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关天

  王五和赵六是一对好哥们儿,二人靠养猪发了财,衣食无忧,手头富足,村里人很羡慕。可是近来闹猪瘟,王五却对赵六心生芥蒂,嘴上不说,心里却别别扭扭。
  
  不久前,赵六家的猪病了,他去百里之外的兽医门诊买来药,又灌肠又注射,几天后,药没用完猪病就好了。时隔不久,王五的猪也病了,拉稀,发热发烧,症状和赵六的猪差不多。赵六见王五那个火上房的样子,就说:“哥哥别急,我还有药,猪的症状也差不多,让你的猪吃了肯定好。”可他没想到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感染的细菌不一样,王五的猪吃了赵六的药,不但不管用,病反而越来越严重,最后死掉一大片,把王五心疼得跟猪一起去死的心都有了。
  
  王五心里别提多别扭了,心想:常言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什么好哥们儿?狗屁!赵六一定是见不得我发财,借机往死里整我。
  
  这仅仅是个开头,更糟糕的还在后头。那天王五家的猪刚死,动检部门的工作人员紧跟着就来了,责成王五把死猪撒上白灰深埋。王五答应着,就开始挖坑埋死猪。他边往坑里扔死猪,边伤感地在心里数数:一、二、三……天啊!大大小小二十六头,这不要我命吗?王五的眼泪都下来了。他打定了主意:你上有政策,我下有对策!动检人员撤走的当天晚上,王五就偷偷联系好了一个屠宰加工点,要把那些死猪低价卖出去。
  
  其实这个时候,赵六也挺难过的,他觉得,毕竟王五的猪是吃了自己给的药才出了问题,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于是想过来帮王五干点儿活,比如卸饲料、清扫猪舍什么的。等他赶过来,正好看见王五往外刨那些死猪,立即明白了八九分,就阻拦说:“哥,你是要卖掉吧?不能啊,死猪冒充好猪卖是违法的啊!”
  
  王五一肚子火还未消,就气鼓鼓地说:“各走各的道吧,不是有人见不得我好吗?这回他就遂愿了,我就是吃枪子儿也不用人家管!”
  
  赵六听后,心中很是别扭,但是不敢再拦阻,还跟王五一起刨起死猪来。
  
  死猪卖掉后,很快就被人举报了,说王五的病死猪都卖给屠宰点了。举报人,正是他的好哥们儿赵六。原来赵六刨完死猪回家,越想越不对劲儿,这要是把人给吃坏了,王五的罪过就大了,于是就打了动检部门的电话。
  
  工作人员再次进村,找赵六取证。赵六本想躲开的,可举报的电话号码是他的,根本赖不掉,就如实坦白说:“是我举报的,我还参与了,任抓任罚,绝无怨言。但是别罚王五……”
  
  罚与不罚,他赵六说了不算。动检部门罚了王五一万块钱,还进行了批评教育。王五这个气,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赵六太黑,不举报能出这事儿?
  
  王五的女儿大薇和赵六的女儿小兰是同学,正在读初中,由于大人关系密切,孩子自然也走得近。大薇经常在小兰家吃住,王五由于心里不痛快,想把大薇叫回来,不让她跟小兰来往了。王五媳妇说:“大人的事儿,别让小孩子搅在里边。再说,小兰成绩好,大薇问她题啥的,多方便啊!”
  
  这天傍晚,王五在村口正走着,就见赵六骑着三轮车过来了,车上拉着液化气罐。赵六解释说:“今天不是重阳节吗?村子里唱戏呢,明天我家亲戚来看戏,我把液化气备足了好给他们做饭……”
  
  赵六走后,王五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微微一动:我要报复他!
  
  晚上,县梆子剧团开始演出,吹吹打打非常热闹。王五来到戏台下,一抬头看到赵六也在看戏,身旁没有媳妇孩子,于是断定他媳妇在家睡觉。王五溜到赵六家,发现院门没关,就进了厨房,液化气罐和灶具都在这里。里屋住着人,热天为了透气凉爽,厨房和里屋的门没有关。王五拧开了液化气罐开关,他倒不是打算要人命,只是想让赵六回家闻到味就行,目的就是吓唬吓唬他。
  
  这时,笨手笨脚的王五弄出了响动,赵六媳妇在里屋问:“谁呀?”王五一激灵,就像触了电似的,慌忙逃出屋去,心想过一会儿再回来关阀门。可是王五没敢走院门,蹿上墙头就往街上跳,结果跳在了墙下的铁犁上,把腿跌伤了,疼得浑身冒汗。正在这时,戏散场了,再想回去关阀门已经不可能了。王五估摸着,液化气的刺鼻气味赵六会闻得到,他会自己关阀门的,就没再管。
  
  王五强忍疼痛回到家里,天都快亮了。他一进家门就嚷:“大薇起来没有?”他媳妇说:“有事吗?”
  
  王五咧着嘴说:“我的腿摔伤了,快让她给我去叫医生。”
  
  媳妇瞥了他一眼,认为是王五喝多了酒摔伤的,没好气地说:“昨晚她在小兰家睡的,还没回来呢。”
  
  王五一听头都大了,磕磕巴巴地说:“我、我不是说过不让她去了吗?完了……万一赵六粗心,没关阀门可就惨了……”
  
  王五媳妇说:“什么完了?乱七八糟的。”这时,赵六来了,王五见到他,语无伦次地问:“大薇在你家睡得咋样?”
  
  赵六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回家。”
  
  王五一颗心又悬到嗓子眼儿,急不可耐地问:“你干吗不回家?”
  
  赵六不慌不忙地说:“这些天我媳妇跟我闹意见,不给做饭。昨晚看完戏,我在西河沿溜达了一宿。这不,一清早就到你家蹭饭来了。”王五一听,完了,这回非闹出人命不可。他急忙一瘸一拐地往赵六家跑,刚出屋门,就见大薇、小兰、赵六媳妇来了。
  
  她们没有中毒,都好好的。原来赵六一夜没回家,媳妇怕出事,便四处寻找,这不带着大薇和小兰找到王五家来了。大薇见到王五这副神态,有些摸不着头脑,就说:“爸,你这是怎么了?”
  
  王五这才放了心,讪讪地笑着说:“没事没事。”
  
  那么,这三个人为什么没有煤气中毒呢?原来,这一切还得从赵六夫妻闹意见说起。近一段时间,赵六迷上了打麻将,前天晚上,一宿输掉了两千块钱。回家后媳妇跟他吵架,说:“你要再去耍钱,我就死给你看!”本来赵六输了钱就够心烦的,]好气地说:“死吧,死了就没人烦我了!”
  
  没想到,一句气话,媳妇当真了。她闷头躺了一天,晚上见赵六出门看戏,悄悄把液化气阀门拧开了。当然她不是真的要寻短见,而是想制造假象吓唬赵六。可万万没想到,王五来了,从没下过厨房的王五,根本分不清阀门的开与关,方向还错了,把打开的阀门又关上了。赵六媳妇出来一看,发现是王五,还以为是他发现自己要自杀,才来关上的,就不闹腾了,想白天来问个究竟。
  
  赵六听完两人的讲述,苦笑着说:“其实,你们都放不出气来,因为那罐里根本就没有气。昨晚我拉着满满的气罐刚要回家,就见到赵大娘拎着空罐,站在街上等去充气的人。我见老人家的气罐没了气,做晚饭都不方便,就把盛满气的罐扛到她家去了。家里这个罐,是她的空罐。本想今天一大早再去买气,没想到……”
  
  赵六还说:“不过,想起来确实有点儿后怕,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赌钱了,听媳妇的!王五啊,我送你去医院,疗伤要紧!”
  
  王五低着头说:“你还是先送我去派出所吧,我现在明白了,你都是为我好,我接受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