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的一群羊

  青山乡新来了一位年轻的秘书小宋。这一天,他跟着牛乡长到村里慰问贫困户柳大河。这个柳大河,干活拈轻怕重,跟着村里人出去打工,因为干活不踏实,多次被老板赶回来。如今30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窝在家里无所事事,成为村里重点扶贫对象。
  
  牛乡长掏出500元钱,递给柳大河,柳大河说着感谢的话,然后两人握手。小宋赶紧拍了几张照片。
  
  回来后,小宋选了一张照片,写了一篇青山乡牛乡长慰问贫困户的通讯,发到县报上。过了几天,牛乡长把小宋喊进办公室,黑着脸,扬着县报吼道:“真是乱弹琴!”原来县长看了通讯,打电话给牛乡长,表扬他让贫困户养羊脱贫,打算明年把青山乡树为全县扶贫脱困的标兵。
  
  牛乡长指着照片问道:“这群羊是怎么回事?”照片上,牛乡长和柳大河握着手,背后不远处,是一群绵羊。
  
  小宋忙说:“可能拍照的时候,别人家的羊无意中闯了进来。牛乡长,通讯里并没有写羊的事,县长怎么能只凭一张照片就想当然地解读呢?”牛乡长挥挥手,小宋出去了。
  
  过了不久,牛乡长又把小宋喊了进来,懊恼地说:“刚才给县长打过电话了,县长发火了,他说刚才还在县委会上表扬了青山乡,这不是丢他的脸吗?他不管,这个洞青山乡得想办法堵住。”叹了口气,牛乡长说道:“小宋啊,这是你惹出来的事情,你得想办法。”
  
  小宋轻声说:“要不,我们青山乡干脆借此机会,发动贫困户养羊,让他们脱贫致富。我有个同学,开了个绵羊养殖公司,可以和他合作。”
  
  牛乡长像被蜂子蜇了屁股,腾地站了起来,说道:“不行!”牛乡长已经在青山乡当了20多年的乡长了,之所以一直没有挪窝,就是在扶贫脱困这方面没有做出成绩。也不是牛乡长没有工作热情,他也进行过调研,鼓励贫困户养过鸡、养过虾、养过羊、养过牛、种过果树,办法想了不少,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牛乡长说:“就说这养羊吧,前后扶持过3回,不是偷偷卖了羊,就是把羊杀了吃了。为这,被县领导批评过多少回,还成为全县的笑谈。”贫困户嫌养殖太麻烦,来钱慢,都喜欢给现钱。牛乡长就顺应贫困户的意思,每年分几次送点现金,虽然没有成绩,但也不会被批评。
  
  牛乡长说:“我是怕了这些贫困户。哪一次,不是磨破了嘴皮子?到头来,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小宋笑着说:“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如今,贫困户的思想有可能转变了。”
  
  牛乡长气呼呼地说:“转变了也不行,说实话,我也想当个安稳干部,不想再折腾了。”
  
  小宋小声问道:“那,县长那里你怎么交代?”
  
  牛乡长粗声粗气地说:“再说吧。”
  
  才过了一夜,牛乡长又把小宋找来,原来县长在催问青山乡怎么堵洞,牛乡长摆困难,被县长狠狠地教育了一番。县长在电话里吼道:“你就不能争口气,真的弄一群羊,也好让我脸上有光啊。我堂堂的一县之长,上任不到两年,你就让我脸面丢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是收不回了。”不得已,牛乡长只得听从小宋的建议,同意帮贫困户养羊,让小宋拿个方案来。
  
  两天后,小宋就拿出一个方案来。他打算把青山乡100多户贫困户联合起来,办一个绵羊养殖场,养殖场的地址就选在大青山上。小羊羔和技术由大山绵羊养殖公司免费提供,羊毛和羊肉由大山绵羊养殖公司包销。
  
  牛乡长看完方案,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问道:“小宋,这,这,投入这么大,200多万,乡里哪有@么多资金?”
  
  小宋说:“200多万,平均摊到每户人家,也就两万左右。”
  
  牛乡长瞪着眼说:“人家贫困户,上哪里弄两万元?”
  
  小宋告诉牛乡长,办法早就想好了,省农业厅下拨的扶贫专用资金,每户贫困户可以提供两万元的扶贫贷款,利息很低,但是得乡政府出面担保。牛乡长气嘟嘟地说:“乡政府担保,要是失败了,我不就要负责任?”小宋笑着说:“所以,你得多操心。”
  
  牛乡长沉思好久,说道:“那个大山绵羊养殖公司靠不靠谱,我得去考察,马虎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