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看课外书是你的错,不是书的错

  1982年,我进入镇初中读书。当时,金庸小说已经开始流行起来了,很多同学都把武侠小说带到学校去读,有的甚至会在课堂上偷偷读,这导致我们班主任张老师曾怒气冲冲地警告我们说:“再有人在课堂上读武侠小说,我就见一本撕一本!”
  
  事实上,在老师说这个警告的时候,我还从来没有碰过武侠小说。一个周末,我跟着母亲去一个远房表叔家探望生病的表婶,看到厅堂长桌上摆着一本《射雕英雄传》。我随手拿起来读了读,居然很快就被它吸引了。后来母亲要回家了,但我还是舍不得离开,于是表叔就留我住下。我完全被武侠小说中的精彩情节所吸引,读到半夜才睡。第二天,我一醒来就立刻开始读,希望能在我回家之前把它读完,但直到中饭后,我才读掉了四分之一。我斗胆问表叔能不能把书借给我看,表叔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欢天喜地地拿著小说回到了家。尽管张老师有过“见一本撕一本”的警告,但我的痴迷使我完全忘记了老师的警告——周一早上,我把它带到了学校里去,并且在早自修的时候把它藏在语文书的下面悄悄读。不过,我这自以为是的瞒天过海根本逃不过张老师的法眼,他很快发现了,并且走过来把书给拿走了。我心里叫了一声苦:“书是表叔家借来的,被撕了我拿什么还给表叔?”
  
  庆幸的是张老师并没有撕掉它,而是放进了讲台的抽屉里,一放就是一个多月。直到期末考试结束以后,老师把我叫到讲台上,才把书还给我,让我以后不准在课堂上看课外书。我说:“真是把我吓死了,这本书是从表叔家借来的,如果老师把它撕掉了,我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张老师笑笑说:“你上课时看书是你的错,不是书的错,而且这恰恰说明了书的价值与魅力,所以我为什么要撕书呢?一个连书都敢撕的老师,还有资格当你们的老师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在上课的时候看课外书,既是对课堂的不尊重,也是对课外书的不尊重,明白吗?”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明白书的尊严。
  
  客观地说,张老师没有撕书是“说出来的话没做到”,但这也恰恰让我感受到了他的魅力。从那以后,我虽然也会看课外书,但我从来没有把课外书带到学校里去,套用一下张老师说的话,我想这应该既是对课堂的尊重,也是对课外书的尊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