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是对自己的尊敬

  有一些伤口,用羊肠线不能缝合,用止血钳不能锁闭,用皮肤不能覆盖,只能犹如鱼嘴般敞开着,直到墓土将它敷掩。
  
  无论表面上我们如何伤痕累累,一蹶不振,破败不堪,我们依然是有价值的。这个价值与生俱来,谁也剥夺不走。除了你自己,]有任何人可以让你贬值。
  
  我们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件,但可以改变这些事件对我们的影响。不要让以往的焦虑消损了我们享受眼前美好快乐的能力。而在危难恐怖的情境中,我们往往会发现自己从不知晓的内在潜力。不离开,坚守着,有时便会有一种运气。忍耐,有时简直就是神圣。
  
  我原来很不善忍耐,如今渐渐有所好转。我曾以为忍耐是对别人的恩典,其实,现在才明白,这是对自己的尊敬。确信自己的理念,不需要急赤白脸地证实自己高明。知道已和真理同在,便可以独自一人守候。能体察到万物的多样,便不再强求他人的赞同。
  
  忍耐让我安静。安静中,让人更多地感到,自己是温和而有力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