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心积虑的意外事件

  丈夫出轨
  
  美也子是一名家庭主妇,最近丈夫洋界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差了。
  
  这天早上,因为饭菜不合胃口,丈夫又把美也子狠狠训斥了一番。面对蛮横的丈夫,性格柔顺的美也子一直是逆来顺受,可最近,她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她想,40岁的女人也不算太老,如果狠狠心离开丈夫,完全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洋界因为下午要去陪客户打高尔夫,就去楼上拿球杆了。
  
  美也子家的楼梯呈扇形,旋转着伸向二楼,中间很陡。
  
  这时,洋界的外甥,也就是司机贞敏来了。
  
  洋界下楼时,被绊了一下,他抱怨道:“这破楼梯真的该修了,绊到我好几次了。”
  
  “这楼梯是很危险啊,下面就是大理石地面,还是改造一下的好。”贞敏也这样觉得。
  
  这段不经意的对话,对美也子来说算是一个助力,她想,或许有个比离婚更好的计划,关键时候贞敏也许会为自己作证。毕竟离婚也不是上策,洋界老谋深算,两人又没有孩子,虽然他的身家有十亿日元,但离婚后,他肯定不会分给自己的。
  
  美也子不知道的是,洋界在外面早就包养了情人。情人最近怀孕了,洋界兴奋之下立下了遗嘱,要把一半的资产留给情人和私生子。洋界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还让贞敏充当联络员。这次怀孕的情人叫夏美,和洋界在一起已经七年了。
  
  美也子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刺绣。这天,美也子又完成了一幅新的刺绣,她把刺绣装入画框,然后把它挂在了靠楼梯扇心位置的墙上。
  
  美也子想,这扇形旋转楼梯呈陡峭的弧形,越往扇心楼梯越窄。因为楼梯变窄,手会本能地去抓扶手,但由于新挂画框的遮挡,扶手很难抓,而下面就是大理石的地面。这样一来,丈夫下楼时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是一个陌生女人打来的。
  
  “您是洋界先生的太太吗?我叫夏美,您的丈夫提起过我吗?”
  
  “没有,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是您丈夫的情人,现在怀孕了,希望和您见一面,有些事还是要当面说清楚。我以洋界的名义在一家饭店订了位子,今晚六点,希望您不要爽约。”对方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过了片刻,美也子才反应过来。关于丈夫在外面的风流韵事,美也子也能猜到一些,但是还从来没有人敢正面给她难堪。她决定去会会这个叫夏美的女人。
  
  晚上六点,美也子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了预订的包间,对方已经等在那里了。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孕妇装。美也子想,这女人简直是在挑衅。没多久,两人就结束了会面。
  
  合谋杀夫
  
  两天后的晚上,美也子突然打话向警局报警:“我丈夫从楼梯上摔下来,头部撞在楼梯口的大理石地上。我刚从外面回家……”
  
  当班的刑警渡边和助手立即赶了过去,当他们到达时,洋界早已没有了呼吸。只见他穿着运动服,头部开了一道口子,四周有很多血。死亡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
  
  据美也子讲,晚上她去参加同学聚会,九点半结束后往家赶,十点左右到家。丈夫早上离开家时说过,他晚上要去应酬,也许会晚些回来,但当美也子走进屋时,却发现丈夫倒在地上……
  
  渡边问:“你说你丈夫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楼梯转弯的地方很陡,他以前也被绊倒过,所以……”美也子的声音很低,但是很清晰。
  
  渡边开始察看那个楼梯,确实像美也子说的那样,稍不注意就会摔下来,楼梯旁边的墙上还有一个裱着刺绣的画框。
  
  这时,贞敏也到了。
  
  原来,这天晚上洋界跟客户约好了第二天要去打高尔夫,所以提前回了家,想早点休息。他到家的时间和警方认定的死亡时间差不多,都是九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