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讪的勇气

  大学的时候,不怎么喜欢一种人。
  
  这种人精明能干,会在所有群体性活动中引得所有人的关注,几个小时前的陌生人,很快就会成为他的朋友。
  
  嗯,社交花。不知道是哪个特别有语言天赋的人,总结出来这么一个精辟的词。
  
  之前去外地参加一个电影宣传活动,一个同行的姑娘格外引人注目,开会的时候总是积极踊跃地发言,每次发言都要称赞主办方几句。活动最后的酒局上,这个姑娘跟每位领导和投资人敬酒,几句话后就顺理成章地加上了对方的微信。
  
  说实话,那一刻,我是有些嫉妒她的,因为她很快就跟那位我一直特别欣赏的导演聊得甚欢,而我却连上去搭个话的勇气都没有。
  
  我该怎么迎上去?我该说什么才能让他对我有印象?他会同意加我微信吗?诸如这样的问题在脑袋里盘旋,索性放弃吧,我安慰自己:干吗活得这么用力啊?
  
  之前在大学实习的时候,同小组早进来的那一批学长学姐都在争取留下来的机会,看着他们为了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名额抢破了头,不得不感慨现在的竞争压力真的很大。
  
  最后出结果的时候,有一位学姐的入选让大家都大跌眼镜,明明她的最终考核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却因为另一个组的一位德国主管写了一封推荐信,而成功留了下来。
  
  那位德国主管曾经在团队聚餐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吃过饭,大概因为上下级,实习生们都没有敢主动过去搭话的,唯独那位学姐主动上去聊天。
  
  我_始重新审视“社交花”这个略带恶意的词。其实,作为人的本能,社交的能力又何尝不是一种才智的证明呢?
  
  记得新生周的第一天,学校特别设置了几个小时的活动,就是让我们所有人聚集在学校的广场上,什么也不做,让大家努力地去和陌生同学交谈,认识陌生人。活动的目的是拉近陌生同学之间的距离。
  
  我发现亚洲的面孔大多抱团聚集在一起,讲着自己的母语。羞涩的我也不自觉地和“中国同学们”抱成一团。或许这是初来乍到异国他乡,最能获得安全感的方式吧。
  
  认识的一个家境不错的朋友曾经在加拿大生活了好多年,终日待在华人圈的他,回国后英文还是磕磕巴巴的。
  
  无论是提高能力,还是真的要去交一些朋友、开阔一下眼界,不能勇敢踏出固有的圈子真的是很可怕的。
  
  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可能比做其他事情更需要勇气和胆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