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与工谨

  提到R白石,就令人想起他红花墨叶的简笔画。其实白石老人早年是由工笔入手的,有时细到连人物纱衣里透出的锦缎花纹都能表现出来;更由于他擅长画工笔仕女,而有“齐美人”的雅号。
  
  任何一个成功的艺术家,早期都是由工细写实入手。不论西洋的素描还是中国的临摹,总要先充实自己观察表达的能力,取前人的章法,然后才能由繁入简,由纤细秀美而至豪放朴拙。如果想一入手就用笔脱略,故作潇洒,是不可能有好成绩的。这也就是毕加索与张大千晚期作品构图简单、用墨大胆,早期作品却细腻工谨的道理所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