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赛技

  清朝咸丰年间,北直隶曲阳县有个叫徐来的石匠,技艺很是高超,尤其擅长石雕,经常被人请去做活儿。他手下有个徒弟,名叫李小三,跟他学了两年徒,手下也很出活儿,就不想当这个徒弟了。
  
  当徒弟不光要抢着干脏活累活,还得帮着师傅干家务活,最主要的是出了力还不挣钱,李小三就有些不乐意了。这天,他就跟师傅说,想出徒了。徐来说道:“咱这行有个规矩,徒弟要想出徒,得胜师傅一场。”李小三点头应道:“好。”徐来看他去意已决,就点点头,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比比眼下这个活儿吧。”李小三高兴地应道:“好!”
  
  他们眼下的活,是给东村的王家雕镇宅兽。
  
  既然是比赛,那就由两个人单独干。徐来裁出8方石料,由李小三来挑选。李小三挑好了4方,就搬到一边去雕。徐来也在一旁雕。几天之后,两个人的镇宅兽都雕好了。徐来一看李小三雕的兽,活灵活现,呼之欲出,不觉点了点头,赞许地说道:“不错,是我的徒弟。”
  
  他们先把李小三雕的镇宅兽搬到王家,安置在房顶的四角。过了5天,又把这4个镇宅兽搬下来,换成了徐来雕的镇宅兽。又过了5天,两个人一同来到王家,问王家要哪4只镇宅兽。王家人说:“当然要这4只!”李小三一听这话,那就是说自己输了,不服气地问道:“你们为啥要这4只?那4只更像真的啊。”王家人说:“那4只徒有其表,这4只才真神呢!”
  
  李小三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他没再说啥。做石匠的有个规矩,活的好赖,得由买家定,不能自己说,再委屈也得认。他们就把李小三雕的4只镇宅兽拉回徐来家。
  
  李小三围着那4只镇宅兽看,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自己雕的比师父雕得好,心里更不服气了。恰好,北村的陆三根跑来跟徐来讨镇宅兽。徐来还没说话,李小三抢先说:“这里有4个现成的,你看看咋样。”陆三根看了那4只镇宅兽,很是喜欢,掏银子就买下,装到毛驴车上拉走了。
  
  李小三把银子放到徐来手里,得意地问道:“师父,这回算我赢了吧?”徐来摇了摇头说:“未必。5天之后,咱们见分晓吧。”李小三暗暗地笑。5天的工夫,师父都雕不出4只镇宅兽来,更何谈赢他?但他眼珠儿一转,忽然想到很不好的一点:师父不会跟陆三根串通好了说自己输了吧?他长了个心眼儿,除了跟师父一道干活,还偷偷跟踪师父。
  
  一连两天,都没啥异样。第三天黄昏时候,徐来忽然问李小三:“我要给陆三根家去送镇宅兽,你跟着去吗?”李小三惊得跳起来。这3天,他跟师父一直忙着给别人家雕门墩呢,根本就没看到师父打石头雕镇宅兽,哪里又冒出镇宅兽来了?他忙着说道:“去呀!”
  
  徐来套上毛驴车,坐上车辕。李小三看看空空的车子,奇怪地问道:“师父,镇宅兽在哪呢?”徐来说:“这就去拉。”李小三明白了,师父藏着一手呢,早就雕好了镇宅兽,藏到什么地方,就等着跟自己比的时候拿出来,这可有点儿不地道啊。他跳上驴车,心里老大不痛快。
  
  徐来赶着毛驴车,一路西行,半个多时辰后,就来到了凤山脚下。凤山出产青石,青石又硬又脆,不能雕琢,只能打下来砌地基。山脚下有个采石场,场边堆着许多废弃的边角料。徐来喊停了驴车,对李小三说,往车上装吧。李小三更是惊得瞠目结舌:“师父,咱们不是来拉你雕的镇宅兽吗?”徐来狡黠地笑笑说:“这就是。”李小三再问,徐来却不肯说了。
  
  两个人装了半驴车青石,然后就来到北村的陆三根家。徐来让他把青石卸下来,搬到房顶上去。陆三根照他说的办了。徐来赶着驴车回了家。这下,李小三更是如坠雾中,真不知道师父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李小三焦灼地等了两天,正准备和师父一道去问陆三根,陆三根却带着一堆礼物登门道谢来了。他一进门,就跪倒在地,连磕了3个响头,这才说道:“徐师傅,你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啊。”徐来忙着扶起他,笑呵呵地说道:“举手之劳,哪能让你行此大礼?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李小三惊奇地问他是怎么回事。
  
  陆三根这才说,徐师傅送来那些青石后,他马上就喊来几个伙伴,帮他把青石运上房顶,压在房檐上。结果,昨天夜里,北村刮起了大风,好几户人家的房子都被揭了顶,可他家的却安然无恙,他可不得感谢徐师傅嘛。徐师傅真是诸葛在世啊,算准了会刮大风,用那些石头帮他保住了新房子。李小三连忙问道:“我的镇宅兽呢?”陆三根道:“有两个被刮倒了,一个没事,还有一个从房顶上掉下来了。”李小三惊得眼珠子险些掉到地上,没敢再说啥。
  
  等陆三根一走,李小三就对徐来说道:“师父,我不跟你比了,我也不走了。我这本事,差得远呢。”徐来说:“干吗不比?得比!”
  
  县城里有个赵员外,家里新盖了几间大瓦房,也来请徐来雕石兽。徐来带着李小三去看了房子。他问李小三:“你想雕啥?”李小三又看了看房子,想了想说,他想雕几只白鸽子。徐来还没说话,赵员外就拍着手说:“鸽子好啊,我就喜欢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