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王者之树,是自然界最有智慧的“纵火犯”

  怒烧了5个月的澳大利亚大火,终于在2020年2月13日被扑灭。
  
  在这场大火中,一种神奇的植物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它就是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桉树。
  
  大火还没被彻底扑灭前,在曾被火焰席卷过的土地上,桉树就已经“浴火重生”了。在之前被烧得焦黑的桉树树干上,嫩芽“破皮而出”,充满了生机。
  
  不过,不少人也从快速恢复生机的桉树身上读出了一种“阴谋论”的感觉,认为桉树有“故意”纵火之嫌。而当我们真正了解了桉树与大火的关系,就会发现这更像一场“基因层面的屠杀”。
  
  1
  
  桉树是澳大利亚的国树,早在16世纪初欧洲人登陆澳洲大陆时,这里就已经遍地桉树了。
  
  不过桉树并非只有一种,而是桃金娘科桉属所有植物的统称,有超过800多个种类和100多个变种及亚种。
  
  桉树几乎主宰着整个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森林覆盖率大约为20%,但其中80%都以桉树为主,达9200万公顷。尽管桉树是澳大利亚的象征,但桉树的一些特性也决定了它需要为大火背一部分的锅。例如,高度易燃。
  
  我们从桉树,尤其是蓝桉的一个绰号“汽油树”,就可窥见端倪。桉树浑身上下都含有易挥发的芳香油(桉树油),特别是桉涞囊蹲樱就以其明显的油腺斑点而著称。在天气炎热时,桉树油会在高温下挥发,使整片桉树林都氤氲着这种易燃气体。
  
  另外,当挥发的桉树油与尘埃、水蒸气以及阳光等混合时,还会在空气中产生一种诡异的蓝色调。而这种现象在澳大利亚,特别是新南威尔士州的蓝山就很常见。“蓝山”这名字便是起源于桉树制造的“蓝色雾霾”。
  
  但与其说这是一种蓝色雾霾,不如说这是一颗潜伏的“定时炸弹”。如果刚好遇上高温干燥且多风的天气,一个烟头、一道闪电或一点火星,都能带来一场{天铄地的森林大火。
  
  此外,桉树本身还提供大量易燃的材料,它们在地面积攒的可燃物也远超其他植物。那厚厚的剥落树皮和残枝落叶,会使火势发展得更加迅猛,犹如火上加油。
  
  再加上那些易挥发的桉树油,就算挖出隔离带,大风依然能让火势迅速蔓延,这让常见的森林防火方式失灵。有时候,被点燃的桉树还可能会发生爆炸。
  
  据全球森林火灾观察资料显示,超过70%的火灾发生在森林景观内,而其中又主要是在不同类型的桉树林地。例如2017年造成66人死亡的葡萄牙森林大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规模种植桉树。
  
  而在遍地都是桉树的澳大利亚,林地火灾几乎已经成了“标配”。
  
  2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桉树如此易燃易爆,为什么它们还能在澳大利亚坐拥如此多的土地呢?
  
  首先,桉树的树干是笔直高大的,相对树干的高度,它们的树冠总是太过稀疏,和“枝繁叶茂”四字不太沾边。当火灾发生时,这高高在上的树冠在一定程度避免了火苗向上攀爬。尽管延伸到地面的剥落树皮,也会将火焰往树叶上引,但这种树冠上的大火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避免了山火的长时间炙烤。
  
  其次,桉树还有厚厚的树皮,其位于树干中心输送养分的导管也藏在木质部深处,不易被伤及。相对于其他植物,桉树在大火过后的存活率更高,受的影响也更小。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桉树还会利用大火让自己的种子和嫩芽进入新一轮的萌发。桉树的树皮下有一些处于休眠状态的嫩芽,它的种子也拥有坚硬的外壳。大火的高温正好能唤醒沉睡的休眠嫩芽并让种子外壳爆裂,让它们快速萌发。
  
  再加上大火过后的草木灰滋养着土地,其他植物都被烧死烧伤,率先恢复生机的桉树简直如有神助,抢尽先机。尽管火灾对桉树也有伤害,但火灾过后它们很快就能扭转逆境,快速霸占有利的生态位。
  
  而许多研究也显示,几乎每一次森林大火过后,澳大利亚的桉树占比都会有所提升,直至成为澳大利亚的王者之树。再结合前面的“定时炸弹”来看,桉树就像是在蓄意纵火以将竞争对手赶尽杀绝,充满了进化的智慧。
  
  3
  
  不过,说到桉树的顽强和强势,它们作为一种人工经济林木引起的争议也不少。
  
  从经济上来说,桉树可谓浑身是宝,它们混迹在各类清凉油、精油、漱口水、纸张和花卉园艺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桉树能快速地提供大量优质的木材。要知道,桉树是世界上生长最快的树种。在巴西,桉树最高年生长速度能达到117m3/hm2。靠着这些优势,桉树早在18世纪就迈开了其“殖民”全球的步伐,一跃成为世界上种植最广泛的人工树种,与杨树、松树并称为世界三大速生造林树种。现在从热带到温带的12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能看到它的身影,而它也能在短时间内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
  
  但近年来,桉树在我国的口碑下滑严重,成了不少人眼里的“妖树”。桉树被认为是“抽水机”——需大量水分,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和土地沙化;“吸肥器”——对肥料需求很大,导致土壤退化、土地贫瘠;“霸王树”——对其他物种有抑制性,导致其他植物无法存活;“毒树”——释放毒素,危害人体,使孕妇流产等。
  
  不过,这都是陈年老谣言了。关于“抽水机”一说,已有研究显示:每合成1公斤生物量,松树需1000升水,黄檀、相思树也在800升以上,而桉树只需要510升。由此可见,说桉树是“抽水机”并不成立。
  
  “吸肥器”说法也类似,国外学者Liani早在1959年时就对25年生的桉树林土壤做过研究,发现土壤有机质含量高达20。33克每平方米,而松树林土壤有机质含量仅为7。54克每平方米。
  
  至于“霸王树”的说法,也是对植物的“化感作用”的误解。生物界本身就存在相生相克的现象,桉树对一些植物确实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这也属于正常的自然规律。
  
  而“毒树”一说更是无稽之谈,目前也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
  
  不过,在中国的桉树人工林中,土地肥力下降、水土流失和生物多样性衰退等问题是存在的。但其根本原因并不在于桉树这一植物本身,而是错误的种植和管理方式导致的。
  
  所以近年来,我国关于桉树的种植也在不断优化调整。而这场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博弈,可能还要持续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