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们都是“火锅控 ”

  我叫刘非,汉武帝的兄弟,同时,我也是一名火锅爱好者,为了更好地品尝火锅,我把煮火锅的“鼎”分成了不同的烧煮空间,美其名曰“五格鼎”,算是重庆“九宫格”火锅的鼻祖啦!
  
  这还不算,我还准备了用来放调料的“染器”,还有用来加热调料的“染炉”。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汉朝人吃火锅可是把调料加热以后再蘸着吃的。
  
  有人说我爱火锅成狂,临终前,还嘱咐家里人把“五格鼎”“染器”当作随葬品和自己一起下葬。到了阴曹地府,我还可以叫上好兄弟们一起烫火锅呢。
  
  听了刘非的发言,陶渊明表示不服:“我才是深爱火锅排行榜上的第一名!”
  
  没错,这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晋朝诗人平时也爱吃火锅,而且吃火锅时,还要往锅里放上几朵菊花,好看又好吃。这种颇为风雅的吃法被人竞相模仿,于是诞生了“菊花火锅”。
  
  慈禧太后赶紧为陶渊明打call,《清宫琐记》里就记载着:每到深秋,慈禧太后便叫人采摘菊花,用稀矾水洗净,然后收起来,待到要吃的时候就架起火锅。火锅是原汁鸡汤的汤底,小碟子上是切得很薄的生鱼片和生鸡片,配上少许的酱醋。吃的时候先下生肉片,过5分钟之后,慈禧丢一把菊花花瓣进去,再过5分钟,筷子就能下锅捞了。
  
  慈禧身边有个女官叫裕德龄,她在《御香缥缈录》里对这种美味念念不忘:“鱼片被鸡汤烫熟,滋味本来已经够鲜了,再加上菊花所透出的那股子清香,便觉分外可口。可是自己只能看着不能吃……”终于有几次,慈禧突发善心让这些女官去吃,她们无不争着抢着去吃。
  
  元世祖忽必烈和乾隆正围坐在一起,两人瞟了一眼陶渊明和慈禧:“我们吃肉的,不跟这些吃素的玩。”
  
  要说忽必烈和火锅的故事,发生在七百多年前,那天,忽必烈征战途中,忽然想吃炖羊肉,于是赶紧把厨子叫出来做羊肉。可是羊刚宰了一半,大本营遇到了敌军袭击。关键时刻,忽必烈突然大喊:先吃完羊肉再去打仗!情急之下,厨子赶紧用刀把羊肉切成片,放在滚水里一掠,看颜色熟了就捞出来,撒上点盐就给忽必烈送上去了。吃了热气腾腾的羊肉,忽必烈战斗力爆表,出兵迎敌,大获全胜。
  
  忽必烈把这道菜取名为涮羊肉。因为做法简单,又适合行军打仗(直接往头盔里加水烧开了就能涮羊肉吃),一时间风靡全民。
  
  乾隆也是羊肉火的拥护者。他下江南游玩时,各地“招待部门”都知道他的嗜好,会提前准备好火锅。他不仅自己吃,还举办了一场“千叟宴”,邀请全国各地三千位老人进京赴宴。乾隆特意交代要上火锅,于是当天准备了1500只火锅。可惜当时没有吉尼斯,否则一定可以列入人数最多的火锅宴纪录。
  
  胡适静静地看着楼上争执不休的“皇亲国戚”,淡定地夹了一片鸡肉给对面坐着的梁实秋:“来,吃吃看,是不是和你以前吃的不一样?”
  
  梁实秋是胡适“一品锅”的忠实粉丝,他还专门在文章中提到过:“一个大铁锅,口径两三尺,热腾腾地端上来,里面还在滚沸。一层鸡、一层鸭、一层肉、一层油豆腐,点缀着一些蛋饺,还有萝卜、青菜,味道极好。”
  
  看,完美地解决了吃荤还是吃素的问题。胡适决定推而广之。北大校长蔡元培也曾被他邀请到家里来品尝过一品锅的美味,奈何蔡元培更爱八宝鸭和红烧肉,于是胡适再也没有叫他吃过火锅,改叫了诗人徐志摩。徐志摩只有感叹:胡适你的肠胃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