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合

  多年以前,在一次抓捕任务中,已经上了手铐的犯罪分子突然猛烈反抗,搏斗中手铐重重砸在一位民警的脸上,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大口子。
  
  队长带着满脸是血的民警到医院急诊处理伤口,急诊外科的医生接诊,初步检查、消毒、打破伤风疫苗。队长跑前跑后排队交钱。
  
  普通外科医生发现虽然民警面部的伤口又大又长,且需要缝合,但最严重的却是下方嘴角处的伤口,还伴有牙龈出血和牙齿松动,应该优先处理。
  
  “那就赶快处理吧!”队长说。
  
  “不行,这个得找口腔科专科才行。”
  
  于是呼叫口腔科医生会诊。过了一会儿,口腔科医生到场,检查伤口、清创、止血、缝合。队长跑前跑后排队交钱。
  
  口腔科医生缝合伤口至鼻子下边,不缝了——再往上的部分,需要请耳鼻喉科医生会诊处理。
  
  于是又联系耳鼻喉科值班医生到场,检查伤口、清创、止血、缝合。队长跑前跑后排队交钱。
  
  耳鼻喉科的医生缝合伤口到眼角下边,不缝了——再往上就不属于耳鼻喉科的范围了,眼角的伤口需要请眼科医生,额头的伤口需要请普通外科医生会诊处理。
  
  队长跟民警两个人干瞪眼——就这么一道口子,来来回回耽误了半天。
  
  于是他们回到急诊外科,“您这里不就是急诊普通外科吗?干脆您先从上面给缝上得了。”
  
  普通外科的医生缝合很顺利,没缝几针就接近眼角了。
  
  医生说:“这个地方你还是找眼科医生处理吧。”
  
  “哎呀,大夫,这口子上下都缝了,就剩中间这1厘米,您就甭折腾眼科大夫了,接着往下缝吧,我们这还赶着回局里办案呢!”
  
  这位普通外科医生也是热心,在眼角上刷刷两下,就把整个口子给缝完了。
  
  皆大欢喜。
  
  但是,他缝到了泪囊。错误的缝合很快引发了泪囊炎,泪囊炎又继发角膜溃疡。
  
  最终,角膜溃疡导致右眼失明。
  
  这个故事是一位解剖老师ξ颐墙驳摹D鞘俏颐侨松第一次上人体解剖课。
  
  老师举着一个颅骨,对我们说:“从今天这堂课开始,你们算是踏进临床医学的门了。我给你们讲这件事,不是为了吓你们,而是想让你们记住,在以后的工作中,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永远要对人体和生命保持敬畏。任何时候,都应该想到寻求兄弟科室的帮助,这不是为了帮你分担责任,而是因为他们的本行比你更专业。”
  
  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不太能记清那位老师的模样,但每次回想起这个故事,总感觉言犹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