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不凡,都来自接纳自己平凡的那一刻

  1
  
  在动漫《火影忍者》中,有这样一个片段:主角鸣人和他体内的妖狐战斗,当他即将崩溃、被吞噬的那一刻,已经去世多年的妈妈,在他的意识世界中出现了。
  
  这是鸣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妈妈,成长路上所有的委屈、苦恼和压力全都涌上来。妈妈听完,并没有鼓励鸣人,也没有敦促他继续努力,将来做人上人之类,反倒跟鸣人聊起了一些琐事,比如:爸爸妈妈当年是怎么相爱的;他哪里像爸爸,哪里像妈妈。当鸣人幸福地傻笑时,妈妈沉默片刻,转头对鸣人说:“我爱你。”鸣人有点惊讶,妈妈又说了一遍:“我爱你。”鸣人笑着哭了。
  
  不仅如此,妈妈在消失之前,还特地对鸣人说:“谢谢你。”鸣人很惊讶,问道:“谢我?可我并没有做什么呀,有什么可谢的呢?”
  
  妈妈说:“谢谢你让我成为母亲,让水门(鸣人的爸爸)成为父亲,谢谢你选择降临到我们的世界,给我们带来为人父母的快乐。你以后要好好的,要多洗热水澡,多吃蔬菜、水果……”
  
  按照一般动画片的套路,剧情到这里,主人公往往会自言自语:“我一定会变强的!我要拿出真本事了!”鸣人这时也自言自语,但他说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安心。”
  
  他醒了过来,一口气战胜妖狐,也降伏了心魔。
  
  坦诚地讲,以前我看到这个片段时觉得有点牵强:妈妈为什么不说些更励志、更热血的话呢?怎么一句“我爱你”,加一句“谢谢你”,就能让人战斗力飙升?鸣人说的“安心”又是什么感觉?
  
  后来一想,其实类似的故事我自己也曾经历过。
  
  2
  
  有几年,母亲身患重病,父亲带着她全国求医。那段时间我自然会要求自己更上进,但现实是:心理压力过大,急躁焦虑,越逼自己努力,效率反倒越低。
  
  母亲一直对我有很高的要求和期待,可有一天,她突然打电话跟我说:“儿子,这场大病让妈妈看开了。妈妈只希望你将来平安健康,有一份工作,一个幸福温暖的小家。这世界上的成功人士注定是少数,咱干吗非得要求自己有大出息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母亲的话,我的心里变得从容与温暖,感觉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我第一次以正常速度吃了顿饭,自习时也是无比平静、专注。就这样一道题一道题地做下去,很多内容也头一回不靠死记硬背,而是真正地理解掌握了。
  
  现在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当一个人的存在价值被认可、被接纳,当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因为优秀才被爱时,他不但不会因此偷懒,反而会产生一种正向的力量。
  
  那种感觉就像是对自己说:“好吧,你很平凡,不过这不要紧,你仍然值得被爱,因为你本身的存在,就是有意义的。”心里有了这个底,人就会没有包袱,可以轻松地去做点什么。
  
  3
  
  承认并接纳平凡的自己,自有其力量。
  
  有一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名叫《入殓师》。男主人公原本想成为一流的大提琴手,他钱买了昂贵的琴,可一方面天赋有限,另一方面命途多舛,琴刚到手,乐团就解散了。
  
  迫于生计,他只好回到老家,做起了一份既不光鲜,也离梦想很远的工作——为死者整理妆容。时光流淌,他不仅从这份普通却特殊的工作中一点点地发掘出了意义,也慢慢地与自己和解。每当他送别一个人,便会在田野天地间拉上一曲,琴声悠扬,远比当年那个拧巴的自己演奏得深沉平和。
  
  当一个人无法接纳平凡的自己时,他固然也会很努力,但那种努力更像是在和自己较劲,取得的每一次进步,都像填坑还债。因为心中的自己永远是负数,穷尽一生,也只能把幸福感尽力地逼向零。
  
  可一旦他接受了自己的未来——注定会和大家一样,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并在这种前提下仍能意识到,即便如此,他依然是值得被爱的,平凡也可以不平庸。那他眼中的自己,就已经站在了起点上,以后每踏出一步,都算加分。他怎么可能没动力呢?
  
  法国有位跨栏运动员,名叫盖伊·德鲁特。1976年奥运会上,他奇迹般地夺得金牌。有记者问他:“是什么让你在重压之下发挥得这么好呢?”
  
  他说:“我一直对自己重复一句话——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可以完成这场比赛的准备,如果我赢了,一切都会很好;如果我没有赢,我的朋友仍然是我的朋友,我的对手也仍是我的对手,世界仍将是相同的世界。每当想起这句话,所有的杂念就都被成功屏蔽了。”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赢家,都是一边想赢,同时又能接受自己输。而所有的不凡,都始于接纳自己平凡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