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包爱情

  王子服设计专业毕业,还得过全国性设计大赛的三等奖。这个荣誉让他找起工作来相对轻松一些,很快就在一家箱包工厂里上了班,成为设计科里一名设计员。但是,让王子服尴尬的是,他的设计理念与工厂的发展理念格格不入,几次的设计方案都被老板否决掉,认为脱离现实。为此,老板把他调到车间里,当了一名技术工人。
  
  这事要是搁别人身上,早就辞职不干了。王子服不走,不是他有虚怀若谷的气度,而是舍不得财务部的小丽。他对小丽一见钟情,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小丽追到手。小丽对他不冷不热,请吃饭她去,请看电影也去,但是王子服表白的时候,小丽却笑笑说:“还没有到这一步,要看你怎么表现。”
  
  怎么表现呢?王子服首先想到了买皮包。女孩子们出门都离不开手包,送手包最合适。虽然工厂里也生产女式手包,但是品牌不响,而且是人造革的,要送就送大品牌的,真皮的。只不过,大品牌的女式手包动辄几千上万,作为才上班不久的打工一族,这笔钱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是这难不到设计科班出身的王子服,他决定手工制作一款品牌包送给小丽。
  
  同城里有一家全国性大品牌的大型箱包厂,王子服的老乡在里面当清洁工,王子服去求他买一些皮料出来。老乡摇头说:“工厂管理很严,皮料是专供的,花多少钱都买不出来。不过,边角料倒是可以帮你弄一些,反正最终当做废品卖,不值钱。”王子服忙说行。
  
  弄了一大包边角料回来,王子服开始利用下班时间制作。他依照市场上最流行的款式,加上自己的设计理念略微进行了改进,使外观上的线条看起来更加流畅,然后在上面制作了男孩女孩牵手的漫画图案。王子服把求爱的信息,通过这个图案表达了出来。
  
  看着这个精心制作的成品,王子服兴奋极了。除了没有金属商标,其它地方几乎接近完美,款式、皮料都是大品牌的,虽然全部用边角料拼接的,显得过于花哨,但是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这个包亮瞎眼的标志,注定会吸引目光。趁着星期六休息,王子服拿着手包,兴冲冲地来到小丽的家里。
  
  万万没想到,在王子服眼里接近完美的手包,在小丽的眼里却不值一提。小丽一把扔还给王子服,愠怒里带着几分嘲弄:“王子服,什么意思?送不起就别送,怪里怪气的,让我怎么拿得出手?你就是一个怪胎!”王子服接过包,委屈地说道:“这可是花费了我许多心血,纯手工制作,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小丽冷笑道:“我的爱情不需要山寨货。”王子服沉默片刻,临走时,说道:“你等着,我一定会给你买真正的大品牌。”
  
  本来按计划,假如小丽接受了包,王子服会邀请她吃饭看电影,晚上向她表白,把恋爱关系确定下来。可是,一切都成为泡影,王子服提着包,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时,一辆车停靠在一边,车上下来一位中年妇女,拦着王子服说:“小伙子,你的包真亮眼,让我看看行吗?”王子服递过包,妇女仔细地翻看着,边看边啧啧称赞说:“线条很流畅,图案很浪漫,制作很精细,关键是,这种碎片式的设计很新颖。”王子服笑着说:“不是碎片式设计,原本就是用碎片制作的。”
  
  妇女笑着说:“很不错,是送女朋友的吧?”
  
  王子服说:“是,但是她不喜欢。”
  
  妇女说:“我很喜欢,卖给我行不行?多少钱?”
  
  王子服说:“难得你这么识货,送给你得了。什么钱不钱的,材料都是废弃的边角料,除了花费了一些时间和精力,基本上没花什么钱。”
  
  妇女说:“这怎么好意思呢?虽然你没有花钱,但是花费了心思和精力。这样吧,扫个微信,过几天请你喝咖啡,认识一下,多个朋友多条路,说不定以后能帮上忙。”王子服掏出手机,彼此加了微信。妇女的微信名叫做吴冬梅,她说是她本名。
  
  过了两天,吴冬梅果然发来微信,约好在咖啡屋见面。王子服到了咖啡屋,吴冬梅已经等在了那里。两人喝着咖啡,聊了起来。吴冬梅讲,那个包,她拿回厂里给老板看了,老板很欣赏,打算批量生a,想让王子服把这个碎片式设计转让过来,让他开个价。说完,吴冬梅递过一张名片。王子服一看,非常惊讶,她竟然就是那个品牌工厂的总设计师!难怪她识货,搞设计的,自然对产品的外观很敏感。
  
  王子服心里清楚,像这种大品牌的工厂,很有法律意识,不会轻易地抄袭别人的设计的,所以才要出钱购买。但是,王子服拒绝了,他笑着说:“吴总,这样不好吧,我工作的箱包工厂和你们是竞争对手,把设计转让给你们,我不成了吃里扒外的人了?”吴冬梅想了想,说:“那么这样吧,你到我们工厂设计部来上班,工资是你现在的3倍,这样总算名正言顺了吧。再说了,我们设计部也需要你这种有灵气的人才。”
  
  到这么大的品牌工厂里上班,是王子服梦寐以求的事情,他当初刚毕业时还打听过,得知这个工厂里不缺设计员,心里还挺落寞的。现在大好的机会来了,可是王子服却犹豫了,吞吞吐吐地说:“我现在还不想离开。”吴冬梅大吃一惊,王子服现在工作的小工厂,究竟有什么魅力值得王子服留恋?王子服略带羞涩地告诉了她。
  
  当吴冬梅得知王子服是为了一名女孩,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亏你还是学设计的,怎么脑子不会拐弯?无论是转让设计费,还是到我那里去工作,都可以买得起名牌包包了,还怕追不到小丽?”
  
  王子服笑笑,说:“说出来你不要见笑,我只有天天看见她,心里才踏实,这也是我宁愿下车间也不愿意辞职的原因。只要她还没有拒绝我,说明我还是有希望的。”吴冬梅忍住笑,说道:“爱情总是让人不可理喻,看来,你是一个痴情的人,也是一个怪人。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不怪的话,你也不会想到用边角料碎片制作手包了。有才能的人,大多都是怪咖。这样吧,你如果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我们的工厂上班。”
  
  让王子服郁闷的是,小丽最近总是在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吃饭不去,看电影也不去。他心里清楚,山寨品牌手包的事情,小丽还没有释怀。可是,他也想不到好办法哄小丽开心。
  
  这一天周末休息,王子服正在街上百无聊赖地走着,边走边想,有什么办法把小丽约出来?忽然,他被撞得一个趔趄,站定一看,是一名漂亮的女孩,骑着电动车。女孩忙停好车,下来道歉,要送王子服去医院里检查。王子服揉着腿说:“不碍事,揉揉就好了。”可是女孩坚持要送王子服去医院,不然她不会心安的。
  
  王子服被逼不过,又见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心想正好趁机认识一下,就跟着女孩去了医院里。片子拍了出来,没有伤到骨头,医生开了涂抹的药水,两人出了医院。这时,女孩又提出请王子服喝咖啡。这个可以有,王子服就去了。
  
  在咖啡厅里,两人聊了起来,女孩很健谈,两人聊得很投机。女孩自称名叫方圆圆,本城人,在一家工厂里上班,至于是哪家工厂,暂且保密。临走时,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王子服明显地感觉到方圆圆的热情,心里美滋滋的,知道方圆圆对他有意思。
  
  方圆圆确实对王子服有意思,对他展开了猛烈的攻势,先是约他吃饭,接着约他看电影,后来干脆一到下班时间,就去王子服的工厂门口等着他,把工友们羡慕得不得了。最后,还是方圆圆主动表白的,不到一个月,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在外面租了房,住在了一起。方圆圆就这样将王子服心里的小丽彻底地取代了。
  
  这一天,吴冬梅忽然打来电话,让王子服去她那里上班,笑着说:“你的恋人方圆圆在我们工厂里上班,这一次,你应该没有借口了吧?”王子服大为惊讶,反问道:“方圆圆是你们工厂的员工?”吴冬梅说:“怎么?她还没有告诉你?哦,她会告诉你的。”
  
  晚上,在出租屋里,王子服问起方圆圆。方圆圆摊牌了,她确实是那个品牌箱包厂的员工,之所以不告诉他,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王子服说:“我没有惊喜,而是惊讶。是不是吴冬梅指使你接近我的?”方圆圆说:“不是吴冬梅,是老板。也不是指使,是自愿。”
  
  原来老板非常器重王子服,想把他挖过来,就在工厂内部网上发布了消息,谁要是能把王子服挖过来,工资连升3级。网上有王子服的照片,那是吴冬梅悄悄用手机拍的。方圆圆的工友们就乱开玩笑,说工厂里那么多女孩,干脆行使美人计,把王子服诱惑过来。方圆圆听进心里,觉得王子服挺帅的,又有才华,是个不错的男朋友人选,就动了心。于是设计了撞人的情节,借机接近王子服,从而征服了他。
  
  王子服听完,根本就激动不起来,感觉自己的人生被设计了。得知王子服的内心想法,方圆圆问道:“你难道看不出我的真心?”王子服嗫嚅着说:“可是,这种真心,目的性太强。”方圆圆想了想,又问道:“王子服,你说实话,你到底爱不爱我?”王子服肯定地说:“爱!”
  
  方圆圆生气地说:“这不就行了!那你为什么还感觉被设计了?你的工厂把你当根草,小丽也把你当怪胎。可是我们老板和总设计师把你当个宝,我也把你当个宝,你就这么不识抬举吗?一句话,你到底去不去?”
  
  王子服忙说:“去,去,去,你别生气。”王子服是真心爱方圆圆,没有不去之理。
  
  王子服辞职了,他跟谁也没有讲去哪里工作。在吴冬梅的设计部,他一口气设计了五六款新的皮包款式,这些款式,既新颖,又充满浪漫气息。至于那款碎片式的手包,他修改了设计,让那些碎片的图形变得更加悦目,很快就批量生产上市,深受广大用户的喜爱。吴冬梅要去的那个边角料制作的手包,被她送给了方圆圆,方圆圆整天带着像个宝,还和王子服打趣说,有了这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手包,她就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幸福女人。
  
  这一天,王子服在街上偶遇小丽。小丽得意地举起手包炫耀说:“男朋友送的,大品牌,最新流行款式。”王子服一愣,这不正是他设计的碎片式的手包吗?王子服笑着说:“你忘了?我当初送给你的,就是这种款式啊。”
  
  小丽嘴一撇,说道:“不记得了。你那个,可比不了这个品牌的。知道吗?大品牌。”
  
  望着小丽的背影,王子服心里止不住苦笑,他和小丽曾经的这段皮包爱情,却被一个品牌击得荡然无存。渐渐缩小的小丽背影,在王子服的眼里,忽然变成一个皮包,又慢慢地变成一个金属商标,格外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