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兽

  田庄村边有个水库,因长年失修,水患严重,村民苦不堪言。大家都说水库里有水兽,一种头上长角、四足、像绵羊的怪兽。之所以长年发生水患,与这水兽有关。
  
  话说村头有家旅店,店主柳富贵,一直秉承笑口迎客、诚信经营的理念,南来北往的客商,在他这儿从来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没有不满意的。
  
  这天,店里来了十赘隹蜕蹋穿着奇奇怪怪,一看就是远路来的,风尘仆仆,走了不少路。柳富贵自然笑脸相迎。
  
  客商见掌柜的待客和气,也都笑脸说话,对柳富贵客客气气,只是话不多。唯有一个驼背老头,像是这伙客商的头,出面跟柳富贵答对。
  
  驼背说:“掌柜的,打扰您了,麻烦给我们准备6间上房,我们好好歇一晚,明天一早上路。”
  
  柳富贵答应一声,把二楼几间上好的房间全安排给了他们。
  
  许是长途跋涉累了,他们到二楼房间,两人一间房分配好后,没多久就熄灯睡了。柳富贵在柜台前清算一天的开支,手中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可是没多久,二楼传来的打鼾声很快压过了他的算盘声。
  
  这鼾声简直是打雷啊。来住店的客人不少,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打鼾声。柳富贵实在受不了了,就想上二楼提醒下客人,别打扰别人休息。
  
  柳富贵放下手上的账目,轻抬脚,慢迈步,上了二楼。鼾声正是从楼梯口第一间房传出来的。柳富贵抬手想敲门,可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他趴在门上,透过门缝,借着窗外射进房间的月光,想看看房内的情景。
  
  这一看,柳富贵差点吓尿了裤子。
  
  房间内哪有客人的影子,只见两只大鳖精趴在床沿上,伸着长脖子,打着呼噜。睡得那叫一个香,呼噜打得那叫一个响。
  
  柳富贵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待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其他几个房间也不敢看了,悄悄从二楼下到了一楼。
  
  这还了得,大概是田庄水库里的水兽派来的,太吓人了,估计最近要出事。为了证实自己不是老眼昏花了,柳富贵把店里的几个伙计喊过来,一起到二楼查看情况。结果还是那样,几个人眼里看到的还是鳖精。因为事先有心理准备,没人声张,他们又悄悄下了楼。有伙计说要报官,被柳富贵拦下了:“这是鳖精,不是人类,报官有个鸟用,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你们都去忙吧,一切由我应付。”
  
  既然掌柜的这样安排了,几个伙计悄悄回去安歇了。柳富贵一个人一晚上没敢睡,坐在柜台那儿瞪着俩眼,一直往二楼上瞅,愣是这样干坐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驼背他们下楼了。柳富贵满脸堆笑,壮着胆子问:“昨晚睡得可好?”驼背意犹未尽:“床铺真舒服,好久没睡得这么香了。真是谢谢掌柜的了。”说着掏出钱要结账。
  
  柳富贵冲驼背笑笑:“恭喜大家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中的一位客官是本店开业以来的第1000位客人,这样你们这批贵客我们只收一个铜钱。你们运气真好。”说着,只从驼背手中取了一枚铜钱算作住店钱。
  
  驼背略为一愣,脸上马上堆笑:“真的吗?那我们太幸运了。真是太感谢掌柜的了!”说着,把钱收了起来,“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祝掌柜的财源滚滚,钱海涛涛。”
  
  说着招呼大家过来给柳富贵鞠躬感谢。柳富贵赶紧从柜台里跑出来,一个劲地还礼:“可使不得,使不得。欢迎贵客下次路过时还来小店,到时照样免单。我们这儿的幸运客商是永久性的。”
  
  驼背他们一听,都高兴地鼓起了掌。他们匆匆吃过早饭后,跟柳富贵告辞,然后上了路。
  
  他们一走,柳富贵这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起不来了:“可吓死我了。”店里的客人都过来问怎么回事,柳富贵还没张口呢,几个伙计嘴快,对大家嚷道:“吓死人了,昨晚我们这些人都亲眼所见,这是一伙水里的精怪啊。那鳖精的鳖盖足有一个摊煎饼的鏊子那么大,太吓人了!还是我们掌柜的聪明,都没敢跟他们要住店钱,找了个借口,打发他们满意地走了。”
  
  既然这么多人亲眼所见,那肯定假不了了。很快,田庄水库里的水兽派“鱼、鳖、虾、蟹”等精怪出来巡视人间的事,传遍了整个县城。人人惶惶不可终日,不知如何是好,生怕一不小心这些精怪到了自己家里,那就麻烦了。
  
  这时,柳富贵站了出来,开始募捐,他要用这些钱修水库,安抚水兽,解除水患。他说:“我们把水库修好了,水兽肯定感激我们,以后也就不会再派精怪出来吓人了。”柳富贵作了示范,掏出了50两银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他的带动下,大家纷纷效仿,开始掏钱修水库。一个铜板不嫌少,百两、千两银子不嫌多,募捐的场面异常火爆。
  
  周围几个大乡绅财主,见别人都捐款,也不好意思装聋作哑,为了面子,最少的也捐了100两银子。有了这些大户支持,修水库的银两很快筹齐了。
  
  当地的知县姓邵,听说老百姓自发募捐修水库后,也从库银里拿出1000两银子,作为修水库的资金。最后,所有的钱财都送到了官府。邵知县十分高兴,专门以官府的名义贴出告示,感谢老百姓这种自发的募捐行为,并派专人监督,开始修建水库。只见浩浩荡荡的施工队伍,站满了田庄水库周围,一场声势浩大的大会战打响了。
  
  凡是参加修水库的老百姓,每天管两顿饭,给两个铜钱。有饭吃,还有钱拿,田庄及周边村子里的壮劳力和闲散人员,纷纷跑到工地上劳动。饭是天天管,钱是一天一发,人人高兴,干劲十足。
  
  终于,水库修好了,而且很好地经受了汛期考验。这一年洪水来时,虽然凶猛却被水库老老实实束缚住了,没有发生水患,看来修水库有了成效。
  
  这天,邵知县召集周边的乡绅财主,连同柳富贵一起,召开了一个庆功会,感谢乡邻为修建水库做出的贡献。
  
  庆功会现场,邵知县还专门请了戏班子,演三天大戏,以示庆贺。
  
  最后一场戏是《追鱼》,只见演员们穿扮起来,一个个水中的精怪活灵活现。突然,舞台上出现了一个驼背龟丞相,慢慢走上台来,唱功十足,观众叫好声不断。别人都沉浸在戏里,台下的柳富贵定晴一看,这龟丞相不就是那晚上来自己店里的驼背吗?
  
  这时,有人拍柳富贵的后背。柳富贵一回头,原来是邵知县。只听邵知县满脸含笑:“柳掌柜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配合,这龟丞相住店的戏,也不会做得这么足。后来募捐的事也不会这么顺利。”
  
  柳富贵赶紧跪下:“这都是知县大人的功劳,小人只是打打下手,按照您的吩咐行事而已。”邵知县一把拉起柳富贵:“你就别谦虚了。你功不可没。好了,看戏吧,水兽要出场了。”
  
  柳富贵唯唯诺诺:“遵命。”原来,住店的客人变鳖精,以及柳富贵故意让伙计上楼查看等,都是柳富贵受邵知县之托,故意安排的。驼背他们就是一个戏班子里的戏子,弄个鳖精道具,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这时,只见舞台上,一只四脚两角长得像绵羊的怪物出场了,在舞台上左跑右跳,摇头晃脑,不知所云。再看邵知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舞台上,抬起一脚把水兽踢了个四脚朝天,滚下台去。
  
  邵知县鄙夷地瞅了眼踢下台的水兽,然后朝人群一拱手:“各位乡邻,田庄水库水兽传说由来已久,实在害人不浅。现在经过大家的齐心协力,水库修好了,也刚刚经过了洪水的考验,刚才这水兽也让我一脚踢下台,寿终正寝了。现在天下终于太平了,邵某在此谢过各位乡邻了。”说着朝台下深深地一躬,许久才直起身来。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只有柳富贵一个人心里不安。邵知县让他配合演了一场水中精怪住店的戏,并由他带头募捐修水库的钱财,一开始他还觉得憋屈和不安,感觉一是骗了大家,二是因为精怪住店的事,影响了他店里的生意,别人都不敢来了。可是修水库这几个月来,因为水库上人来人往,官府把做饭的事,承包给了他的店一部分,这样他的店里天天爆满,他挣了个盆满钵满,成了最大的赢家。
  
  这时,柳富贵走到台上,跪在邵知县脚下,手托3000两银子:“这是小人最近几个月的收入,现在全部奉献出来,以供水库日常管理修缮之用度。”
  
  邵知县扶起柳富贵,带头鼓起了掌。掌声经久不息,传出去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