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冷,可是我有趣呀

  我相信,追求知识,是人的本能。只是在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考试之后,小孩子会开始思考,哪些知识是“有用”的,一旦开始思考,就会持续几十年。
  
  把知识分为“有用”和“没用”,换一种更形象的说法,就是“冷”和“热”。在不同时刻和领域,“热知识”的标准不同。相比之下,“冷知识”的标准就单一多了,只是这些知识和你的生活、学习、工作没有任何关系。你知道之后往往会有两种反应,一是“原来是这样啊”,二是“竟然是这样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正因为“没用”,对“冷知识”的求知欲,反而更接近于童年时期对知识的纯粹向往。翻完手里这本小书——《怪奇事务所》,我感受到了知识带来的力量,甚至可能因为太冷还打了个冷战。
  
  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知识啊!“悲剧”的英文原意是“山羊之歌”;鳄鱼在浅水区是靠两只脚走路的;水蜜桃种子是长不出水蜜桃的;人在空虚寂寞的时候真的会觉得冷;在20世纪以前,世界上没有紫色国旗,因为那时候紫色染料实在太贵了……
  
  然而,有些乍看高冷的知识,转念一想,竟然解Q了一些让现代人想不通的问题。
  
  比如,跑步机的前身,在19世纪被英国工程师发明出来时,是一种刑具:犯人得不停地踩脚踏板,带动滚轮转动,制造出动力来抽水或者研磨谷物。看到这里,就不难理解,你家的跑步机为什么会渐渐无人问津,最终沦为挂衣架。
  
  比如,“学校”这个词最早源于希腊文,意思是“休闲时间”。因为在古希腊,只有不操心温饱、不用工作的人才能去上学。这个词源,仿佛一直在提醒我们,学习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我认识一个鱼类学家,他在读博士期间主攻“杜父鱼科鱼类”。他并不在海边长大,之所以对鱼类抱有如此浓厚的兴趣,是因为爱吃鱼。他深谙“菜市场博物学”,比如带鱼在水中是立着的,鲅鱼水饺中的鲅鱼学名蓝点马鲛,北方饭桌上的沙丁鱼往往不是真正的沙丁鱼,而是科鱼类……他的人生理想是发现一个杜父鱼的新品种,并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也不知道现在实现了没有。
  
  在《怪奇事务所》的最后,作者分享了这样一则冷知识:从对陨石、彗星及星云的观察中,科学家发现,组成生命所需要的各种有机分子,其实就遍布在宇宙各个角落。换言之,我们所有人都是宇宙的星尘。
  
  所以,每当迷失在夜的黑暗里,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内心潜藏了一个离散的宇宙。人的内心,也可能藏着宇宙的终极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