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绑架何时休

  为人不必感德,无怨便是德
  
  疫情袭来,公众人物备受关注。当很多人看到韩红公布的明星捐款明细时,莫名愤怒,理由出奇一致:“赚这么多钱,就捐这么点,真的好意思?”其中,对吴京的口诛笔伐最具代表性:“你打着爱国旗号的《战狼2》狂卷几十亿元,居然才捐几十万元,你不配爱国!”
  
  赤裸裸的道德绑架啊!百度百科关于道德绑架的解释为:指人们以道德的名义,利用过高的甚至不切实际的标准要求、胁迫或攻击别人并左右其行为的一种现象。显然,这是一种负能量满满的现象,必须遏制。道德绑架者有3大狡猾特质:
  
  1。事无巨细,无孔不入
  
  吴京早已不是第一次遭遇道德绑架,早在九寨沟地震时,就有人隔空喊话吴京:“你的《战狼2》赚了四五十亿元,这次地震怎么也得捐一个亿吧!”显而易见,道德绑架者的特质为“无孔不入”。他们总会频繁出现在各大新闻第一线“指点江山”,江湖称号“键盘侠”。他们惯用的伎俩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以慈善为名,逼他人就范。单以新冠疫情为例,有人疯狂指点:黄晓明夫妇一开始才捐款20万元,明显诚意不足;王一博都捐了2次,大红大紫的肖战为啥不捐;怎么只见大腕录制抗疫歌曲,不见实质性的捐款呢……当然,这些大都被证实子虚乌有,剧情往往跟着反转。就好比吴京,在九寨沟地震发生后不久,便已默默地捐出了100万元。可即便如此,键盘侠们依旧会气急败坏地喷上一句:“还不是自导自演,炒作!”
  
  《LegalHigh》里有一句:“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的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对付这些无孔不入的道德绑架者,公众人物早已给我们做好榜样: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本能地对键盘侠产生抗体。就像吴京,即便被误解,也一笑置之,轻松抛出一句:“慈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2。我弱我有理
  
  看到一则关于大衣哥朱之文的采访,镜头前的大衣哥疲态尽显,直言活得太累。原来,短视频的迅速崛起,让村民在大衣哥身上看到了一束致富之光,他们俨然将其变成了取之不尽的摇钱树。每日自睁眼起,墙头便爬满了乌泱泱的一堆拍客,他们无孔不入,严重影响了大衣哥的正常生活。当不堪其扰的大衣哥给自家院子重新装了一扇大门后,昔日淳朴善良的村民态度立马180度大转弯:“你这么有钱,你这么出名,就不能让我们赚点小钱?”更可恶的是,村民喷完后,还去找他借钱,有借无还的那种。
  
  我弱我有理是道德绑架者的第二大特质。真想隔着屏幕,为大衣哥呐喊一句:“大衣哥不欠你们的!”董卿有一句话:“有棱角的善良才是真善良,没有锋芒、没有棱角的人,是很难在这个粗鄙的世界走得更远。”所以,对付此类“我弱我有理”之辈,请牢记:你的善良,必须自带锋芒。要知道,善良只是美德,不是通则。
  
  3。绑架只是手段,利己方为目的
  
  为应对新冠疫情,广州市租赁协会提出倡议,建议全市房东累计免租2个月。消息一出,立马引发广大租客强烈反响。为数不少的租客第一时间将《倡议书》发给房东,并声称希望房东响应号召,给予免租。有一个租客因免租不成,将房东一顿臭骂,称其觉悟太低,见钱眼开。讽刺的是,当有人问他居于广州何地时,他居然堂而皇之地表示自己早就回到老家了。
  
  一份针对疫情期间减免房租的《倡议书》,为何却演变成了租客对房东的道德绑架?究其原因,是租客的私心作祟。心理学研究表明,用美德来要求道德义务,主要是源于群体思想觉悟低和资源分配不均匀所产生的不平衡心理。其实,在不可抗力的疫情面前,合理减租有助于共渡难关,房东也大都愿意协商退步,但满天飞的道德绑架确实让他们苦不堪言。诚如在广州有房出租的小罗所言:“所有人都应该有契约精神,我们给租客免租了,但是房贷、管理费一分都不能少,我们怎么办?”道德绑架的侧重点并不在道德,而在于绑架。人性崩坏,私欲横流,也大都始于此。对于此类人群,无须多言,简单直接地拒绝即可。诚如《逻辑思维》中的那段话所言:“你有你的理想,我有我的理想。你若想让我加入你的理想,你可以说服,可以收买我,但请不要用理想(道德)绑架我。”
  
  电影《驴得水》中有一句台词:“道德从古至今都是拿来律己的,法律才是律人的,不懂道德的人才会用道德律人。”深以为然。要知道,当道德不再是一种品质约束,而逐渐演变成有力的伤人武器,那可是极度危险的信号。胡适曾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而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最终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