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小熊

  失去爱自己的亲人,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谁而言都是最无力的事。然而,有一个年仅21岁的姑娘,不仅能让逝去者“起死回生”,甚至能帮活着的人重拾欢愉。
  
  她没有令人咋舌的高科技,更没有时光穿梭机,只有一双普通又最神奇的手:只需要逝者的衣物就能“复活”。她用这些特殊的衣服,做成了一只只精美的小熊。几乎每一个收到小熊的人都哭着感谢她,“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爷爷”“抱着它和抱着爸爸一模一样”。
  
  她叫MaryMac,一位21岁的普通裁缝。
  
  五年前的某天,她刚从时装学校回家度假,突然收到外公去世的噩耗。葬礼上,外公被越抬越远,那一刻,她只感受到身边妈妈的绝望,“你知道吗?妈妈再也没有爸爸了。”
  
  拿着已经被洗得褪色的外公的衬衣,她心中悄悄地滋生了一个念头。谁也没有想到,本是要拿去丢掉的衣服,竟被她做成了小熊:温柔的眼睛,心形的鼻子,直沁心底的微笑,仿佛装着最疼爱妈妈的外公一样柔软。
  
  没有什么能够挽回失去的人,但一只旧衣服做的小熊,成了活着的人对他的一切寄托。一只为宽慰妈妈而诞生的小熊,就这样在朋友间传开了。越来越多的人拿着旧衣服来找她,她起初是拒绝的,回忆对每个人都是弥足珍贵的,她只怕做不好反而将别人的记忆撕碎。
  
  直到母亲告诉她:你知道无能为力的感觉吗?那些美好的时光明明近在咫尺,你却永远都进不去,甚至不敢细想,就像在水里看着岸上的美好,几近窒息。就像那天你的外公去世时一样。Mary,是你把我从水中拽了出来,你有这个能力。
  
  是啊,这个世界总是有许多无能为力,回不去的过去,无法预计的未来,以及那些再也见不到的人。如果自己能给他们的绝望一丝喘气的机会,似乎也并不算糟糕。此后,她开了一间自己的工作室,只接受旧衣服,然后把它们做成小熊。
  
  正式开始之后,她才深刻体会到,做记忆小熊,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每天,她都要花至少六小时坐在缝纫机前,画草图,修改,裁衣服,缝纫,还有多次用针线缝制……
  
  纵然对针线活烂熟于心,仍免不了数次被针扎的痛。但Mary并不在意这些身体上的疼痛,真正叫她难过的是:每一件衣服背后的故事,总是让她忍不住边哭边做。
  
  Mary至今都记得,向来只接受预订的她被一位父亲打破了规则。那位父亲一次次给她发邮件,恳求她务必在圣诞节前做出两只小熊,并邮寄给他的女儿。
  
  那时离圣诞节只有两个星期,设计、缝纫、邮寄,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如何都难以完成的任务。
  
  正当她准备拒绝时,再次收到了那位父亲的来信。
  
  “我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我的两个女儿最大的也就10岁,没有人知道我多想陪她们长大,听她们在我耳边吵吵闹闹,看着她们长成大姑娘……我们说好了一起过圣诞,现实却让我的生命甚至都活不到那天,她们该如何度过没有父亲的圣诞节,没有父亲的每一天……”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赶制出这两只小熊的,她只记得,从开始剪裁,直到把两只小熊塞满,她的眼泪都不曾停过。这早已不是她第一次为小熊流泪,却是唯一一次如此难过,都道父爱无声,但他一直都在。有时候,最好的安慰,就是无言的陪伴。
  
  从16岁第一次做小熊到今天,Mary不记得自己做过多少个,五年里,那些她亲手缝制的小熊,似乎每一只都一样,却又不尽相同。原来,思念的模样有许多种,爱,只有一种。如果你终究要消失在这个世间,至少,不要让我把你遗忘在时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