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雄鹰

  在阿富汗,我们遇到了一位独腿老人,老人自我介绍,他叫阿里,是一名阿富汗老兵,现在负责着一个叫作“协助残疾人就业中心”的组织。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我好奇地问。
  
  阿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子,他翻开,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很多小字。阿里说:“他们都是残疾人,在战争中身体受到伤害,心灵也饱受摧残。我这些年就一直在搜寻这些残疾人,告诉他们可以来我这里工作。”
  
  老人的一番话,让人备受触动。眼前这位独腿老人,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伟岸了许多,俨然一位隐于市井的伟人。
  
  一路走来,我们总会遇到这些让人肃然起敬的平凡人。索马里的武大留学生、在爆炸中失去双腿的少年、巴基斯坦的中国陵园守墓人……生活于他们并不公平,给了他们更艰难的路、更灰暗的色彩,他们却用自己的方式,踏出了另一番天地,描绘了另一抹缤纷。
  
  “你的腿……”收回思绪万千,梁红眼眶泛红地问道。老人说:“我以前是一名军官,手下带着一支25人的部队,在喀布尔和赫拉特两座城市执行任务。有一次,我们奉命拦截一辆向伊朗输毒品的卡车,因为这辆车返程时会运回支援‘圣战者游击队’的武器弹药。我们部署了一次伏击,但是我不慎踩到了地雷……非常突然,我依然记得当时我有多么痛苦。有的时候我甚至在想那一切只是一场梦,我的腿还在。直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我想开口安慰老人,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我们可以用很多词汇、很多镜头来记录战争的残酷与无情,而眼前这位老兵空荡荡的裤腿和他的故事带来的冲击,依然震撼无比。
  
  见我们集体沉默的样子,阿里反倒爽朗一笑,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放弃生活的希望,我们依然能在工作中找到活着的动力和尊严。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同事们吧。”
  
  阿里拄起拐杖走在前面,我们跟着他,下了几十级楼梯,进到地下室。不到30平方米的空间里,有10个工人正在全神贯注地工作着:有的坐在缝纫机前缝制,有的就蹲坐在地上作业。而且每个人,都很明显地身有残疾,有的没有手,有的没有脚,还有一位半个身体都是残缺的。
  
  阿里说,这就是他们的工厂,他们生产制造书包来卖,自力更生。
  
  泪眼婆娑的我已经不忍再听下去。上班路上、自己家中……种种莫名人祸,毁掉了他们健全的身体、完整的生活,就此剥夺了他们或许平凡普通但是美好的生活,将他们推入深渊,陷入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创伤之中,让人生走入一条本不该是这样的路。
  
  眼前的小作坊,或许于他们而言,已经习惯或者满足了,他们还可以工作,每天高强度的劳动,来让他们维持生计。可是,可是他们本不该是这样,他们本该拥有更多,拥有另外一种人生。
  
  我拿起一个书包,上面绣着一个标志:一只坐在轮椅上的雄鹰。
  
  阿里老人说:“我们曾经是雄鹰,我们曾经是安全部队的成员,但是后来我们成了残疾人,某种程度上,成了没有用的废人,但永远不要认为我们是没有用的。轮椅上的士兵,仍然是自由的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