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的奇遇

  我这人吧,从小喜欢读古书,对新奇古怪之事有强烈的好奇心。
  
  我曾得过间质性肺炎,差点丢了命,那以后人就整天病恹恹的。一天,妻子从外面抓得几服名家祖传的中药,让我长期服用,可一定要每日寅时服才有效,也就是凌晨三点到五点左右。妻子叮嘱我千万要准时服药,可我贪睡啊,夜里睡得像死猪,任凭妻子“拳打脚踢”,我也起不来。
  
  妻子怒了,随手夺过我睡前必看的线装版《三国演义》,丢进了橱柜上一个旧木盒内。她严肃地说:“别睡前没完没了地看这些书了,早点睡就能起得来!”
  
  一个月圆之日的寅时,我偷懒又不想起床吃药,耳朵却灵敏至极。那一刻,我耳边隐约听到厮杀声、吵嚷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开始我以为是外面的风声,可是感觉又不对。难道是幻听了?好像也不是。我迷迷糊糊不愿睁眼瞧,就这样一直挨到早上,声响才消失,可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又来了。
  
  这次,我特地从床上坐起来,瞪着眼睛听了好一会儿,经判断,我认为声响就来自橱柜上那个木盒子。那是一个手工木盒,是祖传下来的,盒面N着古画风格的图案,很有灵气。我把木盒取下来,打开盒盖一瞧:我那本《三国演义》正摊着,两三队黑蚂蚁在纸页上打仗。我心里一紧,蚂蚁打架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再看那本书,正翻到“火烧赤壁”的章节。莫非蚂蚁在演绎书里的那场战役?我让妻子起来看,她晃着脑袋咕哝:“不就是本破书吗?你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几只蚂蚁也让你上心!”说完,她顺手取出书,拿到院子里,夸张地甩了甩,然后搁在窗台上,说等白天的时候让太阳晒一晒。
  
  我不甘心,想了又想,觉得问题可能就在木盒上。我把盒子翻来覆去地瞧,这盒子虽经岁月洗礼,但没有丝毫虫蛀或破损,想来还挺神奇,莫非这盒子真有什么神力?
  
  我又在木盒里放进一本《聊斋志异》。我一连三个晚上起来盯着,但都没什么动静,而就在我快要放弃时,木盒里又有声音传出来,还是那个时辰。这次动静很大,连妻子也听到了,她用脚踹我去看看。
  
  我想木盒内一定钻进了老鼠。当我小心翼翼地端出木盒打开一看,果然,一只大白鼠倏地窜出来,蓦然不见踪影,吓得我一脸蒙。我顿了顿,往木盒里一瞧,呵,书籍正翻到《义鼠》那一篇!有一惊必有一喜,我从心里认定,木盒有神异,我决定找个懂行的好好问问。
  
  古董市场里,我向一位老者讲述木盒诡异的“故事”,老者意味深长地说:“老东西多是有灵魂的,有些‘异象’也正常,只是有缘人能看到、听到罢了。”见我似解非解的表情,老者又说,“当然,你说的那声响,也可能是盒子特殊的制作技艺造成的,在某种特定环境下……”估计老者越说越不自信了,最后他索性笑笑,对我说,他只是讲讲而已,不作数的。
  
  回家后,我依然心神不定,那几天妻子出差了,我便在凌晨三点搞起了“研究”。我连着换了好几本不同题材的书放进木盒里,想再试试,可一连几天,又没动静了。我想着,也许真是自己神经敏感了吧。唉,不管这些了!就这样,没多久,我晚上又能睡踏实了。
  
  没想到几天后的一个夜里,动静再次来了,先是“嘤嘤”的哭声,像小孩又像妇人。我想喊妻子起来听,她却背对我睡得挺熟,还打着呼。我便自个儿蹑手蹑脚地来到木盒前,那哭声也越来越凄惨。我拿着手机,准备抢个镜头。当我谨慎地打开盒盖,正要拍照,谁料一阵冷风扑面,一只比麻雀稍大一点的鸟“扑棱”一声从书里飞出,从窗户飞走了。再瞧那书,正好翻在“黛玉葬花”那一页上,还有几朵枯萎的花瓣散落在纸页上。
  
  哇,难道木盒可以呼风唤雨,让昆虫、老鼠、小鸟来演绎自己喜欢的章节?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也不知是我好奇心暴增,还是太过亢奋,这段日子,每天凌晨三点,我都能准时醒来,盯着木盒琢磨半天。当然我啥也没琢磨出来,不过有一点值得一提,就是我每天凌晨三点,都顺手把妻子搁在橱柜上的药服下了,这么着,精神状态才好了点。
  
  当然,如此诡异的事情,还是弄清楚好些,不然我整天五迷三道的算什么?我天天嚷着要找个专业机构对木盒作检测,这天,妻子被我念叨烦了,她扔给我一本书,丢了一句:“笨蛋!”便转身去了厨房。
  
  我拿起书一看,原来是一本《魔术师奇幻大全》,书里有好几处折页,我随便翻了翻,就看到有“蚂蚁对阵”“活变小白鼠”“飞鸟惊梦”等魔术教学内容,此外还有几片枯叶、花瓣粘在书页上……我似有所悟,内心立刻兵荒马乱起来,难道……我带着心中疑惑追问妻子,妻子笑着说:“弄出那些声响倒是不难,在橱柜背后绑个旧手机就能搞定,就是要趁你不注意,搞定些小动物费了我不少功夫!”
  
  我愣神了好一会儿,也笑出了声,心里忍不住地赞叹:妻子向来聪明,学新玩意儿上手也快,看来这次,她不但治好了我的病,还把我的智商清零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