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零碎的美好

  我奈聪裣衷谝谎渴望返校。正如我从未像现在一样珍惜那些零碎的美好。
  
  小区刚刚解除封锁。我一早沿着被晨露打湿的马路直走,在街角小小的面包店买到了心心念念的牛角面包,把找零的硬币揣在口袋里,心满意足地推门而去。这家店我来了大概十几次,就像小王子用心浇灌的玫瑰花一样,它也逐渐变成了“我的面包店”。
  
  走出香气弥漫的面包店,冷空气毫不客气地朝身上涌来,我习惯性地将硬币给了坐在地上低着头的流浪汉,然后赶紧把手缩进衣袖,快步朝前走去。
  
  这一路都能看到在地上啄面包渣的肥硕鸽子,穿着宽松工服挪运垃圾的男人,还有追逐嬉笑的小孩子。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不由得想象此时别的国家是什么样的,自己的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嘴角也在偷偷上扬。
  
  任凭思绪闲逛游走,花费一些时间在漫无目的的思考上,好像此刻就连手里的面包袋,都随着轻快的步子被颠簸得自由而任性。
  
  在这段苦闷烦躁的时期,我想尽可能多做些可爱的、忠于自己的事情。有那么一瞬,我能真实地感受到一种珍贵的自由,不像雨中飘荡的芦苇,也不像随风迁徙的候鸟,那是有意建构的,非随性拼凑的。只有自己明白,又只属于当下的抽象的快乐。
  
  我们都一样,当身体和心性被束缚久了,就总想去风格张扬的城市游荡,去不羁的派对狂欢,看肆意舞动的旗帜,吃浓油赤酱的食物。总之,酣畅淋漓、顺遂心意就好。
  
  但现实是,自由短暂,你总要先把眼下的事做好,哪怕只是迫于无奈。
  
  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学校里我处处不得意,回到家听到的也都是指责批评,我尽力去扭转,却吃力不讨好。坦白地讲,那段时光挺难挨的,几乎每天都被打击,我脑海里也被各种批判声所充斥。
  
  于是我无奈地收起快乐的触角,试图将它们在复杂的世界里隐藏起来,只悄悄地感受那些看起来朝气蓬勃或者郁郁寡欢的情绪,并在极为丰富甚至冲撞的人生体验中努力保持敏锐的感觉。
  
  但人生真的要登上一阶又一阶才是正确的吗?人生有很多开心潇洒的高潮,相应地就会有很多痛苦难挨的低谷,但大道至简,生活的本质是返璞归真,是有能力享受最平凡的快乐。
  
  这样想来,坐在教室的椅子上奋笔疾书、充实自我,在校园的操场上挥洒汗水、彰显青春,在平常的生活中平安无恙,不就是我们最平凡的快乐吗?
  
  如果有一天,连这些最平凡的快乐都一去不复返的时候,那确实是我们最大的悲哀了。
  
  我们在精心垒砌的那个舒适圈里享受非常有安全感的幸福时,也要学会如何面对无法抵御的烦恼和不可承受之重;当你游刃有余地平衡好高潮和低谷,便无意中减少了诸多不必要的纷扰。
  
  太多声音在我们耳边轰隆而过,琳琅满目的选择经常使我们挑花眼,我们拿时间去试错,想把生命变得美好而辽阔,却往往忽略了内心真正的渴求。
  
  认清生活的无常,人也应该回归自己。
  
  在这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人类真的显得弱小且无助,作为沉默的大多数,我只能送去略显单薄的祝福。难道只有等到这时,我们才懂得生命中那些平凡而细碎的美好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珍惜眼下的美好,不贪婪,不奢望,是最舒服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