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杀

  有家药铺名叫“和为贵”,生意很好,老板是个坐堂医师,名字就叫和为贵。
  
  究其原因,一是和为贵医术精湛,药品齐全;二是他为人和气,对待患者一视同仁;三是他棋艺高超。高超到什么程度?不管你水平如何,下到最后都是和棋,双方只剩一将一帅,隔着界河,谁也赢不了谁。更奇的是,如果对弈时来了病人,他可以左手下棋,右手诊脉,两不误。由于这个缘故,店里的人气一直很旺,生意兴隆。
  
  绅士丘逢甲作为进士,棋艺也不赖,就慕名前来跟和为贵对弈,结果也赢不了他,还是和棋。一来二往,两人成了好朋友。丘逢甲问和为贵为何热衷和棋?和为贵说:“下棋本是娱乐,何必争强斗胜,拼个输赢?”
  
  没人能下赢和为贵,说明他的棋艺无人能敌,他之所以没把你赢了,是因为他故意让你,追求和棋。这就动摇了象棋霸主南泗的地位。南泗前来找和为贵一比高低,结果还是和棋。
  
  南家是象棋世家,以制棋为业,不仅如此,南家的棋艺也世代相传。南泗更是因为喜欢棋枰搏杀,热衷军事,拉起了团练。可现在却冒出个业余棋手和为贵,南泗竟下不赢他,真是奇耻大辱!南泗回家后潜心研究祖传棋谱,打算一年后再跟和为贵一决高下。
  
  然而,时局急剧变化,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失败,丘逢甲等士绅决定武装反抗,自救自保。南泗等民众同仇敌忾,参加了义军。丘逢甲任义军统领,南泗为副统领。
  
  丘逢甲在义军中没看到和为贵,就到药铺来。和为贵说:“咱们无异于以卵击石。”丘逢甲慨然道:“那又怎样!誓与乡土共存亡!”和为贵叹了口气:“军事我是外行,我去帮你们抢救伤员吧。”
  
  半年后,义军节节败退。
  
  和为贵化装成商人,辗转返回,发现许多建筑都成了废墟,不少店铺都关了门,而他的药铺却照常营业,顾客还不少。
  
  账房先生看到他,B忙把他拉进内间。和为贵问怎么其他药铺都关了门?账房先生说,被日寇占领后,到处抢药救治伤员,那些被抢的药铺就只好关门。“那他们为啥不抢咱们的?”
  
  账房先生说:“我也不知道。另外,日寇师团长近卫还来过,问你到哪儿去了。我说你到外地进货去了,他说你一回来就请到他那儿去一趟。”
  
  第二天,和为贵到街上转,发现一个浪人正在鼓吹人们崇拜日本天皇……
  
  “和君!”浪人朝和为贵叫了声。和为贵定睛一看,却是邻居老丰。“是你呀老丰,你这身打扮我都认不出你来了。你还在卖樟脑吗?”对方说:“樟脑现在实行专卖制度,我也改姓丰臣,是这里的甲长。”
  
  “原来丰臣甲长弃商从政了,可喜可贺呀。”和为贵正要离开,甲长一把扯住他:“近卫师团长正找你呢,走,到军部去一趟!”
  
  近卫一看到和为贵,就迎上前说:“和大师,久仰久仰!”甲长在一旁吹捧:“师团长是个中国通,尤其精通象棋,在日本没有对手。”“听说和大师棋艺高超,所以特想领教一下。”近卫请和为贵坐下,摆棋。
  
  “近卫先生就为这个没有没收敝店的药材?”和为贵冷冷地问。近卫说:“这只是其一。其二,你的姓名和店名取得好。我们日本是大和民族,血统高贵,当然和为贵啦。”和为贵说:“和姓是中国百家姓中的一个姓氏。家父为我取这个名字,出自中国古籍《论语》里的一句话,意思是和谐为贵,爱好和平,近卫先生实在要歪曲,我也没办法。”
  
  “要说爱好和平,我们大和民族最爱好和平。”近卫说着走了个中宫炮。“你们爱好和平,那为什么要挑起战争?”和为贵质问。
  
  “这个嘛,是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享受天皇的恩泽……”
  
  “恩泽?杀人如麻,废墟遍地,店铺关门,这就是你们的恩泽?”和为贵怒问。“当然是恩泽啦,”甲长打哈哈,“街上其他药铺关门后,你们药铺的生意一下子兴隆起来,这不是恩泽是什么?好了,闲话少说,快下棋吧。”和为贵咬咬牙,跟近卫搏杀起来。很快,近卫就被打败了。
  
  甲长的脸成了猪肝色:“老和,你以前不是追求和棋吗?怎么……”和为贵说:“此一时彼一时也!”近卫哈哈一笑:“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连下10盘!”结果盘盘皆输。甲长以为近卫会勃然大怒,谁知近卫却和颜悦色地说:“和大师果然厉害!”之后告诉和为贵,因军中有不少象棋爱好者,所以军部办了个象棋提高班,想请和为贵过来指点授艺。
  
  “如果我不答应呢?”和为贵问。“那你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家老小也会跟着遭殃!”近卫把玩着一枚棋子说,“如果你跟我们合作,你参加义军一事可以既往不咎,药铺也给你留着。”和为贵想了想,只好同意。
  
  为了检验和为贵是否悉心传授,近卫每周都要跟学员对弈一番,发现他们的棋艺的确不断长进,心里十分高兴。他有一个计划,等把和氏棋法全部学完,就把和为贵干掉,这样,此地的象棋老大就是纯正的日本人了,并把中国象棋改名为“日本象棋”,篡改历史。
  
  近卫正把如意算盘打得顺溜,却碰到了闹心事——南泗经常率游击队前来袭扰。原来,南泗知道和为贵投敌后,一心想除掉他。可日寇防守得力,偷袭都没有成功。后来,日寇在游击队中安插奸细,使南泗在最后一次夜袭中全军覆没,只他本人负伤逃脱。
  
  此后,市面上似乎一时安宁。日寇以征服者自居,经常单独上街寻欢作乐。可有一天,5个士兵离奇失踪。不久,失踪者的尸体在背街小巷找到。尸身上没有枪伤刀伤,也没有搏斗和中毒的迹象,只在印堂那儿有一个圆形凹坑,里面有一个阴文:兵。
  
  这是什么意思?军医解剖尸体,发现尸身机理正常,没有暴病。那这些士兵为什么突然死去?近卫百思不得其解。路过象棋提高班时,他把这事跟和为贵说了,和为贵分析说:“一定是南泗干的!”他告诉近卫,南家是制棋世家,除了雕刻木头角质象棋外,还会浇铸铁棋。失踪士兵印堂处的凹坑,极有可能就是铁棋砸的,里面那个“兵”,就是象棋文字。近卫半信半疑:“那士兵为什么不作任何反抗?”
  
  此后不断有士兵死亡,死者印堂凹坑里的阴文分别是:车、马、炮。和为贵判断正确。近卫决定,全力捉拿南泗。可南泗神通广大,来去无踪,一切都是徒劳。
  
  近卫发现,每暗杀32名士兵,他就会收到一副中国象棋。一副象棋32枚棋子,恰是死亡士兵印堂凹坑里的阴文。南泗是怎么溜进来的呢?甲长说南泗会飞檐走壁,要进来轻而易举。近卫下令进行地毯式搜查,还是一无所获。
  
  近卫焦头烂额,让他稍稍宽心的是,学员出师在即。为此,他决定举行一次象棋比赛,只要把本地棋手打败,就能很好地打击一下当地的抵抗情绪。
  
  比赛告示贴出后,棋手们纷纷报名,决心把日寇棋手下败。为了万无一失,日寇棋手也加紧训练。比赛前一天夜里,和为贵把日寇棋手挨个叫到办公室,针对每人的情况,进行单独辅导。
  
  第二天,比赛如期进行。可日寇棋手迟迟没有进场。裁判长到军部去找近卫,发现近卫正仰在椅子上打瞌睡。他喊了几声“报告”都没有反应,上前推了推,近卫轰然倒下,身体僵硬,早已死亡。他的印堂被砸了个凹坑,里面有个阴文:帅。
  
  裁判长跑到和为贵办公室,发现里间横着31具日寇棋手的尸体,印堂上都砸着凹坑,里面的阴文跟近卫的尸体合起来,正好是一副中国象棋!
  
  裁判长带兵直扑和为贵药铺,药铺早已关门。日寇破门而入,轰隆!门口发生爆炸,日寇死伤大半,原来那儿埋着土地雷。硝烟散后,裁判长看到柜台上放着一个牌位,走近细看,却是“抗倭英雄南泗之神位”。
  
  原来,南泗负伤出逃时,因体力不支,倒在了药铺的门前。和为贵把他扶进去,躲过日寇的搜查。南泗知道自己误解和为贵后,向他道了歉。因伤势过重,南泗闭上了眼睛。临终前,南泗从口袋里掏出一副铁棋交给和为贵,艰难地说:“没机会跟你下棋了,这个,留给你作个纪念吧……”
  
  和为贵除了医术精湛、棋艺高超外,还有两大绝活儿:
  
  飞檐走壁、点死穴,只是他一般不用,知道的人很少。他当初答应教日寇学棋,就是想先跟他们混熟,然后再伺机行事。
  
  每天,他都在身上揣一枚铁棋,看到零星日寇,就借打招呼之机上前点穴。被他一点,日寇就定格在那儿了。之后掏出铁棋,啪地盖到日寇的印堂上,迅速离去。几分钟后,日寇就会木头一般倒下。
  
  不久,在山区一支义军队伍里,出现一位奇人,可以一边诊脉一边下棋。那是一副铁棋,捏得锃亮,拈在手里沉甸甸的。义军跟他下,全都是和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