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酒店,手机不同,价格不同

  价格歧视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常见,一般可以分为三种:一级价格歧视,二级价格歧视,还有三级价格歧视。一级价格歧视,也被称为完全价格歧视,即卖者为每一位买者及其所购买的每一单位商品制定不同的价格。二级价格歧视,是指卖者根据不同的购买量,分批确定不同的价格。
  
  三级价格歧视,是指卖者对不同市场上的不同消费者制定不同的价格。划分不同市场的主要依据包括地理差别、产品用途、时间、收入水平、性别和年龄等。
  
  金庸在《鹿鼎记》中就讲到了“小桂子”韦小宝有一个关于价格歧视的“奇思妙想”。韦小宝梦想通过生擒吴三桂扬名立万,还幻想通过吴三桂发大财。书中第四十五回写道:“自己若在战阵之中,决计不能让吴三桂如此一死了之,定会想个法子,将他活捉了来,关入囚笼,从湖南衡州一路游到北京,看一看收银子五钱,向他吐一口唾沫收银子一两,小孩减半,美女免费。天下百姓恨这大汉奸彻骨,我韦小宝岂有不花差花差哉?”韦小宝提到的就是三级价格歧视。
  
  畅销书《卧底经济学》的作者蒂姆·哈福德被誉为“当前最幽默的生活经济学大师”,他讲到了地铁站旁的星巴克咖啡。他说,肯定有人从咖啡售卖中赚到了大钱,但赚大钱的人是房东而不是星巴克老板。我们关心的是价格歧视,不是谁赚了大钱,但我们一定要记住“羊毛出在羊身上”。星巴克采用“自首策略”让顾客暴露自己的特征,从而进行差别定价。它提供的产品要么数量不同(大杯或小杯),要么口味不同(生奶油或白巧克力),实际上体现的是二级和三级价格歧视。上网一搜,我们还可以搜到国内关于星巴克进行价格歧视的铺天盖地的报道。我们以2013年10月23日的一篇蟮牢例。就北京星巴克而言,咖啡豆1。6元+牛奶2元+一次性用品1元=4。6元,每杯354毫升的星巴克拿铁咖啡物料成本不足5元,售价为29元。同样的一杯咖啡,换算成人民币,伦敦的售价是24。25元,芝加哥的售价是19。98元,孟买的售价则只有14。6元。这种情景是典型的三级价格歧视。另外,哈福德也提到了一级价格歧视,比如二手车销售员或者房地产代理商就可以施行这样的价格歧视。
  
  在中国组织经济学研讨会微信群中,有几个学者曾经讨论过新形式的价格歧视。有个人说:“今天在携程订酒店,拿着三台手机对比价格,每晚每间苹果X比苹果8Plus贵40多元,苹果8Plus比苹果7P1us贵十几元……家有苹果4啊苹果5啊的千万别扔了,留着订酒店吧!”另外一个人说:“我朋友用苹果X买25公斤的行李额是120元,我用苹果7Plus买是98元。”这可是数字经济中的价格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