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流过三次泪

  上大学三年我流了三次眼泪。
  
  第一次是刚入学饿肚皮时。大学学费5600元,我家在山区,家境贫困,父亲好不容易借来3100元,剩余的靠贷款。上学那天,母亲在村口抓住我的手,我感到了粗糙与温暖,更有难舍的依恋。入校后我仅有的88元生活费很快便所剩无几。断炊的那天晚上我饥肠辘辘,辗转难眠,站在窗前,面对都市繁华的夜景,想到那遥远的山村和慈祥的父母,我哭了。
  
  为了挣得生活费,以后的三年中我拼命地揽活儿干:在学校帮人抄稿件,在暑假当搬运工、建筑小工……在这些劳作中,我懂得了“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的真正含义。
  
  第二次流泪是在入学第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寒假回家见到父母令我惊异万分,仅过半年,父亲的头发几乎白了一半,母亲面无血色,弱不禁风。原来,为了还债家里添了一倍的责任田,年过半百的父母终日超负荷地劳作,一天吃两餐是常事。年底家里将一年2200元收入还了贷款。登门讨债的比拜年的还多。年三十的晚上,我和父母围在仅有的一盆海带旁。我艰难地咽下一碗饭便钻进房间,虽然强抑自己,但眼泪还是淌出来了。
  
  开学后我把母亲的那句“一分钱要当一角钱用”牢记在心。我穿旧衣服,吃最便宜的饭菜,不参加别人的聚会。人生是一场战斗。我天天都在战斗,不仅与饥饿,更与自己的精神。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我的精神阵线绝不能崩溃。而长期以来使我坚守这条阵线的便是这样一个信念:奋斗、奋斗,再奋斗,明天一定会更好!
  
  第三次流泪是在收到第一张稿费单时。每每看到室友因收到家人寄来的汇款单而“张牙舞爪”时,我既羡慕又妒忌,那时能够拥有一张汇款单对我而言简直是一种奢望。我酷爱写作,并尝试着将稿件外投,当我收到第一张汇款单时,奢望变成了现实,我怎能不为之泪流满面!尽管汇款单上只有12元X,但它给我的精神价值远非这12元所及。我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和写作,在我看来,成绩不好比饿肚皮更难堪。毕业后,我不凭借任何关系,而以优异的成绩和突出的写作能力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每当夜深人静,回首往昔流过的泪水,回首那在最艰苦的条件下与命运拼搏、抗争的奋斗足迹时,我越发觉得,那是我人生中少有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