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那个“极”

  一日听朋友说,她近来崇尚极简生活。朋友爱读书、爱书法,我就对她说,那你每日的看书写字亦成多事矣。既是朋友,就该坦诚,我直言对所谓极简生活的不以为然。
  
  不是对“简”,是对那个“极”。我也是喜欢简单生活的,吃得简单一点,住得简单一点,消遣简单一点,心思简单一点,这样的人生,其实很洒脱、很舒服的。但若是简单到极端,则生活中就一点余裕和悠游也都]有了,只成枯寂,就不像人过的生活了。人欲横流,贪得无厌,对物质生活无节制地追求,这是今日之世的大错,而极简生活则又矫枉过正,一样的不好,一样的不是正常合理的人生。如若所谓极简生活又不过是一种标榜,只是嘴上喊喊,并没有打算真的去实行,这就又近于无聊了,自欺欺人,好没意思。如今世上口号多矣,崇尚极简怕是其一,不过是时髦而已。
  
  再好的东西,一到极端,皆成不好。比如节俭,自是美德。家庭过日子,当然是要节俭的,不可奢华浪费,要知惜物惜福。但若是俭到极端,到了吝薄的地步,也就真可惜可叹了。
  
  极端的不好,其道理是孔子在几千年前就说过了的:过犹不及。就是教人凡事皆不要做过头,一做过头便适得其反。所以我不是仅仅对什么极简不以为然,我是反感世上一切极端的东西,不管其名义多么堂皇和好听,极端的东西,于人于世大都是有害而无益的。
  
  做人做事,要有余地,人生方得自如无碍。而极简生活的“极”,便是不留余地,把自己的人生紧紧挤在墙角处,身心就都被挤得枯枯扁扁的了,没有了自由与生气。我倒是要劝一劝好朋友的:人生是活泼泼的好呢,还是干巴巴的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