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鸡故事

  周一早上刚一上班,财务科的小宋就找到胡一平,说他的照片里没鸡,让他重新拍一张,不然就没办法发补贴了。胡一平惊诧地说:“怎么会没鸡?拍完照片我特意看了,有鸡呀!”
  
  小宋见他不信,就让他跟着自己回办公室去看照片。
  
  局里承担了横山村的对口扶贫任务,怕干部们走形式,特别推出了一项措施,就是干部们要拿着跟扶贫对象还有项目合影的照片,财务才给发补贴。周一平帮扶的是村东的王大有,项目是养鸡,他每回去了,都要跟王大有拍张照,让王大有抱着那只大公鸡。这个周六他真去横山村了,也跟抱着大公鸡的王大有拍了照。拍完照他特意看了,王大有怀里抱着那只大公鸡呢。
  
  进到财务科,小宋打开电脑,找到那张照片,让胡一平看。胡一平凑近了看,王大有虽然摆着抱公鸡的姿势,可他怀里确实没有公鸡!他忙着掏出手机,找到那张照片一看,王大有的怀里果真空空如也。哎,这是怎么回事呀!他没说假话。拍完照片,他怕没鸡,还特意看了看,看到王大有怀里抱着鸡,这才走的。难道当时自己眼花了,或者是漫不经心没注意看?胡一平决定再去一趟横山村,重新拍一张照片。
  
  一个多小时后,胡一平就赶到了王大有家。王大有正喂鸡呢,见他进门,不觉吃了一惊,结结巴巴地问道:“胡科长,你怎么来啦?”胡一平气嘟嘟地说:“周六咱们拍的那张相片里,没鸡,得重新拍一张。”王大有很是吃惊:“没鸡?鸡呢?”胡一平掏出手机来给他看。王大有看完更吃惊了:“拍照的时候我明明抱着鸡呢,咋照出来就没了?”胡一平说:“鬼才知道。快点吧,捉鸡拍照。”
  
  王大有跑到鸡群里,捉住了大公鸡,抱在怀里,喊他老婆来给他们拍照。胡一平和王大有站到一起,他还轻抚着大公鸡光滑的羽毛,王大有的老婆拍下了照片。
  
  胡一平接过手机来一看,上面确确实实有大公鸡了,他就对王大有说:“行了。”王大有放开了大公鸡,大公鸡咯咯地叫着,跑到一群母鸡中间去寻欢作乐了。
  
  胡一平看着照片,很满意。他想给小宋把照片发过去,让他确信照片上有鸡。可是,山里没信号,微信根本就上不去,胡一平只得作罢。他跟王大有道了别,赶回城里。
  
  来到财务科,他把手机递给小宋,赌气地说:“你看看清楚,上面有鸡!”小宋接过手机看了看,迷惑地问道:“鸡在哪呢?胡哥,我没见到鸡呀。你别这么逗我,行吗?”说着,小宋就把手机递还给他。
  
  胡一平接过手机一看,顿时惊得瞠目结舌。照片上又不见了那只大公鸡!胡一平呆愣愣地看着手机上的照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正好陈局长过来说事,在门口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进门后目光一瞥,就看到了那张照片,不无揶揄地说道:“鸡飞了吧?”胡一平连忙辩白:“我们真是抱着鸡拍照的!”陈局长不高兴了,问道:“鸡呢?”胡一平拍着胸脯说:“我们真是抱着鸡照的相。不信,你可以问王大有!”
  
  他掏出手机来,这才猛然想起王大有根本就没手机,家里也没电话,还真没办法找到他。他张了张嘴巴,却说不出话来。陈局长冷冷地说:“现在到了扶贫攻坚战的关键时期,可有的干部就是不当回事儿,下都懒得下去。局里要求干部跟项目合个影,这要求不高吧?可是,有的干部还是办不到。”
  
  陈局长虽然没点他的名,可这明显是在说他呢。胡一平赌气地说:“我再跑一趟,就不信拍不回张照片来!”
  
  他大步出了门,再去横山村。补贴事小,陈局长的印象事大呀。不把抱着鸡的照片拍回来,他下半辈子的官途就毁了。
  
  一个多小时后,胡一平又赶到了横山村。王大有看到他,更加吃惊了:“胡科长,你怎么又来了?”胡一平愤愤地说:“我刚照的照片,回去一看就没鸡了。”王大有给气乐了:“胡科长,你这是撞啥鬼了?”胡一平说:“撞着你家那个鸡鬼了!快,把它捉来!”
  
  王大有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要说那只大公鸡犯了邪性,咱就换只鸡?”胡一平气急败坏地说:“就要这只鸡!”王大有只好又跑进鸡群里,把那只大公鸡逮来了。胡一平瞪着大公鸡看,大公鸡也瞪着小圆眼睛盯着他看。胡一平伸手就在鸡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害人精!这一上午害我跑两趟了!”那大公鸡“咯咯”一叫,伸长脖子,就往胡一平脸上啄。亏得胡一平闪得快,才没有被啄到。胡一平一把掐住了鸡脖子:“胆儿肥了你,敢啄我!我看你啄,看你啄呀!”
  
  他把手机递给王大有的老婆,让她赶紧照相。王大有老婆退后几步,正要拍照,忽然又把手机放下了,嗫嚅地说道:“胡科长,甭拍了,鸡都死了。”胡一平低头一看,大公鸡软绵绵地垂着头,真死了。他愣了愣,懊恼地说道:“完了,这回全完了!”
  
  王大有说:“胡科长,正好,我把它炖了,请你喝酒。”胡一平气得直跺脚:“我哪有心思跟你喝酒啊!完不成扶贫任务,只怕我的科长都保不住!”
  
  王大有倒愣住了:“就死了一只公鸡,也就值个二三十块钱,咋就影响你扶贫了?”胡一平不便跟他讲,只有跺脚的份儿了。他也没心情照相了,开着车就回了城里,一头钻进了陈局长的办公室,哭丧着脸说:“陈局长,我的宝贝公鸡死了!”陈局长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愣怔怔地看着他。胡一平又急切地f道:“请你批我休年假吧!”
  
  陈局长叫他坐下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胡一平可就不敢再隐瞒了,一五一十地讲起来。局里下达扶贫任务后,胡一平和王大有家结成了对子。他到王大有家看了几次,对王大有家的基本情况了解了,就帮王大有想了一条致富的途径,那就是养鸡。王大有也听他的话,把鸡养起来了。可王大有也是头一回养鸡,鸡死了不少。胡一平再一算账,王大有家还不够脱贫的。他把这个苦恼跟一个商家讲了,那个商家就帮他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那个商家会出笔钱,赞助市里搞个最美公鸡大赛,王大有家那只大公鸡得个二等奖,拿到5000块钱,就能凑到脱贫线了,胡一平也好交差了。现在那公鸡死了,胡一平的希望彻底泡汤了,他不想扯局里的后腿,就想利用年假的时间,彻底跟王大有吃住在一起,帮他想一条致富的路子。
  
  听他讲着,陈局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一会儿,他才问道:“要不是公鸡死了,你是不是还不会跟我讲这些?”胡一平说:“但凡能把事情糊弄过去,我都不会跟你讲啊。”陈局长点了点头说:“你还算实在。好了,我批你假了,你就去吧。”胡一平收拾行李,就奔了横山村。
  
  陈局长心里可就不踏实了。他上网一搜,即刻惊得目瞪口呆。就在今年,市里忽然冒出很多五花八门的比赛,有各种工艺的,还有特产的,有游戏的,甚至还有比虫比动物的。胡一平说的那个最美公鸡比赛,不过是其中之一,还不是最奇葩的。再一看,赞助商都是商家,他们的业务范围都需要政府部门的审批。甭说了,其中一个大奖,就是给那位扶贫对象留下的。他找局里的干部一调查,发现局里不少干部都在走这条捷径。
  
  陈局长很生气,马上写了一份报告,打给了市里,请求停止这些不着调的比赛。市里很快就下了通知,说是要严整这些花里胡哨的比赛。陈局长不觉又担心起胡一平来。他让司机开着车,带他来到横山村。
  
  来到横山村,找到王大有家,却见王大有正在喂鸡。鸡群中有只大公鸡,高大雄壮,浑身的羽毛金亮亮的,尾巴高高立起,说不出的威风。他越看越喜欢,就问王大有:“胡科长不小心掐死的那只大公鸡,比这只还威风吧?”王大有笑了:“胡科长可喜欢大公鸡了,怎么舍得掐死!”陈局长一呆:“他怎么跟我说不小心掐死了公鸡?你跟我讲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大有只好说,这是胡科长编排的一出戏。很多干部,不是踏踏实实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而是想尽办法应付差事。但那都不是长久之计啊。胡科长看在眼里,急在心头。那天,他看到大公鸡,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他先造了一个公鸡从照片中逃跑的噱头,吸引了陈局长的注意,然后借着公鸡死了,讲出实情,激起了陈局长的义愤。陈局长写了报告,快速打到市里,这才煞住了这股歪风邪气。
  
  陈局长如梦初醒:“这小子,这是在引蛇出洞啊!你快告诉我,他上哪儿去了?我得好好骂骂他。敢利用我,真是反了天了!”王大有这才说,胡科长看到山里盛产野菜,觉得这是一条致富的路子,跑到邻市的食品厂去联系了。陈局长听了欣慰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