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有旋律挥之不去?因为“耳虫上脑”了

  2020年的央视元宵晚会请了凤凰传奇,但只有玲花去了。因为组合的曾毅被困在村里——村长不让走!看到“村长”两个字,网友们就又开始了:当曾毅踏出村口第一步,村长:有些人,就是——死皮不要。你可了高贵,可了苗条。还在那儿红哒哒白哒哒。把党支部号召当耳旁风……这些话,虽然是文字,脑子里却蹦出了河南网红村支书的喊话声音。
  
  为什么一段平平无奇没有任何标注的文字,能自带音效和画面,达到语音和视频的效果?自带音效的文字都有一个共同点:已完成,即都被别人演绎过。当我们接收到这句话的信息时,句子的读法包括读音、断句、语气、重读,读的人的音色等,都是固定的。这种读法形成了一种范式,当此范式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烙在你记忆时,你就会形成条件反射,看见这段文字就不自觉地按照记忆里的范式读。
  
  这种深刻印象,可能是因为首因效应。
  
  先来看两个人。A是一个小哥哥、善良、博学、聪明、毒舌、刻板、刚愎自用、直男。B是一个直男、刚愎自用、刻板、毒舌、聪明、博学、善良、小哥哥。
  
  第一印象是不是A很好B浑身毛病?即使看完了所有形容词,知道A和B完全一模一样,只是A先呈现了正面,B先呈现了负面,但记得最深的是不是第一个形容词:A是小哥哥,B是直男?
  
  这就是首因效应,最先接触的事物会给人留下更深刻的感知或认知。第一印象一旦修成,就十分牢固,后续的印象修正会很困难。
  
  在记忆研究中,音乐一直都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很多时候,通过一段旋律或节奏,却也能抽丝剥茧般想出歌词、歌名、作者,甚至与歌相关的人或事。
  
  节奏韵律比较强读起来朗朗上口的句子,也比较容易记住。比如,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即使毕业很多年,数学老师教的东西都忘光了,只要说出“奇变偶不变”这句话,后面那一句大多也能自动接上。
  
  “你为什么能发语音”梗,很大部分都跟音乐记忆脱不了干系,洗脑神曲,更是音乐的锅了。洗脑神曲简单直白:歌词能多简单就多简单,重复的旋律,简明扼要,直抓耳朵。
  
  洗脑神曲屠脑之后,余音绕耳三日不停,犹如耳朵里长了条“虫”。“耳虫”没有实体,特指某段音乐在脑中不断重复的现象,就像虫子一样,让人心痒痒,也有称“认知瘙痒”或“不自主音乐想象”,歌曲没播放时还在耳朵里嗡嗡响个不停,让人忍不住回想。造成耳虫的原因,可能是过度播放,“惯性”停不下来了。也可能与记忆激活有关,音乐激活了相关记忆。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更觉着村长的话余音绕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