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严的赠予

  放不下的事都介于不说憋屈和说了矫情之间
  
  每次捐赠,我都会想起以前的一名学生。阿哲很懂事,管理班级事务认真又细心。他的家境很不好,虽然是90后,但是他根本没有同龄人的优越条件。他父亲身体不好,不能工作,全凭母亲一人操劳,一家三口租在一个破旧的平房里。在如今暖气取暖的年代,他却要每天回家帮助母亲生炉子做饭。父亲因为常年有病,脾气暴躁,经常打骂他和母亲。但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抑郁或不开心的样子。若不是开家长会,听他母亲的讲述,我真的以为他与其他学生家境是一样的。
  
  那次学校号召学生给灾区捐物,班里的同学带来很多衣物。在整理衣物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两件新衣服,衣服的包装袋完好无损,而且还挂在衣服挂上。我当即就问,这是谁拿来的。我本以为是哪个家境很好且讲究穿戴的学生带来的,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阿哲捐的。我把阿哲叫到教室外,低声地告诉他:“这衣服留给你母亲穿吧,捐的衣服是家里不要的,就是旧一些也没有关系的。”阿哲笑着摇摇头,说:“我妈妈有衣服穿,捐的是我妈妈特意买的,我妈妈说了,送给别人尤其是需要帮助的人,不能是旧的或穿剩下的,那样对人家不尊重。”我当时愕然,转而汗颜,也明白了如此家境的他为什么生活得很乐观的原因。
  
  我也给他人捐过很多衣物,但我确实没有考虑过别人是否需要,我想到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不需要了,没有地方存放,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我不禁想起一个小女孩要参加捐赠,因为母亲教育她要把自己生活中有用的与别人分享,而不是把自己不需要或不喜欢的给出去。小女孩下了好大决心,最后哭着吻了吻妈妈,说:“妈妈,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妈妈惊讶万分,女孩抽泣着说:“我只能把您捐出去了!”童心可鉴,天真无邪,纯净善良,舍其最爱。倒是成年人该仔细反思自己的慈善之心是否纯洁无瑕。
  
  我又想起到一所省重点高中学习,午间在学生餐厅用餐,其中一个窗口明晃晃地贴着几个大大的红字:贫困学生就餐窗口。我私下打听了本校的老师,老师说是照顾家庭条件不好的学生的,饭菜都很便宜。那有很多学生就餐吗?那个老师笑着摇了摇头,几乎没有学生去就餐。是啊,家境拮据并不代表尊严也贫困。如此做法与古人的“嗟来之食”有何区别呢?帮助别人本是善举,但千万不要忽视或践踏他人的尊严。
  
  我很敬重一位好人以匿名的方式捐赠,而且每次都是9999元,因为10000元必须是实名制。他帮助别人,却不希望人家知道他是谁,不去聆听人家的一句感谢,更不屑电视作秀,报纸炒作。这样的人是真的善良的人,是懂得尊敬别人从而更值得世人敬重的人。
  
  捐赠不是施舍给人我们不需要的东西,应是赠予他人我们每天都在应用而对他人亦有用的物品。捐赠不是施舍,不是吆喝,捐赠是对他人尊严的保护和对自身操守的提升。