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非冤家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这话真不假。成记饭馆的老板成明仁眼看着客人都被旁边的包子铺抢走了,恨得牙根痒痒。他决心要把客人抢回来。
  
  他决定先玩儿明的。饭菜做得更讲究了,也用上了更好的料,味道比以前好了一大截,价钱也往下降一降。可过了几天一算,客人没多,本儿上来了,赚得更少了。看来这招儿行不通啊。那就来暗的吧。
  
  成明仁还没想好用什么招儿,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打板。甭说,这是讨饭的来啦。成明仁有个规矩,绝不给讨饭的一个饭团。否则,一传十十传百,都跑你这儿讨饭来,你这饭馆还开不开了?就让他说,让他挤兑,说累了,说饿了,还不见饭,就只能走人了。他眼珠儿一转,计上心来,来到门口,见是两个小乞丐,正有气无力地说着呢,他就喊住了他们:“跟我进来!”
  
  两个小乞丐停住了板儿,跟着他走过来。成明仁把他们带到后院,端上两碗饭菜,两个小乞丐风卷残云般地吃了个干干净净。成明仁看出其中一个大些的是乞丐头儿,该当做主的,就对他说:“你们要是能帮我办件事儿,我就天天管你们饭吃。”
  
  小乞丐忙着问道:“什么事儿?”
  
  成明仁朝外面指了指,然后说,旁边那家王记包子铺,老跟他对着干,他想让两个人去给包子铺捣捣乱,逢到中午就给他说上一个时辰,是打是骂,都坚持住了,下来他这里管饱饭。只是,甭管谁问,都不要把他供出来。两个小乞丐对望一眼,禁不住饱饭的诱惑,就点头应下来。
  
  打从第二天开始,两个小乞丐就准时到王记包子铺去捣蛋了。一到了中午的饭点儿,俩人就像门神一样往饭馆门前一站,板一打,就开始说。开始当然是说老板人善心善生意兴隆,赏可怜人两口饭吃。王掌柜也确实是个善心人,拿着包子出来请他们吃。两个人看着包子直吞口水,却不能吃,然后就开始口出秽语,甚至谩骂。王掌柜也是个聪明人,一看就明白了,也不多说,回去接着蒸他的包子。
  
  两个小乞丐说够一个时辰,就到成记饭馆后院来,成明仁给他们两个人端上饭菜,管饱。第二天,两个小乞丐又到王记包子铺去连说带骂。
  
  依着成明仁的想法,两个小乞丐这么糟践人,耽误了生意,王掌柜被气急了,就该动手了,那小乞丐一伤,他就能到官府去告了。官府那帮人,黑心啊,见到王掌柜这只肥鹅,那还不得想方设法把血都吸净了呀。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两个小乞丐天天去说去损去骂,王掌柜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相反,成明仁饭馆里的生意却是每况愈下。
  
  这天,两个小乞丐骂完了王记包子铺,又过来吃饭。成明仁只给他们炒了一盘辣白菜。大点儿的乞丐不干了:“成老板,你这菜怎么越来越差了?这哪像给人吃的?像喂猪呢!”成明仁也不高兴了,说道:“我让你们去给王掌柜的添堵,你们做到了吗?他家的客人一个也没少,包子一个也没少卖,我家饭馆倒日益冷清了。还想吃啥好吃的?给你们碗白饭都不亏!”大点儿的乞丐把饭碗往桌上一墩,气呼呼地说道:“人家王掌柜大人大量,看我们成天添堵都没骂过我们。再看看你,哼,小爷不伺候你了!”他拉起小乞丐,拎起打狗棒,走了。
  
  成明仁把两碗饭泼到地上,气急败坏地说:“他大人大量,给过你们一个包子吗?”成明仁冷静下来,又暗暗捏了把汗。两个小乞丐要是来给他找别扭,那可就麻烦啦,他的短儿让人家捏着呢。
  
  战战兢兢地等到第二天晌午,并没见两个小乞丐到他门前来,他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转脸再看王记包子铺,人还是那么多,他更有气了。正琢磨着还能用什么招儿,忽然看到一只大老鼠沿着墙边跑过去了。他小眼珠儿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晚上,成明仁悄悄溜出门,探头一看,四下无人,他胆子大起来,轻手轻脚地来到王记包子铺门前。王掌柜家在乡下,在城里租了两间店面蒸包子卖。官府有规定,乡下人不许在城里过夜,他晚上关城之前就得走,等早上开了城门再进来。夜里,包子铺上板。成明仁家是城里的,他就准备在饭馆里猫一宿。
  
  成明仁打定主意后,就备下了家什。来到包子铺前,他就掏出一柄手锯,从门缝下面探进去,再一点一点翘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锯着。锯了一个多时辰,他就在门下面锯出了一个洞,再用灰把洞口的茬口抹了抹。这样,不特别注意,就不会看到这个洞了。看看没有破绽了,他才溜回饭馆。
  
  第二天,他注意看着王掌柜的反应。结果他就发现,王掌柜还是一如以前。等到天黑,他再偷偷潜过来看,见洞还在,还用灰抹着,看来王掌柜并没注意到。他稍稍放了心。
  
  几天之后,他看王掌柜并没注意到门板下面那个洞,胆子就大起来。到了晚上,他就把灰抠下来,再看茬口,就很旧了。他顺着洞往里撒了些米粒。
  
  没过两天,他就看到王掌柜手忙脚乱地往外赶老鼠了。成明仁心里暗笑:客人看到你铺里这么多老鼠,必定想到那些面也被老鼠糟践过了,哪还敢买你家包子啊。可让他惊奇的是,客人依旧络绎不绝。更过分的是,有的客人还来帮王掌柜往外赶老鼠。成明仁的鼻子都要气歪了。
  
  包子铺生意好,成记饭馆总差着一截,成明仁心里不服啊,狠憋着一口气。他天天想着怎么整整王掌柜,想来想去,还真让他给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成明仁的大舅哥,名叫孙甲,在县衙里当捕头。捕头不是官儿,可随便安个罪名就能把人抓进监牢里,严刑拷打,让人吃苦受罪,老百姓都怕他,见到他都躲着走。当天晚上,成明仁买了两包点心两瓶酒,来到孙甲家。孙甲看到点心和酒,就笑起来:“找我肯定没好事儿。直说吧,要干啥?”成明仁就说出了他的打算。他掏出二两银子,递给孙甲。孙甲收下银子,拍着胸脯说:“你瞧好儿吧!”
  
  第二天一早,王掌柜还没到包子铺呢,就见包子铺前坐着好几位捕快。他心里“咯噔”一下,成明仁的大舅哥是捕头这事儿,他也知道啊。他颤颤巍巍地来到铺前,赔着笑脸问道:“各位公爷,你们在这里干嘛呢?”一个捕快说道:“我们最近抓贼挺辛苦,县太爷请我们吃包子。你快去蒸吧,今天的包子,我们全包了。”王掌柜不敢说啥,赶紧去蒸包子。
  
  客人们一听说捕快们把包子全包了,哪还敢说啥,忙着走了。有些胆小的,根本就没敢过来问。
  
  一连5天,捕快们天天来吃包子。
  
  5天之后,捕快们不来了,可客人们也不来了。吃饭就是这样。人家来了几趟,趟趟都吃不到,人家另寻了地方,吃惯了那里的口味,就不会再到你这里来了。王掌柜兢兢业业几年攒下来的客人,几天的工夫就散了,再难聚起。王掌柜一时心如死灰,他退了房子,收拾家什,回l下去了。
  
  那两间房子被人租下来,开起了杂货铺。
  
  整条街上就剩了成记饭馆,成明仁兴奋极了。他备足了食材,准备大干一场,也大赚上一笔。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饭馆里也没人了。入不敷出,这是要关门呀!成明仁急得要挠墙,但想不透其中的缘由,也是干着急没办法。
  
  这天,成明仁正在门口发呆,忽然看到一位熟客从门前走过。他一跃而出,拽住了熟客的衣袖,把他硬拉进来,嘴里更是不停地说着:“大哥,大哥,我求求你了,跟我说句实话吧。”熟客坐下来,说道:“你就说吧。”成明仁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不到我的饭馆里吃饭啦?”熟客说道:“包子铺没了,我为啥还到你的饭馆里吃饭呀?”
  
  成明仁惊得瞠目结舌:“你到我的饭馆里吃饭,和包子铺有啥关系?”熟客这才讲了事情的原委。王掌柜做的包子好吃啊,他们每回进城来,都要给家里人带回一些去。可蒸包子需要工夫等,他们又饿,只好到旁边的饭馆里将就将就,先填饱肚子再说。包子铺关了,他们不再往回带包子了,也就不用再吃饭了。
  
  成明仁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看见几个乞丐在门口骂王掌柜,还听说他的铺子里进了不少老鼠,你们……”熟客笑道:“乞丐馋王掌柜的包子,又吃不着,这才会骂。铺子里有老鼠,说明王掌柜没给老鼠下毒药,咱吃着才放心。我得赶紧打听打听王掌柜到哪儿开包子铺了。你甭说,我以前老给家里人带,自己还真没放开了吃过,现在想起来,还真是香啊。”熟客竟吞了口口水,然后大步走了。
  
  成明仁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他忽然想起来,有句老话,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是,他早没想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