他把狮子的肚皮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也摸了个透,除了腿上那两个名字,还是啥秘密都没发现。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音,他赶紧钻出来。
  
  果然是老爸微信联系他,老爸问他有啥事,金明华就把施小宇想高价买石狮子的事讲了。金泰然一听,马上就拨过电话来,急切地喊道:“石狮子不能卖!”金明华问道:“爸,那头石狮子里隐藏着啥秘密吗?”金泰然说:“没啥秘密,就是我对你大伯的一点儿念想。”金明华一听没啥秘密,就有理了,提高了声音说:“爸,卖了狮子,咱们才会有机会啊。”金泰然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有气无力地说:“你看着办吧。”
  
  金明华就给施小宇打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施小宇给他回了电话,说客人已经确认了,这头石狮子正是他要找的,愿意出四十万的价钱购买,问他愿不愿意。金明华一听有这么多钱好赚,当即就答应了,嘴巴也乐得扯到了耳朵根上。施小宇让他等着,说他这两天就带客人来跟他做交易。
  
  三天后,施小宇带着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来到了石雕厂。金明华正在等着他们呢,施小宇给他们两个人做了介绍,金明华才知道,这位客人是华裔,也姓金,名叫金仲轩。两个人握手寒暄,金明华笑着说:“真是巧了,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金仲轩也笑着说:“是啊,是啊。”金明华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出高价买这么一头独狮呢?我很好奇。”
  
  金仲轩说,也没什么奇怪的。金明华的爷爷金德玉,是有名的雕刻家,只可惜他的艺术造诣还不被人认可,等到人们认可的时候,他雕刻的作品可就价值连城了。这头独狮,是他作品的杰出代表,自己赶早收集,也是为了日后能卖个好价钱。金明华又问金仲轩是怎么知道他们家有这么一头石狮子的。金仲轩说,自己的祖上看中了这件石雕,找金德玉谈过,金德玉不肯卖,这才拖延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